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集5-6集7集8-10集8-9集11集13-14集12-16集小羊在東森新聞雲專欄

 

  第一個字下筆,其實有點難寫。因為從來沒有一部劇,是直接演給「內在小孩」看的,所以太觸碰到這麼深沉感覺的劇之後,很難回神,卻又讓人如此容易沉浸在其中。一下子會湧出太多東西,需要釐清該如何開始寫這篇?

0615更新-1-1592463159.jpg

  因為做過非常深沉自我的內在探索,又加上長年對精神病的朋友在一起工作,這部戲劇當中所有元素的牽引,有如潛意識中最深刻的夢境,而或非常明白劇中人發生何種情況?即使不是最專業的分析與解釋,但是帶有自己轉換之後的感觸。

 

  我會嘗試著更細膩的去體驗男女主角及劇中人到底發生甚麼事情?用簡單明瞭的文字讓大家知道為什麼他們彼此可以動搖彼此?甚至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做了一些情緒抒發的交流。所以我會用心理諮商的角度,進入這男女主角的世界當中來一探究竟。


相似的靈魂,只是傳遞的身軀溫度不同時?當「本我」的高文英遇上「超我」的文鋼太

 

  高文英與文鋼太相遇的時候,文英可以非常敏銳的覺察到文鋼太深藏在最深處,連自己敏感自閉症哥哥都沒有察覺到的內在世界。

 

  為什麼文英可以一眼看穿這樣的需求?

 

  他們兩個第二次見面,就是高文英要拿刀刺向有攻擊性的精神病人,然後文鋼太徒手擋住了這把刀。

 

  然後兩個人對視了非常的久。

 

  鋼太看著文英,是因為他覺得這個眼神像極了當初他所愛過的女孩子的眼睛;而文英被吸引的緣故就是:這個漂亮眼睛背後,隱藏著更深沉的東西,是很黑暗及忽略負向情緒。

maxresdefault (2).jpg

  可鋼太的行為卻一點都不是這樣,這樣矛盾卻又隱藏著背後的祕密,這十分的吸引著文英。

 

  所以她覺得文鋼太(眼睛)很漂亮。文英有種想要劃開所有人世間的虛假漂亮道德的反骨個性。從她各種各樣行為中,可以發現到她無法安定下來的行為背後,就是一直不斷挑戰人對於「常規」的解釋。

 

  其實鋼太某部分這樣的黑暗面,與文英的內在很像似。只是文英的自我療癒防禦模式方式就是:弄繪本故事,做規則外的行為;而鋼太卻把自己搞成助人工作者,壓抑一切所有有關自己的感受。

 

  精神病院護工。他擁有出色的體能、聰明的頭腦、卓越的忍耐力、爆發力和共感力。看似擁有了一切,但也有著沉重的負擔。文鋼太從小父母雙亡,獨自照顧大7歳的患有自閉症的哥哥文尚泰。

 

  他沒有夢想也沒有希望,只想靠著工資和哥哥一起吃飽,睡安穩,堅強地支撐過每一天。雖然他在家裡照顧患有自閉症的哥哥,在外面保護傷心的病患,但卻不會照料自己的生活。他總是對哥哥露出無限親切的微笑,但轉過身後就是憂鬱的愁容。他對突然闖入兩兄弟的生活、頻頻纏繞著他的奇怪的女人高文英強烈拒絕,但卻無法不越來越在意她……他,原來也可以被疼愛嗎? (維基百科)

 

  「為了怕被拒絕,所以先選擇出手幫助他人」我推測鋼太會選擇成為一個精神病護理員,或許就是這樣的心態之下,所造成的結論。加上他也需要知道如何去照顧發病中的哥哥。而這樣扭曲的結論,與完全悖逆自己內在的渴望與需求,是被母親所建立起來的世界觀。

1590734085-b4c383f27ad67f85c30aaec0f5f9ac27.jpeg

  而失去母親之後,鋼太唯一可以依附的價值只有尚泰哥哥,「我的重要性」等於「付出照顧哥哥」。他沒有自我存在的價值感,但是很奇特的這樣的敏感度,卻讓他在精神病領域當中,成為專業人員。但是即使他是很容易處理有問題的個案者,卻因為這樣的內在定位,讓他除了病人之外,無法跟正常人建立關係,當然也無法討喜任何的同事與上司了。

 

      即使他有高度敏銳度,這當然也是有關於他內在的存在著許多情緒,但是鋼太是被迫必須放下、壓抑及正向積極處理自己負向感受。

 

