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專輯,應該要好好的讚美一下這次專輯封面的創意,可是這是我的壞習慣,如果這本書很好看,我其實不太在乎書皮封面怎麼樣。

  我想這是「大小說家」這個名字本身已經太吸引我了,我的目光似乎無法放太多在封面上,所以要看好看的專輯包裝介紹,可以看以下的兩篇,我本身很喜歡:

  林宥嘉【大小說家】專輯--開箱文及解讀

  http://imcaroline.pixnet.net/blog/post/32112220

  林宥嘉【大小說家專輯開箱文】聶永真包裝設計感想

  http://jamie0128.pixnet.net/blog/post/90823334

  我覺得我可能寫得無法像這兩個人這麼出色,因為圖片分析不是我的長項,我的長項是胡思亂想(笑)。

  以前可以好好的寫專輯的外殼,因為我把他當成音樂專輯的外殼,可現在我 把這張專輯當成「小說導讀簡介」,滿腦子都是在想:「這首歌是甚麼故事?」,根本無法專心去看書皮發生了甚麼事情。

  但是我還是有很認真細細的看過了一輪,託前面這兩篇的導讀,所以這部分就讓我偷懶一下吧!

  專輯封面所有虛擬與現實存在的元素,我能夠明白當中的創意在哪裡,但是吸引我的除了帥氣、質感的照片與設計外,我只注意到林宥嘉三個字出現處與那個像塗鴉的草紙。

  林宥嘉的名字不斷出許多歌曲的製作人當中,這讓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如果明年又入圍了單曲製作人獎,林宥嘉這個名字就會出現在製作人欄裡,當然有幸是最佳專輯製作人獎,那是更可嘆的事情。

  這是我的妄想,但是卻是很可能明年會發生的事情。

  說一點金曲獎上發生的插曲:就是其實五月天的好,我是很激賞與喜歡的,所以甚至在金曲獎的前夕還夢到五月天阿信等人,然後跟他們吵宥嘉應該要得到最佳專輯。

  一個是知己,一個是親友,雖然最後我一定是支持親友,但是為甚麼夢到這樣子的情節?

  醒過來後,對這個如同預言般的夢境是很心驚,甚至還在排隊劃位時不小心唱出五月天的歌,還把「美妙生活」搞成「美妙人生」。我自己一直有預感宥嘉會得獎,這樣子的預感用在其他獎項還滿靈驗的,但是這一連串的異常讓五月天獲得很多獎項後得到印證,原來我的預感被預知夢打敗了。

  太多的感慨與感動的複雜情緒夾雜,造成大腦當機幾天,後來是壞哥哥那篇與香蕉救了我的沮喪,最後更是因為這張專輯的洗腦功力之下,我開始恢復了寫作的能力。

  所以一層層出來的靈感,讓我思考了怎麼去寫這個內容?就如同草紙的塗鴉為什麼是我最喜歡的?因為流水般的隨意,卻是刻意營造的自然。

  這就是純文字的魅力,所以所有的圖片與標題等等沒有引起我最大的注目,我最後的焦點,反而都放在這張塗鴉上。

 

  再來要談目錄:

  思凡、Runaway Mama、越反越愛、浪費、誘、週末夜驚魂、4號病房、勉強幸福、傻子、拾荒。

  這十首歌出現的時候,網路上有人抱怨說怎麼只有十首,為什麼放入傻子後不多加一首歌。我的想法到是跟人家不一樣,我是想「還好只有十首歌,不然我會寫不完」,異樣的頭腦,是因為我比較在乎內容精不精采?如果精采的話即使一首我也喜愛。

  曾經有個讀書達人說過,一本書的目錄是精華,更可能是關鍵字,所以我開始試圖用不同方式解構這十首歌:

