1-4集5-6集7集8-10集8-9集11集13-14集12-16集小羊在東森新聞雲專欄

 

  希望在播出第九集前將這篇寫完(結果這篇只寫了第七集),這樣後期的推論預想才能夠比較有趣,而且說不一定會被打臉。之前寫《熱血司祭》跟播文時候,也有這樣猜想的效果,尤其猜錯或是猜對時候特別好玩。看到現在我很喜歡這部戲的內容及所有演員,但是很難得的我喜歡演員與劇,卻時常遺忘她是超級巨星金秀賢及徐睿知演出的男女主角。

1000-1871.png

  這也許是難得有一部作品能夠讓我想到很多,又只專注在作品裡面,整部戲都成為我的本命那樣的價值存在。

 

  因為貫穿全場關於精神層次的邏輯,這一直是我喜歡與觸碰的領域環境,而也是我常碰到的族群:自閉症,精神障礙等等都有。所以在寫男女主角這兩集的表現之前,我想要好好地深入說一個腳色,也是網路上我看過文章之內比較少介入去說的人。

 

  他其實是整部戲劇的關鍵人物,也是男女主角可以往前邁進的鋼太項圈之一:尚泰。


是橋梁也可能是鴻溝的關鍵

 

  初期男女主角兩個人的相遇其實與哥哥沒有關係,但是鋼太被迫改變行為的因素,主要都來至於「尚泰哥哥」。我們在網路上的通常的分析都會放在鋼太身上,但是這個小段落我要討論的是尚泰。

2020052820000169449.jpg

  尚泰對於喜愛之物,其實都無法掩蓋自己的慾望想要獲得,他的自閉症這點特質其實與文英戀物癖很像。即使他會克制不了自己對喜愛之物的投入,但是對於弟弟的付出與犧牲其實是看在眼中而且知道。有好幾幕鋼太抱著尚泰有點自言自語的說著一些話,鏡頭轉向尚泰表情是對於弟弟的心疼。

 

  他想用自己的方式賺錢的緣故是這個。

 

  所以我大膽的猜想,尚泰是否知道弟弟每次在生他氣的時候,其實是自己容忍下來?才會有那段「早上壓力很大忍著,晚上偷偷以狗的叫聲夢著哭著」尚泰對於鋼太的說法。

 

  這麼多年大概也明白弟弟發生甚麼事情,自己有多難搞。即使自己有被哄下來,但是還是知道弟弟的辛苦。鋼太會被迫與文英相處,通常來自於失控中的尚泰。

 

  不過這個失控我倒覺得「那是自閉症者正常的狀態」通常尚泰不會主動去招惹其他人,但是因為他自閉症特有的行為會讓人害怕而出手,最後導致於尚泰失控。

 

  第一次是文英出手幫忙了尚泰,第二次是文英帶走了尚泰,兩次都讓鋼太被迫面對文英,同時也讓綱太必須面對自己想要逃跑的那段記憶。

 

  既然要成為橋梁,尚泰也不是完全傻子化沒有自己的小打算,如他即使喜歡著文英,但是在與文英談判成為插圖師,還是不忘記他賺錢的目的是想要買旅行箱型車給弟弟。

吳政世飾演文尚泰 0527更新(2).jpg

  其實尚泰是否所有人都是可以與他這麼融洽的互動?其實不盡然,因為看他到職業學校(或是機構)中,每次都被退貨就能夠知道,他本身的情緒沒有這麼好搞。尚泰有非常多雷不能碰,也只有少數幾個人能夠相處,所以這麼多年來唯一走入他的世界中的卻只有鋼太及戴洙。

 

  但是因為他喜歡文英,就毫不猶豫地接受了她。但是這時候他卻慢慢發現到文英進來他與鋼太世界當中,卻是要帶走鋼太,看到他們兩個牽手沒有自己,鏡頭前非常明顯顯示了自己的孤單寂寞感。

 

  其實在與文英簽約之後,他們兄弟兩個有短暫分開,反而那時候是文英在安撫尚泰說弟弟一定會來。因為文英是拉著鋼太的項圈進入自己的家中,她也相信鋼太一定無法不顧自己的哥哥。

 

  但是身為一個項圈的尚泰,確是一個自己會喊著「我是自己的主人,我不是任何人的」活生生的人,七集在討論男女主角在掙脫彼此自己的項圈時,身為困住鋼太這個「甜蜜負荷」的尚泰是否能夠明白鋼太的苦?