  從許多的畫面當中可以知道,其實鋼太不是沒有感受,他也會生氣與難受,但是一個轉身,因為自己的工作,因為哥哥,全都壓抑下來了。

 

       諷刺的他工作就是敏銳的覺察到精神病患者的狀況。他非常專業知道如何安撫病人與自己哥哥情緒。

 

      但是他自己呢?活著這件事情,每年必須在哥哥蝴蝶病病發時離開自己現在的工作,然後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另外一份工作,讓自己投入幫助他人的工作。

 

      所以,鋼太沒有時間有自己。即使哭過,生氣過,馬上殘忍的放掉自己的感覺,站起來處理任何事情。

 

      讓他哥哥活著是他存在的價值。這是非常被扭曲過後,甚至是有些「戀母」的超我被建立起來。


繪本與鏡頭的世界,那是情緒運轉之後的幻想代號。

 

  高功能的反社會人格障礙另外一個代表,就是夏洛克福爾摩斯。某部分的高文英的內在幻想國度,非常類似班奈狄克所飾演《新世紀福爾摩斯》夏洛克內在推理時候的思考殿堂。

 

  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氣童話作家,是兒童文學界的女王。她的母親是著名的犯罪推理小說作家,父親是著名建築師,雖然家庭環境不錯,但是幼年時期卻相當孤獨、備受歧視。

 

  長大後展現了極端利己主義,變得目中無人、傲慢無禮,且言語粗俗、行動魯莽。她因天生缺陷而不懂感情,華麗的裝扮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她的自我保護色,掩蓋自己不想被人發現的脆弱的真性情。直到遇到文鋼太的那天,看到他那充滿「艱苦生活的呼喊」的眼神,她就明白,他是她的命運。她向他學習,她被他治癒。她,能學懂愛嗎? (維基百科)

 

  而在側寫這高文英的時候,忽然發現到如果我曾經對於《新世紀福爾摩斯》有深入探討之後,就會發現兩個天才之間有種莫名的相似度。同樣對於自己執著的事物,都有種與世間常理悖逆的個性。只是夏洛克是陷入推理之中,喜歡深入後解構,挖掘出真相是為何,而高文英通常就是用一針見血的真相,告訴他人世間事情,都有他極為黑暗面的毒刺。

相片-2020-7-1-下午7-03-59-1593601511.jpg

     我們在高文英單獨的視角當中往前看,其實是充滿著魔幻的吸引力的。基本上劇中的運鏡,都可以視同那個人在腦內看到的世界想像。這樣的鏡頭,在文尚泰前運行的時候,都還蠻清楚,那是自閉症的哥哥眼前視角的想像。

 

     但是對於高文英視角的部分,有非常多虛擬黑暗童話與現實接軌的地方。

 

     但是就是這樣視角,我們可以發現許多線索。反社會性人格有一派學說可能在成長過程中,遇到某些原因導致他們對社會失去信任,例如:家暴、偏誤教導、家庭背景等等;進而影響到思想上的異常。

 

       文英的原生家庭中,父親將城堡建立在森林的最深處,認為給女兒最好的禮物。但是為什麼最後高父最後想要殺掉自己幼小的女兒,希望她去死,覺得她是妖怪?而在文英的魔幻世界之中,母親的所有話語如影隨形跟著文英。網路上有人推理這是文英有雙重人格,但是我覺得比較像是原生家庭對文英建立的「內在誓言」。

 

        但是很微妙的是,文英不就是對外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王?所以我可以大膽推測,其實她充滿黑色的刺後面,其實是一個十分直率真性情的人而已,只是這樣的創傷讓她變成全身武裝的刺蝟,感覺到壓力與讓她不舒服的元素就向前攻擊。

 

        不過那些童話也是文英的內在小孩子,這樣黑色文字之下是多療癒的體悟?不要做夢的背後意義,不就是面對現實的意思?撇開文英對於厭惡的人任性攻擊行為,她仍舊真相了某些被美好化的虛假。

 

        那些目中無人、傲慢無禮,且言語粗俗、行動魯莽的行為,是自我形象被傷害很深的反撲。所以這就不難了解,為什麼文英遇到衝突就是本能反擊的方式面對。


謎一樣的巧合

 

      即使文英如同《新世紀福爾摩斯》的夏洛克一樣,就一些言語上的線索,第一眼看穿那個人內在的特質,然後解構而或用她的方式「體貼」。

 

