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認識五年,卻一直不是很熟悉的人,忽然打電話給我。

她說了一個我很熟悉的名字,我問她是不是要辦同學會,她很吃驚的問

「妳怎麼知道」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笑笑的回答她。

之後五專的同學小小抱怨一下我有多難找,我也就跟她閒聊了一下。

我答應說,無論如何我都會去同學會。

這樣輕鬆以及自然的過程,對我在五專時代而言,是一種不可求的奢侈品。因為我不懂得自己存在的價值在哪裡,所以相對的也就不知道如何跟其他人來往。

那時,我不懂得什麼叫做衛生整潔與打扮,也不懂得去記住其他人身上改變的地方。我只會把我的眼光,放在我身上那沒有人理會的痛苦上。即使我常常參加徵文比賽得獎;即使我在社團中很活躍,但是就是無法醫治我內心那種說不出來得傷痕。

我不知道如何對其他人好,更不用說朋友。好像有一兩個跟我走的比較近,但是往往當在課程分組的時候,我就是被丟下來的那一個。

也許單親的標籤讓我以為我的不幸。但是是不是真的都沒有人理會我?當然不是,不然我就不會在常常分組的學校當中畢業。還是有那種熱心過度的人願意把我這個麻煩接下手。也許就是她們,我才能走完五專的日子。很可惜她們是碰到當時不成熟的自己,我無法為我的朋友多做什麼,也不明白當時的她們為我做了什麼。

不過,就是那段封閉的日子有了他們,我才能夠繼續走下去,走到現在。

五專時代,我請假是有名的,請到班導師要特地請我去會談。有一半的病真的是身體不好,不我我相信絕大多數是出自於「心病」。

想想,我遇到都是好老師吧!雖然我真的是滿麻煩的,但是我親愛的老師們從來都沒有放棄我,能夠幫我的就會盡量幫我。記得有一次,我跟一個傳說中超兇的老師打賭,如果我得到學校的文學獎,就會請老師喝飲料。後來當然是我請了老師飲料。

之後那位老師,看到我有困難的話,一定會來協助我。這位被學生有些反感超級兇的老師,卻成為我生命中的貴人。

很多老師很喜歡我,原因是我很聰明,很會舉一反三與問問題。雖然我的數學真的很爛,但是因為我的身高(跟可能比愛德華還矮吧!)得了許多外號,還有我的創作力,更是讓老師常常說

「××她很聰明,但是就是不用功。」

…………….其實也不是我不用功,因為我的國文、歷史、等其他類就很好,但是就是我反應很快,所以才會讓人有種錯覺,覺得我是可以用功。可恨為什麼我要第二名考上這個學校,但是卻是倒數幾名畢業,原因就是出在工程數學還有英文…

我會走向創作的路上,林姓國文老師真的是功不可沒。我插大考上大學,回去五專申請成績單要抵免學分遇到這位老師,我跟她說我考上了大學,她還以為我考上了中文系。也許就因為我這個學生超級喜歡創作,而且作文常常得最高分,所以當然會讓這個老師有錯覺,覺得我會走這條路。

雖然是讓她小小失望了,但是至少我沒有忘記那種創作的感動,到現在都還沒有忘記作家大夢。

一個小小的同學會,也許已經補不了五年遺留下來的逝去,但是至少我可以在回憶當中找到她們的情誼,然後在往後的日子當中,慢慢的用我小小的力量祝福他們。

希望她們大家都過的很好,一切都很如意。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