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開始看《鬼滅之刃》,只是因為很多喜歡動漫的人,在論壇或是社交媒體上都在大力推薦這部「神作」動畫。現在的《鬼滅之刃》因為動畫的影響,已經讓漫畫銷售量超越了每年總是榜首《海賊王》的地位。

 

  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受歡迎呢?我剛剛開始先看漫畫的時候,感受並沒有這麼深刻,因為我也並不是因為他熱門就會喜歡的人。其實剛剛開始看漫畫也覺得這是很古老的王道漫畫,沒有特別繼續看下去的慾望。

 

  那時看動畫時是想找一個故事發洩一下鬱悶的心情,及打發時間,因為當時碰巧遇到生活上的困境,萬萬沒有想到當下其實積壓已久的情緒,卻因為這個動畫找到了眼淚出口的開關。

 

  大哭許久才平復下來。

kaKXeYnvKgDoasPII0rXOFguZdFnp36qmXsMopl7DKI.jpeg

  因為故事獲得「被療傷」的奇妙境遇,才慢慢愛上了這部作品。

 

  故事是以大正時代為故事舞台,講述了主角竈門炭治郎全家被殺害,為了尋求唯一倖存但被鬼化的妹妹變回人的方法,踏上了斬鬼之旅所描寫的純和風劍戟奇譚。(來源維基百科)

 

  劇情內沒有美化罪惡,也沒有要主角仁慈(因為猶豫不決會死亡)。主角是確實是一步步變強,不是忽然開了外掛然後就無敵,甚至所有修煉的過程還有邏輯可言。能力不足導致家人或是前輩死亡確是真實的發生,然而斬鬼也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動畫的故事其實很像武俠暢行的時代當中,被滅門的主角們,從此踏上復仇之路....等等?不對呀,故事的描述其實並沒有提到「復仇」兩個字,主角最想要的反而是妹妹可以變回人的方式,而不是「復仇」。所以剛剛開始我以為的復仇劇,鬼滅卻自己走出了一條新路。

 

  然而斬鬼不就是一種復仇的方式嗎?

 

  炭治郎因為心靈透徹,鼻子敏銳,所以很容易去察覺弱者的需要,尤其是臨死前的敵人。

 

  「變成鬼之前,他們都曾經是個人。」這是炭治郎的理念,也是這部作品跟其他作品不太一樣的地方,讓我動容的地方就是在於「理解」,每一個變成鬼之前都有他們的故事,當炭治郎察覺他們的需要時,他會過去給這些鬼他們生前最後的溫暖。

 

  該做的事情還是會做,面對罪惡的事情,如同炭治郎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仍必須去捍衛正義,然而對戰對立之後是否應該給予的溫柔及尊重呢?

 

  面對敵人(鬼),即使可能是有好有壞,是因為即使認為敵人可能有好人卻不曾行動遲疑,給與的憐憫是「殺即是善」,唯有如此才能讓鬼軀殼困住的人被解放。

 

  可是斬鬼是否有這麼容易呢?如果這麼容易,炭治郎的全家就不會全滅了;如果這麼容易,那麼鬼滅之刃的主軸就不會是「炭治郎想要讓妹妹麻豆子變成人」的旅程了,而是痛快斬殺自己已經變成鬼的妹妹。

 

  這樣的公義及憐憫同時存在在炭治郎內心,卻毫無衝突,也形成了炭治郎特別吸引男女生的魅力所在。這也是第一次在一個主角光環下的男主角,卻還是讓我如此喜愛的原因。


當時的情境及引出的動容

 

  在少年動漫當中,熱血的不放棄同伴或是親人,是很常見的故事情節,照道理說如此相似故事鋪成應該無法太引起我的共鳴,可是也許跟當時自己所面臨的絕境有點點類似的地方。

 

  「不要因為自己很悲慘就跪下來求人,那樣有用的話早就可以救自己的家人了,你的家人也不會被殺害了,弱者根本沒有選擇掠奪或是被掠奪的權利,即使用盡全力也是會壓制,這就是現實」這是在第一話當中富岡勇義對炭治郎所說的話,也是在當時世界觀中從人變成鬼的現實,富岡勇義希望用殘酷的話讓炭治郎放棄對妹妹救回來的願望。

21915760647772_600.jpg

  毀滅掉自己內在真正渴望的亮光,接受現況其實是比較輕鬆的?富岡勇義所說的就是這樣的事情。

 

  當時候的我其實也是面臨到生命當中的某種被破碎的絕境,我以為會跟著合作一起完成夢想的朋友一輩子,只是因為錯誤當中我是多數人當中的少數,所以我整個被壓制霸凌到痛苦到半夜要禱告問上帝接下來我該就這麼接受這樣背壓制接受現實的狀況,然後犧牲自己到底,不顧自己的未來嗎?

 

  那時我記得我看了炭治郎的反應:他的反應就是想盡辦法維護了自己的夢想(完成拯救妹妹)及親友,即使很蠢而且可能犧牲自己生命,然後我就看著動畫開始大哭一場。

 

  最後決定斬斷這段我很自以為是的朋友關係。因為即使被壓制到底,對於所希望的亮光完全歸零,也不放棄捍衛所愛的信仰價值。

 

  如同我信仰的上帝愛我一樣。

 

  當中我經歷了破碎,重塑及度過後重生出對於未來期盼,終究如同炭治郎的堅持他找到了未來,而我自己也在這場故事的尋覓中,找到了面對困難的方式。

 

  或者當時候面對困難是非常痛苦的,但是終究這樣的決定讓我找到了平安與真正的安息。

 

  這也是為什麼後來這部作品,成為我十大喜愛的動漫之一的原因。因為一部深切切入你內在的故事,似乎是上帝藉著這樣的作品,讓我洗淨了內心被牽扯出來的創傷。


面對罪惡(鬼)正義卻又溫柔

  許多人在面對罪惡之人,其實態度是否事像富岡勇義等(柱)這般殺鬼隊的態度,只要是鬼就即殺?還是如同炭治郎一樣,當發現所愛之人也是可救之人時,那怕對抗全世界,也仍舊堅持保護他及愛她?那怕妹妹彌豆子是鬼也是愛她,相信著她會有一天回歸成人的樣貌?