128377-856132.jpg

  但是從尚泰回應裡可以知道不太明白的?不然就不會有「網太可以相讓,但是鋼太不可以」的對話出現。

 

  所以未來編劇如果不要讓這部戲太虐,尚泰就不能出事情。不然就是要有文英與尚泰成為一個陣線聯盟機會。

 

  其實我怕的就是這個關鍵人物的反應(事件),因為他會影響主要照顧者是否可以真實脫離枷鎖,即使還是繼續照顧著對方,也可以擁有自我的關鍵。

 

  在第八集之中,其實我已經看到一種未來,就是兩個大孩子的互動還蠻平等的(大笑)。其實這也要看文英如何看待尚泰哥哥。我覺得她把尚泰哥哥當成一個平等的玩伴,因為她會找他一起玩撲克牌。也就是說他們彼此在家中就是在玩一些小孩子的東西,所以會搶玩具也是一樣的道理。

bravo-vv-106702053-648677409056718-4109812760861131426-n-1594570940.jpg

  其實在文英沒有意識到時,她已經將尚泰哥哥視同成為「自己東西」了,也代表一定程度接受,甚至地位比李代表高(笑)。但是兩個人玩伴歸玩伴,尚泰發現自己鋼太媽媽被搶,或者沒有人陪他玩,他會有寂寞反應出現。

 

  鋼太曾經說過「如果哥哥說不在住在這裡,就會離開」,所以我說尚泰哥哥這是關鍵的原因在此。他們已經有非常多一家三口的畫面出現,但是假設他們男女主角兩個談戀愛,對於尚泰來說是必須成長與學習的課程,所以我猜九與十集就是要討論這個議題吧。

 

  因為尚泰不是像文英剪頭髮就能夠有個脫離儀式完成,鋼太與尚泰都還有一個空間需要去磨合「獨立」議題,因為除了談論鋼太的項圈,而鋼太未嘗不是尚泰的項圈呢?因為項圈除了是限制,也是一種保護,讓他可以完全安全不會出意外的狀態。

 

  其實最好的狀況就是文英自己也意識到尚泰是家人、生活的一部分,幫鋼太照顧尚泰。即使對鋼太這個主要照顧者很抱歉,但是現實就是要讓尚泰完全獨立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只能到讓照顧者擁有喘息的機會,大部分讓他對自己生命負責,可以真的獨立,但是還是必須有個安全的項圈拉著他,無論是機構還是主要照顧者。我也常常在現實工作中,對於我服務的身障主要照顧者說「他的生命要自己負責,即使有意外也不要太責怪自己」,但是會說出這樣的話就是我知道發生事情的時候,他們通常都無法原諒自己。

 

  「我離開他一下就會跌倒」這個主要照顧者就被兒子就這麼與鋼太一樣,一直被綁著(而且還無法離開),沒有自己沒有生活,我說即使你不離開難道就保證不會跌倒?我問這個案主的母親說這孩子小時候學走路的時候也會時常跌倒,你不會擔心,癱瘓者自己移位用力不對跌倒,為什麼是照顧者的錯?

 

  最後這個母親因為被我支持安慰之後,才比較可以接受自己離開一下跌倒的事情不是自己的錯。完全放手是不可能,但是被綁住而失去自己所有一切也不好。

 

  看著吳正世精湛自閉症演出時,演技好到讓我眼中浮現的就是這一幕,所以這部戲未來會好會壞,其實就全看這個部分編劇如何處理了。而當然尚泰如果真的發生事情,鋼太如何不怪自己,那就是這部戲劇是否可以將「沒關係」做好的主要核心價值了。


不逃避的鋼太,特別堅強與柔軟

 

  七八集其實在討論如同主題的這兩個議題,項圈及拉開項圈的那個人是自己愛上對方?還是因為被暴力影響之後被迫拉開。而討論是否被暴力拉開前,需要先討論他們的項圈是什麼,這是第七集的核心。

 

  我想鋼太自己本身明白了那句「滾開」的意思之後,他知道這次至少他不想要放開手。不只是不逃避,更重要的是他也無法看著一個內心有需求的個案(?)放手不管。

 

  在專業的領域當中,如果不是因為哥哥每年春天會因為蝴蝶紛飛而被迫離開一個地方又一個地方,也許他會在一個機構或是醫院當中待得更久,看得出來他的專業協助是深受肯定的。所以當他很清楚自己定位是甚麼,通常就不會迷惘,於是就是請假陪伴文英,文英才說了自己為什麼會對姜恩慈說那樣的話。

 