   思凡是「是個仙人(或是高科技的外星人),被平凡生活人間(或是原始星球)吸引的情節,可以是玄幻,科幻與奇幻」

2012053063463257  

  Runaway Mama是「被困在家庭當中的女人,自覺到夢想後挑戰傳統的勇敢勵志感人肺腑的劇情片」

  以上是兩個可能沒有啥關係的兩首歌與可能設定的背景,但是這時候小小說家要開始說故事了。

  越反越愛是「跨越種族或是國界的一場愛戀,並且有更總各種的阻擾,但是主角一無反顧的愛上」,但是是誰愛上了誰?歌詞當中提到了翅膀,甚至MV當中不斷出現化蝶的身影,所以我假設某種違反物理定律的高等生物愛上了不同類別的生物。

  我直覺的就想到了思凡隊長,因為他為什麼原因去放棄了完美進化後的生活?原因是人世間有了他想要留下來的對象,而他在意的對象,就是追尋夢想的Mama。

  浪費是「一個男人愛上了另外一個不愛他的女人,而且一無反顧,甚至用一輩子的時間去耗也沒有關係,如同李大仁一樣的癡情」

  讓我感覺到這樣子完美的男人,也只有思凡隊長作得到。

  誘是一種「被吸引後的愛情狀態」,如同穿著芭雷舞鞋的Mama「小花朵,一朵一朵,慢動作在飄落」,不就是芭雷舞者旋轉後的美麗樣貌?或者思凡隊長就是被這樣子的Mama吸引住。

 但是一個是完美的人種,並且癡情守候;一個雖然平凡但是卻勇敢放棄家庭追尋夢想的女人,但既然已經放棄過,正常來說不太可能在進入愛情

 因為Mama愛的是芭蕾舞及與她伴舞的對象,所以不是思凡隊長。

 然而癡情的思凡隊長,雖然流水無情,至少還可以過日子,但是沒有想到禍不單行,總部發現到思凡隊長違反了星際法條「不可主動接觸原始文明」(或者「不可與人間女子談戀愛的天條」),開始派出了自以為為了思凡隊長好的族人,開始用武力與各種方法想要帶走思凡隊長。

  於是大規模的勸回行動終於開始。

  末夜驚魂是「一場長時間沒有預警的追殺驚悚片」,但是只要是驚悚片就會有兇手殺人的潛規則:這個故事當中潛規則就是「七天」,如果以「不可主動接觸原始文明」星際法條來看,假設思凡隊長只要不斷的找事情做,跟地球人接觸,那麼殺手就會被「不可主動接觸原始文明」的法規束縛住。

  思凡隊長可以防止到與他同種族的族人,但是敵人就不一定了,最後這樣子的攻擊,也許以思凡隊長的能力可以反擊對手,但是卻傷害到了思凡隊長身旁的人。

  4號病房是「有個人見到鬼後,然後很多人以為他瘋了,沒有人相信他。」

  神出鬼沒的殺手,搞得後來成為朋友的Mama的舞伴老師發了瘋,不斷喊著「信我,有鬼」,可是因為保密原則,思凡隊長無法告訴醫生真相。

  思凡隊長的族人一度成功的帶走了他,但是思凡隊長如同被困住的野獸般,最後他成功的反走了。

  他順利的逃脫,找到了Mama。因為之前的總總起伏,Mama也被迫放棄了自己喜愛的芭蕾舞,思凡隊長也失去了自己的超能力(或是神力)與Mama。

  但是是否從此就幸福快樂了?

  勉強幸福是「男人愛上女人,女人仍愛著以前的人(事),但是兩個人就在在一起了,男人知道,但是假裝不知道,女人也勉強著接受這個男人。」

  或者因為失去,所以兩個就在一起了。思凡隊長是甘心的,即使在這過程中Mama不斷的在思凡隊長身上找到以前那個舞伴的影子,甚至聽著以前跳舞的音樂,還曾經下意識的拉著思凡隊長跳著舞……。

