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這首歌的名字,以為是首悲傷的歌,畢竟「思凡」原來的故事是個勸世文。

  思凡這個故事我第一次看到是在金庸的鹿鼎記裡。那時韋小寶到康親王家作客,當中所演的戲曲就是思凡,然後因為韋小寶看不太懂尼姑又作又唱在做甚麼,所以很無聊的去亂晃(順便還偷到了十四二章經),回來的時候,尼姑還在《思凡》中,所以他就問索額圖。

  「這女子裝模作樣,搞什麼鬼?」

  索額圖笑道:「這小尼姑在庵裡想男人,要逃下山嫁人,你瞧她臉上春意盪漾,媚眼一個一個甩過來……」(金庸/鹿鼎記)

  網路上的資料是:

  〈思凡〉為《孽海記》中一折。劇演少年尼姑色空,自幼在仙桃庵出家,朝夕念佛燒香,頗感生活乏味。一日,心情無聊煩悶,而至迴廊數羅漢解悶,終因不耐佛門生活之枯燥,決心逃離尼庵,下山而去。

1340204426-1155969881  

  因為有這層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當我聽到林宥嘉的思凡時,是有點傻眼的。因為根本不用提啥悲傷,其實這首歌根本就是個「假借找隊長之名義,實地球旅行觀光團之義」的超歡樂歌曲。

  這首歌很奇妙的是,不是主角本身在唱歌,而是原來故鄉的同鄉者來找不回去的隊長。所以當中有點是第三者看到事情已經發生的羡慕,然後順便觀光後的疑惑。

  歌詞的背景不是科幻就是奇幻,因為提到「進化」這個字句,所以這兩個背景都可以通。科幻部分就是官方的說法不用說,而奇幻中的魔法或是法術等等,更能夠透過升級獲得更高的進化。

  「原來他們還不會控制情感 也還沒破解如何死去活來

  不過大腦所產生的悲哀 好像能讓愉快更痛快

  保持最佳的氣候是有多難 這裡竟然還會有四季變換

  但所謂雪花 比記載 更好看」

  這裡所描寫的景色可以是天堂,可以是已經可以控制四季變化的星球,但是個人比較偏向於神話當中的描寫,那些仙人的樣貌。似乎有很多修真的故事當中,最後的喜怒哀樂也會變得少,壽與天齊的仙人大有人在。

  當然若是進化到生化人的狀態,也有是故事這麼寫的,但是真正會達到永生的科幻小說比較少。

  「簡陋的血肉之軀非常脆弱 卻又比銅頭鐵臂多點溫暖

  莫非生命就是要很短暫 才能明白時間多實在

  地球上看我星像一粒塵埃 若人類發現該多興奮崇拜

  我們派來的 卻不肯 再回來」

  這段的描寫,更像眷戀凡間的某個仙人故事,因為當中描寫著脫離的肉體的挾制,人類發現會興奮崇拜,讓我不免的聯想到玄幻類小說就是這些的綜合。

  如之前非常紅的「蕭潛之飄渺之旅」,就是寫星球與星球間的各種不同星球的修仙過程,當然與思凡不同的是,飄渺的李強是越來越與人世間脫離,然後進入永恆,這與思凡的精神是不符合的,不過為了呼應我自己所提的星際修真的說法,用了這部作品成為例子。

  官方說法是外星人,是類科幻,所以我就很努力的去想,哪種作品當中,就是探討這樣子的議題。現代的小說與電影裡面,科幻類的小說提到永生的議題,其實都會與缺陷短暫作為對立的例子。

  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就是羅賓威廉斯的「變人」,永生不死的機械人,最後是希望與自己所愛的人一起老死,然後尋求變人與被承認他自己是人的過程;另外一部奇幻類的是約翰屈伏塔的「天使不設防」一個又抽菸又喝酒,十足的玩世不恭,可以說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花花 ;公子,就在大家不相信他是天使時,這位天使又製造了令人難以相信的奇蹟。

  這兩個故事,無論逐漸的,還是剛剛開始就是,都是個思凡的過程。約翰屈伏塔的天使,每當作一些凡間的事情之時,羽毛都會飄落一片,象徵某方面的墜落;而變人當中主角對自己是否為人,與變成人,到最後被整個社會法律承認他是個人之後老死。

  永生是否好?「今天暫時停止」就是某方面技術性的永生,如果一個人可以一直都擁有同一天,而且思想都可以累積,會發生甚麼事情?最後這個可以擁有永生的人是選擇自殺,然後發現到仍舊不會結束這一天,直到他面對自己的問題,尋求改變,這天才真正的越過去。 ;

  但是就像最後歌詞所說的。

  「我們越進化到 完美狀態 越會 更加 迷戀平凡

  那些不完美生命 怎麼會 還看不開」

  思凡可以是個狀態,更可能是個過程,但是為什麼會思凡?就好像有缺陷的人為甚麼會看不開,也是會有原因的,當然這若是某個故事的序章,這個原因可能就是故事進行的主要情節。

  血紅的「逆龍道」,中間就有一段類似神人的角色被引誘到最後還嫁給了黑暗界的男主角,而之前男主角萊因哈特本來是很虔誠的神職人員,然後被完美無缺神人陷害(諷刺結果),之後判出,後反攻擊的讓某個女神人愛上他。

  完美與平凡的對立,這是漫畫當中常常玩的梗,無論是否為科幻的背景,很厲害的天才(或是某種的菁英),與某種平凡英雄的敵對,就是很多的漫畫的基本元素。

  若是這種議題放在一般對立性的故事當中,完美的定義就變成事社會與世人給予的。如金田一當中的明智與金田一的對立,就是種外表看起來沒有保障的高中生偵探,與東大畢業的菁英警察高材生對立,然後最後居然是高中生推理是正確的。

  而這樣子的故事過程,無論是多菁英天才的對手:如「七龍珠」的達爾與比克,或是「幽遊白書」當中藏馬與飛影等等,最後都會被主角某種天分與氣質影響而轉換,當然明智最後也是承認金田一的能力,最後甚至一起並肩作戰。

  其實雖然很不明顯,但是這些的過程,就是這些原來是對手(代表較為完美的狀態),後來夥伴的人,通通都是被男主角吸引後,帶壞與變得人性化的結果。

  玩完美與缺陷很高段的可屬「鋼之鍊金術師」:已經很像真理的父親與苦苦掙扎的主角們,還有看似永生不死的人造人,就是在這當中不斷探討著:完美與缺陷的議題,終究比不上人性當中的奉獻。

  以基督教當中的耶穌基督來看,他是同時包含神性與人性的,而就是因為人性,所以他會哭泣與悲傷,但也因為神性而所以可以無私愛人與包容。

  所以到底完美沒有情緒變化是否為好的?至少我知道的神話故事當中的眾神都是有人性的,而更不用談那些修真的故事,愛恨情仇更是可怕,因為若是完全沒有情緒,就不會有感覺,就不用談到後面的思凡故事出現。

  因為喜愛與羨慕本身就是種對於本身不滿足或滿足感的開始,不然這首歌本身就不成立了。

  不過說到思凡的故事在神話當中,通常是與愛情故事有關,但是因為越反越愛是這種的專題,所以這裡不談太多因為思凡而變成凡人的愛情,談到越反越愛時,再來看這方面的故事。

 

 下次因為私心,會先寫拾荒這首歌。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