   接下來就是第七集《春日的犬》的男女主角要去面對的項圈主題:也是他們兩個雷同都需要面對的「母親」帶來的傷痛。不同程度的被綑綁,而如同這隻春日當中的小狗,因為被綁太久忘記如何掙脫項圈。

 

  鋼太這個項圈並不是我所指得第一個主題「尚泰」,而是他以為在母親面前所失去自我價值的那個「只是生出來照顧他人」的項圈。因為他從來都沒有想到要「放開自己的哥哥,不想要照顧他」,但是困住自己的是「害怕失去哥哥」的恐懼,與自己被母親賦予「扭曲的存在價值」這個部分。

 

  對於文英的這時候的耐心與溫柔,有很大一部分也是用「陪伴小時候逃避救命恩人」來彌補內心的愧疚感,當然在第七集內鋼太還沒有真切地確定自己是否喜歡對方?對於自己很在乎的「所愛之人」,雖然他仍舊需要再釐清感覺界線,但是對於「選擇」的態度是不再轉身逃避感覺。這對他們兩個人來說是很好的開始。

 

  另一方對於文英這邊,她覺得獲得一些力量了,所以想脫離母親對於自己的內在誓言的項圈,但是就是對於頭髮剪不下去,這時李代表出現了,而這裡李代表的反應又再次可以知道為什麼他無法讓文英治療痛苦。

 

  因為關於痛苦絕對不是逃避就能解決的,那怕是刻骨銘心的痛苦,也需要面對傷痛之後才有機會痊癒,不然只是蓋著,碰到仍會大痛是一樣的道理。

 

  這時鋼太出現,然後李代表就被趕出去了(可憐的文英僕人)。中間有段很搞笑,就是在拉扯推擠的過程中,李代表被鋼太抱住才不至於被推下樓梯,然後他居然看著鋼太的胸口呆住了(一定要這麼腐嗎?哈哈哈)。

 

  之後就是算是綱太文英兩個人終於比較和平的第一次約會了吧(大笑)?

 

  然後很奇妙的,劇中並沒有太多描寫他們兩個之間的互動,反而插入了一段戴洙與尚泰的對話。

 

  是關於「朋友論」的部分。戴洙說有天鋼太會拋下自己也會拋下尚泰,而尚泰的回應卻是說「自己是需要朋友」,然後鏡頭要再次帶進去鋼太與文英那方。

 

  我不覺得這段只是要讓這兩個鋼太的重要他人出來搞笑完畢而已,這除了釐清戴洙的重要性,也說出尚泰現在主要的渴望。戴洙過多的擔憂,或許會有李代表的效果,如果戴洙最後無法理解這點,他也會成為鋼太與文英情感的變數之一(但是我覺得最後他還是會乖乖接受)。

 

  鏡頭又轉回綱太這裡,接下來就是這個約會的尾聲,鋼太溫柔地問文英想要吃甚麼還是想去哪裡,文英還是一模一樣的再次想撩鋼太,說啥想去旅館及吃掉你之類的話,然後就又是再次因為搶奪手機擦槍再來次擁抱(哈哈哈),問到是否要交往,鋼太還是沒有正面地說,或許他自己也知道還不到喜歡,還是回答了為什麼會陪伴文英一整天。

 

  因為他不想逃跑。

 

  因為他覺得總是聽到文英說滾開是需要有人陪伴的意思。

 

  吃飯的時候,可以看得出來是鋼太主動餵食文英(呵呵),這與之前總是要文英指定鋼太幫忙才會有動作差別很大。前面只有文英她發火夾不到鳥蛋的時候,鋼太看不過去才會幫忙夾,其他都是想要讓文英自己來。

7703f192e2b51c92929fcc5eb9f03cf6.jpg

  其中有幕是他們在大雨之後,兩個人一起吃晚飯,鋼太幫她夾完蛋之後,文英又指定要夾肉,然後鏡頭就切走了,前面一個畫面是鋼太有點無奈、甚至有點無言的反應。

 

  對照這個吃烤肉的畫面,其實我是有點感動的。這個主動餵食的畫面也代表著鋼太對於文英的界線是溫柔且照顧寵溺的。說實在話,我想鋼太也無法說服自己「因為對方看起來像是病患,所以我要花私人時間去陪伴」,畢竟對於鋼太來說,私人時間是屬於哥哥的。

 

  文英被餵食著時候說自己一直吃不飽,是因為自己是空罐頭嗎?(她到底要記恨多久呀,哈哈哈)

 

  然後這裡鋼太道歉了。

 