   可是就是因為無法回頭了,所以即使一切的行為都充滿的矛盾,他們仍舊「幸福」的在一起。

  但這是真愛嗎?越反越愛中思凡隊長喊著即使全世界都反對他,但仍要堅守真愛。

  「因為我愛著她,即使她不愛我,是愛著其他人事務,但是只要可以這麼愛著她,那也種幸福。」思凡隊長對著帶著總部特赦令的前隊友說著自己的心聲 

 「值得嗎?」隊友問著這樣子的問題。

  「傻子是『不問結果是否幸福,也不想明白為甚麼,總之選擇愛著對方』,而我可以跟她一直到老也很好,哪怕她最後還是回去跳芭蕾舞,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是傻子。」

  故事到此算是有個段落,但這個故事算是喜劇還是悲劇?也許這已經不重要,因為故事到此就截止,原因是這個故事的作者,或者是我?或者是那個真正關懷思凡隊長的前隊友,回到家鄉所寫下的故事,但是因為故事仍還在進行中,誰也不知道最後思凡與Mama是否可以真正的找到他們快樂的幸福?

  至少我是不知道的,我只能用思凡隊長前半生的故事,簡述的去分享。

  因為我是小小的小說家,或者說只是個寫報導的小記者,了解有限,而真正了解並且文情並茂的大小說家,是名叫「拾荒」的名人,就是思凡隊長的前隊友。

  為甚麼叫做「拾荒」?因為「總是寫下人們起伏悲痛,哀傷,越曲折的越多人愛,可是這些曲折在現實當中是沒有人想要的,撿起他人不要的荒,安慰了其他人的慌」。

  但是前隊友是否自己就被文字安慰到?

  拾荒是「寫別人的痛,安慰了其他人的痛,但是自己的痛卻是無法撫平,只有躲避在虛構的文字當中」

  所以,隱約中我感覺到,那稱為完美的人種是多麼不快樂。因為完美是沒有更高的夢想,當然就沒有所謂追尋的過程,如果思凡隊長都會被追尋夢想的Mama吸引,況且是他的隊友?

  只是思凡隊長的做法是行動,而隊友是寫作。一個是離開了自己原來的舒適圈,來到最平凡的生活當中,而且所愛的人仍在學習努力愛他。

  中間雖有很多的苦澀與殘缺,但是總算在一起了。

  但是隊友呢?他並沒有離開他的舒適圈,雖然寫作讓他的大大出名,看似進到更高一層的社會階層,但是只是寫文章的他,並沒有真正的滿足。

  然而各位看官看到這裡,是否也會有疑惑著我這小小說家也為完美人種?不,我是像我是像Mama一樣平凡的女性,但是也勇於追尋夢想,所以離鄉背井的到了隊友與思凡隊長的家鄉。

  而我也在等待自己的幸福,如同思凡隊長般捍衛自己的愛情。

  雖然我喜歡的人總是在拾別人的荒,不明白我為甚麼會離鄉背井來到這裡。但是我相信,已經慢慢被自己寫的故事感動的隊友,總有一天會有行動。

  他會成為下一個思凡隊長,就在不久的將來。

   故事到此終於寫完了,因為中間還出了越反越愛的MV,所以當中的元素就必須在故事當中,可是這確有點難,因為故事原本就設定好,很多元素是後來加的,因此我燒壞了很多腦細胞,不過幸好還是不辱使命的將他完成了。

  故事雖有點巧思,但是我深信絕對不是原來專輯的設定。我只是用原來歌曲當中的故事元素編織出這樣子的一個故事,當然我不會這樣就算把專輯寫完了,因為每個歌曲就是一個獨立的故事,有他可以寫的方向,甚至幾個歌曲合起來也可以寫成另一種故事,至少誘這首歌,就可以與所有的歌曲合起來,變成一個段落。

  虛構與真實,並不是我解構了專輯封面的元素,而是我用真實存在的目錄,虛構了一個故事,所以被騙進來的請不要後悔呀(笑),如果說這個故事不管好不好,至少看完後,你絕對不會忘記這張專輯的目錄順序是甚麼?所以這也是種優點吧!(勉強堅持中)

  但是看完還有點喜歡的人,請除了按讚以外,也可以在下面發點言,告訴我你其他的想法,十分感謝^^

 

  下一章,將解構思凡這首歌與相關的書籍。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