      當然這樣的體貼,沒有減少她與尚泰非常相似度的「對喜愛物的佔有欲」。

 

      文尚泰是文鋼太的哥哥,患有自閉症光譜(ASD)的單純男。他不僅具有驚人的背誦能力和天生的繪畫能力,還是高文英作家的忠實粉絲。他喜惡分明,喜歡繪畫、恐龍、高吉童、條紋衫和高文英作家。在「那天的事故」後,他的後腦勺就是炸彈開關。如果別人碰到他的後腦勺,他就會像瘋了一樣。

2020052820000169449.jpg

  他會通過觀察他人的細微表情來讀取對方的感情,經常會如習慣一樣觀察弟弟文鋼太的臉色。為了想要買禮物送給弟弟而偷偷去畫畫打工,巧遇了自己最喜歡的高文英作家,並成為她的插畫作家。(維基百科)

 

      從維基百科中知道文母死亡極為可能不是意外,甚至為凶殺命案。而目前「失去肉體而靈魂存在」的高母是個推理小說家,並且會對幼小的文英說那樣的話。

 

     幼小的文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高父覺得是怪物?小文英撕裂蝴蝶的畫面,嚇跑了小鋼太。很巧合的文母在「那天的事故」死亡原因,似乎也與蝴蝶有關係。

103317852-596898500951512-6827120991675095102-n-1591870051.jpg

      文英攻擊他人的方式就是拉別人的後腦勺,如果說這個動作是學習父母的攻擊模式呢?

 

      蝴蝶,拉後腦勺,推理作家,莫名其妙的失蹤,對幼小的孩子情緒勒索及言語暴力……。

 

     所以這件事情,一定與高母有千思萬縷的關聯。不可能沒有一點關係。


觸碰到的溫暖,彼此吸引溶解高牆。

 

       高文英為什麼會喜歡文鋼太?如同尚泰看到恐龍般的眼睛亮晶晶?

 

      鋼太會慢慢被文英瓦解武裝,是因為文英直接、帥氣、完全不掩飾的示愛影響。所以他被影響到甚至對自己最高階層的面具「哥哥的需求」,而對哥哥發火,除了害怕哥哥被傷害,而更怕自己受到影響。

-3-20200702060127.jpg

      其實他回到家鄉之前,他與文英的一場對話中,他已經發現到這些年來的躲避,也許不是只有哥哥發病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也許是他內在的怯懦。

 

      他可以很敏感的察覺這些情緒,包含自己的,但是他要不要處理而已。所以他也非常快的面質了文英內在空洞「如同空罐頭」為什麼有這樣的情緒表現:

 

      「妳不知道是什麼情緒讓妳如此激動,妳自己也不明白。內心空蕩蕩的,只有說話大聲而已,就跟空罐頭一樣!」「妳到死,都無法了解我的。」

 

     非常殘忍的刺傷文英。

 

     但是這樣並沒有阻止文英愛自己,才會有後面火辣辣的像機關槍般告白,即使被拒絕也想跟他一起睡。然後英文為了不讓鋼太生氣,還真的跑去要推自己父親。

photo-5ed75a3e09db3.jpg

      那個想要殺死自己的父親,然後再次被傷害。

 

      文英其實為了鋼太,回到了她害怕母親存在的城堡,甚至去面對想要殺死自己的父親。

 

      為什麼?因為鋼太的眼睛很漂亮。這是第一印象,但是只是喜歡。直到他們在出版社相遇了,哪怕鋼太曾經害怕這雙文英的眼睛,但是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曾經喜歡過她。

 

     這引起文英更大的興趣。

 

     這時候那文英也認出這個男人就是當時候的男孩,那曾經的相遇跟隨,「在出手不出手相救」之間,小文英之後選擇相救後,某部分就是引發文英「這是我選擇救過的所有物」的佔有慾。

 

      當然這是表面上的那些武裝部份的文英。骨子裏面的那個文英,其實在等待可以救她出來的王子。即使內在的那個黑暗說「她會殺掉文英喜愛的王子」,但是必須要有一個王子才能去殺呀?不過我到不怕鋼太及文英會怎麼樣,畢竟這部戲劇最終是要強調「但沒關係」這件事情吧!