  別忘記鋼太之前一直想要以「專業處遇」的腳色去教導文英,如「要去了解其他人情緒是甚麼?」而或非常逃避的說「要她自己過好自己的生活」....等等之類的話。

 

   對執的過程何時可以看到鋼太道歉?他無法對文英服軟,可這裡他卻道歉了。所以看起來像極了只是鋼太陪伴著文英,但是何嘗不是文英用撒嬌的方式陪伴著鋼太?從逃避疏離,然後受影響不能不在乎,在乎了之後混亂,混亂之後發現到自己逃避的對方是在求助。

 

  鋼太接下來面對「文英求助」選擇不再逃避,正面迎戰然後主動踏入對方的世界,這次是鋼太自己選擇去在乎對方。所以鋼太非常的堅定,當然因為很堅定所以可以不被文英所撩(哈哈哈哈),因為目前他把文英訂為「需要照顧的小孩」,照顧她的方式,可是跟他照顧哥哥一模一樣(大笑)。

 

  是愛情嗎?這也是後面要聊的,不過因為寫太多要等下一篇了,接下來談的是「鋼太項圈」與「文英脫離詛咒」議題。


親情是項圈也是照顧?

 

  回到醫院的鋼太知道了被文英的話刺激到昏倒的姜恩慈,提到了因為身上這個披肩被嫌太貴,那時硬要女兒一定要退貨,結果路上遇到車禍,然後說「要是知道女兒會死,就不會說狠話」。

 

  鋼太想起來了母親對自己說得狠話,傷透了自己的心,回到頂樓遇到的戴洙說母親會不會後悔說這些話?戴洙當然說了當然會後悔,但是這時朱里的媽媽出現,代表「母親的立場」的朱理媽媽對鋼太說「那個年代要養一個有病的孩子已經不容易,況且是兩個」。

 

  我覺得這時候的鋼太因為有之前文英的陪伴,心有被解放與溫暖,所以終於有力量去面對這個傷痛。

 

  他甚至在有母親溫暖感覺的朱理媽媽面前哭泣了(這是很難得的鬆動)。

5F09E762978F51594484578.jpg

  喝到很醉的鋼太回到家中,發現文英在等自己,文英問是不是雙面人陪他喝酒,鋼太回答是田螺小姐。這段其實也作實了鋼太對於朱理外號的接受(可憐的朱理,大笑好幾聲)。

 

  這時文英想要跟鋼太一起喝酒,鋼太說兩個人一起喝醉會出事情。

 

   網路上對於這段的狼虎之詞當然非常的嗨。但是其實聽到這句話我還滿心疼的,鋼太知道會出事,是因為鋼太知道現在他非常需要被擁抱,虛弱到如果文英藉酒推倒自己,也許自己無法拒絕。

 

  因為他明白了母親的立場,但是自己的苦怎麼抒發?

 

  他當下其實知道自己非常需要擁抱,但是又無法真的去抱文英,所以跑去抱哥哥,之後從哥哥的斷裂式的文句中了解到自己被痛苦所困住的,就看不到母親仍舊用自己的方式照顧著愛著自己。

Screenshot_20200717-201404.png

  相同的視野於是這樣被打開了記憶,他看到真正記憶中母親對自己的愛是甚麼。或在吃麵之時,母親是特別挑選自己愛吃的店;或在下雨之時,其實被遺忘的下一刻就被呼喊了名字;被迫上枷鎖之時,母親是抱著自己說抱歉,因為她只有綱太可以依靠……。

 

  是不是只有傷痛才能被記得?而當傷痛被了解的時候,鋼太終於看到自己被愛的那一刻。

 

  其實鋼太從文英的身上看到「作自己」的重要性,也從文英身上獲得勇氣,願意沉靜下來去探索「自己身上的項圈」真實記憶是什麼?然後才從朱理媽媽及自己被舒展開的記憶裡明白:原來那不是一個項圈而已,而是那個年代當中,他母親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自己,傷了自己說了抱歉,但是為了活下來而必須這樣做的苦衷。

 

  這也是我很喜歡這部作品的原因,因為其他作品會在這段真的讓男女主角發生個甚麼事情吧?如親吻等等,但是這真的可以撫平傷口嗎?所以這樣的答案卻是在鋼太擁抱哥哥的時候,自己推敲想起被痛苦鎖住的記憶。

 

  綱太恍然大悟之後明白,項圈其實有一大部分自己想太多困上去的,時間太久自己只記得項圈是束縛,卻忘記那個已經死去的母親對自己仍舊是很疼愛的。

 