 

  放棄思考堅持其實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向現實低頭其實也很容易;非黑即白也很容易分辨;不需要思考對方是否仍有神所造成人的榮耀在身上,因為罪惡而直接即殺或定罪是非常容易的事情,這也沒有所謂對錯之分,只是立場價值不同,甚至見光死的罪惡如此的鮮明,炭治郎大可以被迫就成為正義一方,不需要背負「接納罪惡之人」的重擔。

 

舉個我自己的例子。

 

  在我真實的工作當中就是一個服務身心障礙者的社工,因為服務的人非常的多,會常常遇到內在有沉重罪惡(鬼)的人。

60676947_662990047493614_7578878455225532385_n.jpg

  多年前我跟一個坐著輪椅的男子討論著為什麼他的小腦會生病然後萎縮,最後變成肢體障礙者,聊到後面我才知道他是因為「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感染」,小腦被病毒攻擊之後,而造成小腦萎縮。而他就是因為被自己當時的同性伴侶所傳染的。

 

  同志後愛滋,是乎是罪惡的惡報?是神對於這個人的報應?我當下的反應真的可以很清楚的定義成這樣的結果論,但我在工作與神感動的情況下,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我可以為你禱告嗎?」

 

  也因為這句話,我們之間面對沉重罪惡氛圍的頓時解開了枷鎖,他說「你也是基督徒呀!」,原來遇到痛苦的他想起了小時候遇到的上帝,重新回到了上帝的懷抱。

 

  所以我就為了他禱告,當下當然問了,還喜歡同性嗎?他說還是。我問那之後他怎麼辦?他說還是會喜歡,但是會忍耐及禱告。

 

  之後我們就笑笑地分開了,我沒有多問是因為自己生病了,所以知道不能跟同性再一起?還是因為知道這是個罪,回到神面前應該要知道不該再犯?重點不是這個討論罪的過程,而是因為願意真誠的面對他與面對自己在神面前的原來模樣時,神與我們同在。

 

  我面對這樣的罪人前,因為我也是個差不了多少的罪人,所以我要如同富岡勇義等(柱)般對鬼(罪惡)趕盡殺絕?還是如同炭治郎一樣,他的立場是斬鬼,卻也溫柔而堅定相信眼前的人,成為鬼之前是個人。

 

  溫柔而堅定地望著你,不改變我的立場,卻對你有最大的包容與理解。

 

  因為我們是罪人的同時,也是被神榮耀創造出來的人。


小結

  斬鬼隊內的人也強調為了拯救不被鬼所吞食或是改變成為鬼的人,他們甘願犧牲自己的生命,包含因為要除掉魔王級的最終大反派,斬鬼隊的領袖犧牲做出了陷阱,連同自己一家人及房子全都炸毀。

 

  面對末日的屬靈戰爭,或者就是如此的慘烈,所以基督耶穌必須為人為罪犧牲自己的生命,才能完成贖罪祭。《鬼滅之刃》正派的大BOSS產屋敷耀哉也是如此犧牲自己的生命,但也許不一樣的地方是,終究這個大BOSS產屋敷耀哉並不是主角,所以不會有救贖應該會出現的「復活」環節。

 

  小小劇透炭治郎就是傳說中「有主角光環」的角色。面對最終之戰,即使是一部動漫作品,仍舊會出現如同複製貼上的「救贖」價值,在動漫細節當中顯出這些救贖的元素影兒。

 

  或者我會被感動,就是因為我被炭治郎不小心灑落出來的「基督救贖的獨有主角光環」給撼動到?炭治郎那樣的溫柔改變了妹妹,改變了斬鬼隊,最終我相信也會成為這部作品最後「救贖」的最終契機。

 

  其實很多動漫當中所呈現出現「犧牲」及「包容」的那樣元素之所以會撼動人,就是真實的人世間很少人會這麼為你做。

 

  如果只是定罪,砍掉罪人(鬼)就是一種救贖,也不會出現炭治郎的斬與這樣的故事,炭治郎的斬,就是一種面對鬼的方式,所以那怕他不知道將死的鬼之前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類,但是他最後溫柔就能夠讓這些靈魂安息。

鬼有可能救贖的機會是因為有人溫柔而堅定的面對他們,他們也許肉體會毀壞,但是靈魂卻因此得救了。

 

  當我們面對真實需要福音的那些人時?我們應該會怎麼做呢?而我會是學炭治郎那樣的溫柔。

 

  如同耶穌基督握住大麻瘋人手般的接納。


後記

本來要投稿某個社評的,但是編輯覺得這篇評論有很多問題?但,我其實一點都不想改,畢竟要整理出一些鬼滅當中所有正向屬於基督教的邏輯,本來就很難,但是我又不想放棄寫好的這篇,所以就先發了。會不會哪天心血來潮投稿?那就再說了。

    文章標籤

    鬼滅之刃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