 

      文英會被鋼太吸引,潛意識覺得他是自己的王子,除了出自於她想要這個人之外,很重要的是她本能的發現到,鋼太就是她畫本中的主角們。

 

      所以鋼太看這些繪本時候,會被很深的觸動甚至痛哭。

 

      然而這些繪本不就是文英內在小孩的渴望?根本就是如同靈魂當中的另外一半,鏡子般的對照組,兩人一樣敏感透澈,所以都在彼此碰撞之中,發現對方存在在內心深處的《喪屍小孩》。

 

      渴望愛的程度是一樣的,覺察對方的程度是一樣的。

 

      所以終於在第四集,文英在她最軟弱的時候,得到第一個真的擔心她,知道她真實狀況的擁抱。

 

      在文英觸碰到鋼太內在小孩同時,其實文英的內在小孩也被鋼太看到。

 

     而或是否未來鋼太會想保護文英,如同保護自己哥哥嗎?

 

     兩者牽絆最重要扭轉的方式,都是他們兩個對自己有重新「被愛」的詮釋吧?彼此慢慢走出自己的害怕,走進對方的世界之中。


小結

 

      其實看劇過程有種「看到自己經歷」的戲劇元素化感。我也曾遇到如同文英而或鋼太被傷害的過程,只是我選擇是跟鋼太一樣,將自己武裝成為專業人員。

 

       因為與其期待別人為我聲援,還不如讓自己的手先申出去。

 

       而或許是議員小孩權起道在台上奔放的告白?而或者在第四集中,面對母親因為兄長的自閉症,甚至說出「就是為了哥哥生下你來的」,能理解母親的鋼太,但是內心更希望有母親的愛,哪怕只有一絲絲可以依偎的地方就好。鋼太在回憶時祈求式拉住母親的衣服,我心酸到不行。這是讓人可以有百分百的投射感呀!只不過是排行改成我這個長女感覺不被重視,任性自責了許多年。

womany_0626_geng_xin_10_1593595423-19198-0007-7534.jpg

     其實我已經是一個不太需要父母血肉餵養的喪屍,是因為長大成人的我,已經成為一個不太喜歡他人觸碰與越界的成人。

 

    而或看着「微笑會讓生活變好」的標語,剛剛被打一巴掌十分痛苦的情況下,仍想盡辦法要微笑起來(這裡淌血的情緒很有相同感觸,尤其我不止一次被奧客這樣精神虐待)。

 

    如果不是因為我遇到那個告訴我「沒關係我值得被愛」的老師,也許我會繼續卡住吧!

 

      劇中將一個燥症的孩子權起道演得很好。腦子記憶呈現的,與後記裡實際畫面上的落差,最後跑到父親競選舞台上大鬧之後,母親的一巴掌,他覺得是被愛……這些過程,在短短的故事上,解析了其實有病識感的孩子,只是行為退化到渴望想要引起父母注意的病人。

 

        解釋一下思覺失調症,不一定只有幻覺幻聽症狀,燥症也不一定是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就如同聽覺、視覺、觸覺等形容詞一樣,思想上的失調症狀,是將「精神分裂」變得比較好聽的名字,但是不概括所有精神病病名。

 

     高文英及文鋼太最後讓孩子在舞台上的發洩,其實就是一種治療,院長後面已經對議員父親解釋了「這是一種演劇治療……」,但是這位愚蠢自私的父親應該聽不懂。

 

      如何有技巧的陪伴與處診斷處遇之後,讓病人比較有現實感覺察到自己這些非理性的正向症狀進而改善?男女主角這樣的包容與接納,無形中給了這孩子有了很痛快的情緒出口,未來即使無法痊癒(通常無法),但總算讓這孩子覺得自己是被關注與重視,這是很好的一個起點(笑,院長也很厲害的說)

 

      另外這個燥症孩子的發洩,也引發了鋼太內在的共鳴,所以才會下意識的說出來:是不是要跟妳(文英)一起玩?其實已經開始讓鋼太硬沉睡的內在小孩,有了呼吸與情緒。

 

    文英是以圖像文字詮釋自己內在的黑暗式安慰,所有每一集的每個童話故事內的那個小孩,其實是高文英血淋淋對於「內在小孩」的詮釋。所以她的童話正確來說其實是寫給大人們內在小孩看的。

127212-844602.jpg

      兩個人因為彼此相遇,互相刻意探索之下,慢慢釋放出來的負能量,卻是那麼「他媽的」有療癒感。

 

     他們還真的腹黑了男女主角背後的故事,而且加上殘酷童話故事的背景,讓每個鏡頭環節都有非常濃厚的精神層面的符號、暗示及腦內思考具現代過程。

 

     我期待他們兩個都能找到自己的「沒有關係」的未來。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