  想開了這點之後,這時的鋼太我想已經被撫慰了那個內在傷痛的痕跡。當然因為這時鋼太改變了,才能在後面面對文英更是容易理解與進入彼此的世界裡面。


因為有了陪伴,所以有了項圈破咒的勇氣。

 

  最後時間回到前段一點點,我很好奇的在鋼太喝醉酒的時候,拿出的網太是哪時候拿的?我想他會回去閣樓找戴洙喝酒之外,其實也是為了文英去拿網太的,所以無論會不會喝酒,他已經打算拿網太去陪伴文英。這個玩偶代表著自己,也代表著他將哥哥的東西分享給其他人的一個新開始。

 

  鋼太要文英閉眼睛,害文英以為對方要親她(哈哈哈,真的是好好笑),看到是這個小玩偶,本來嫌棄是尚泰哥哥玩剩下二手貨,但是當聽到是鋼太親手做的,又馬上很愛了。

 

  別小看網太的功力呀,這可是文英有了砍斷自己項圈的最大動力之一。網太的定義是甚麼?是三兄弟,鋼太將忙內給了文英,也是一種「家庭式」的接納(還沒有到達愛情),對於鋼太是,對於文英更是。

its-okay-to-not-be-okay-seo-yea-ji-netflix-tvn-drama-reasons-nightmare-possible-cure-1.jpg

  這末尾插入了一段非常細膩的片段:文英與姜恩慈的互動,這段讓鋼太終於懂了文英式的溫柔是甚麼。

 

      其實文英嘴巴都說不想理會他人的狀況,但是其實她最看不慣被某些事情困住的人。包含第一個被父親帶著要去死的小孩;包含被欺負的尚泰哥哥;包含第二個燥症的權起道;包含最早明明用花抽籤是不要去救的結果,卻跑去救起的鋼太。 

 

     還有包含曾經傷害自己的姜恩慈。當姜恩慈跟她道歉,因為誤認她為女兒而傷害了她,文英要的陪禮是她視為珍寶的披肩。

 

     鋼太剛剛開始還認為文英又造成他人的困擾,想要幫忙要回來,沒有想到姜恩慈就這麼給文英了。

 

    在文英離去之後,姜恩慈對鋼太說了一句話「我的肩膀終於輕鬆了」,鋼太忽然有點恍然大悟起來了。與文英一起看著尚泰的畫,他們說了這集故事的重點繪本《春日之犬》,因為被綁太久而忘記如何脫困。

 

     綱太理解到或許文英這個看似任性的舉動背後,其實就是看不慣姜女被這個項圈捆住了,所以雞婆的動手幫姜女處理。

 

     所以鋼太摸了英文的頭(這個鼓勵的儀式好棒呀!),說她幫忙了姜女脫離了項圈。這時候的文英因為被自己最愛的綱太理解了,就被觸碰了內心最深處的柔軟,露出非常美麗的表情。

20200717_194639.png

    回去的途中遇見了高父,他說文英絕對脫離不了項圈。但是這時候充滿能量的文英開啟了勇氣的那道門。回到家中就把自己頭髮剪了。

 

     好吧,那是狗啃的頭髮。鋼太回來被文英嚇了一跳,然後文英說,我脫離了項圈了。

 

     這時候兩個人都覺得很滑稽的大笑了起來。

 

     這邊的笑聲無論是鋼太還是英文都是非常高興的開懷大笑。

 

     之後就是鋼太幫忙剪頭髮了。因為這段第八集前面還會重複,所以這裡就先停留在此。總之男女主角在最後都掙脫了某部分的項圈,而且彼此的了解更深一層。

 

     我想看著文英這樣變化的鋼太,露出這麼美麗又放鬆的表情怎麼可能不動心呢?下集這個就是大重點。


小結

 

  ....好吧,我本來以為七八集很好寫,結果光第七集就是已經將近七千個字以上了,所以第八集的分析要等下個星期了。

 

  因為我花了一點時間釐清的尚泰的重要性,然後再看了許多細膩的片段之後,結果就越寫越多越深入了。

5F0CCA5F646951594673759.jpg

  不過這集雖然好寫卻寫很多,還是有關旁支的部分沒有描寫,仍舊是關於文英母親的事情,還有可能有第二對CP出現,但這都不是這次主題可以談到的,所以都略過不談,等候面議題比較完整性之後,再來聊聊。後面也許有機會可以寫道人物特寫。

 

  至於第八集,我也不知道會寫多少,我會盡量趕一趕吧!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