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現在進入那種十分枯竭之期。一直想要渴望什麼,卻也說不清楚想要什麼。難過的想要好好的哭一場,但是現在的本質卻又會自動的把情緒排解調。

我想我現在在網路上的朋友,應該通通都不會上網看我的文章了吧!我很想找一個可以讓我放下感情,然後讓我可以帶著甜蜜,輕鬆離開的人。

也許當我看到那在我身旁不是很注意到的人,忽然間走掉後,我的心就一直再找可以聽我說話的人。我心中的壓力一直沒有解開,那種沒有為那個人做什麼的虧欠感。

這讓我沒有氣力可以去關心另一個人。我很想安靜的依賴一個人。甚至我連上帝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看到那種情況,我哭不出來,因為我連禱告都不行出聲。

我想要以以往的方式麻痺自己,但是我知道,我心傷透了。不是因為我沒有做什麼,我知道上帝並沒有怪我,但是我就是看到一個人走了。

想為那個家祈禱,卻不知道如何禱告,我也不知道如何說話。

主呀!紀念我的眼淚,紀念這個家。即便我是在罪中,你的心還是與我同在。

主呀!求你給我一個可以依靠的膀臂,一個終生愛我的丈夫。讓我無所懼怕,讓我有一個可以停泊的港口。求你,讓他可以像你一樣愛我,為我的難過而難過;為我的歡喜而歡喜。求你,讓我入夢後,可以安心的找他的蹤影,因為他是耶和華賜給我的良人。

我想回到筆中,找你。就像你以前在筆中找尋到我一樣。你說有就有,說命立就立。所以你說我有一個屬於我的丈夫,他──一定會出現。就像你跟奶奶所說的一樣。我會等候你。

我相信你,我不再找尋。因為我知道,你會把他帶到我面前,他會向我求婚。因為這是屬於耶和華的婚禮。

如果這是在我夢中所寫的字,這是多麼美好的夢幻。但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夢幻,這是真實的進行式。我不要問是不是「他」,因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至於婚後我要怎麼走服侍的路,我將順服丈夫,而我的丈夫順服你,我不要再想以後,因為我相信你不會忘記我的眼淚的,還有越內牧師的。
這個階段,我要跟高興的人一起高興,悲傷的人一起悲傷,用你的愛去愛他們,我這個你所立的社工能做的,我會盡量做。

我先把我擔心的小孩子交給你,主耶穌!那些我無法照顧到的孩子,求你照顧。求你愛他們。我要去愛受傷的小孩子了。

至少在我還沒有嫁掉之前,好好的給這些人一點上帝的愛。讓我好好的照顧這些小羊吧!當社工的無力感,求你給我力量還有智慧。

求你祝福這個協會!讓不好的事情趕快結束吧!

謝謝你,讓我終於可以為他人禱告了。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