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3.png 

日本,對於他我有很深厚的情感在。我最愛的動畫大師宮崎駿還有動畫鋼鍊誕生在此地;讓我投入青少年與兒童工作的言平牧師的愛鄰教會;還有每次都很感動的來到鄉下住一晚的故事…

我接受的認知教育當中,有一半以上都來至日本。雖然有些華人民族主義當中,似乎會在乎日本人在歷史當中到華人裡面砍了很多人,但是我想幾使在路上遇到一個人車禍倒到地上,我們第一個反應是就是把人救起來,誰會問他是哪個國籍?

這是歷史,不是現實。況且,若提到華人自己,自己人殺了多少自己人?歷史上的統治者就殺了多少自己的子民?但是歷史學家仍會因為這個統治者的功績,而忘記他的殘忍,這算是可悲的民族性嗎?可以原諒自己人,但對於他人容忍度卻是這麼差。

若是你是受殺害者的後代,也許你有資格去說不原諒,但我們什麼都不是,不是嗎?所以如果提到人類,相同都是人類,那怕是會傷人的野生動物,我們尚且保護之。

人類,我們應該不原諒什麼?我不懂某些民族對於發生大災難的日本,這樣子的態度,這樣子的仇視。那麼如果災難發生在你們家前面,你要不要接受日本人的幫助?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四川大地震當中,日本人是第一個到場協助的。

人有好人壞人,但面對大自然的災害,大家是一樣平等的。

雖然各國都有很白目的幸災樂禍之人,但是那是個案,沒有民族性的正義意識。所以歷史上的人曾經犯過的錯誤,那麼該由誰來承擔?每個人的罪性,當代的戰敗懲處已經被執行過了。

那麼什麼台之爭關一般日本民眾什麼事情?那個什麼社拜不拜關這些老弱婦孺有什麼牽扯?我也無法諒解中國大陸對於台灣主權的壓制,但當四川大地震與台灣八八水災之時,不是就彼此幫助了?更也許在一些歷史的傷害中,讓我不喜歡國民黨當時後的統治者,但是不喜歡歸不喜歡,我仍動容於這次小馬的用心。要定人的罪,要看自己是否也無罪?不是不是每種人都有這種的世界觀的。

可悲的自卑,可歎的自私。

日本的災害當中,除了地震,海嘯,火山爆發,還有核爆的輻射危機。糧食短缺,經濟重挫,然後又遇到寒流來襲,或者會有疾病,創傷症候群發生…我無法想像如果是我自己遇到了,可以撐下去嗎?所以,我感動於日本人的堅強與堅忍,更感動於他們面對苦難時候的彼此幫忙與守秩序。

我相信在台灣,在發生災難之時,有許多人也是這麼的願意彼此協助,只是更多的是無法想像的活著的人,後續要面對怎麼樣的家園與國家?這些至少是台灣當時後災害雖然也大,卻仍舊沒有到動搖國本的地步

但這次日本的危機,真的是無法想像的大與艱難。

台灣的媒體,一直在擔心是否有輻射塵飛進台灣影響。而我只是想著,如果台灣真的有了所謂的事情時,那麼在重災區的日本怎麼辦?是不是更嚴重?

輻射劑量人體限制
http://vm.nthu.edu.tw/science/shows/rad/4/4-2.html

原子能委員會網站摘錄                      輻射來源輻射劑量
每天看電視一小時            0.015 mSv
乘飛機往返台北紐約一次         0.156 mSv
胸部X光正面;正面+側面         0.1 mSv;0.3 mSv
低劑量肺部電腦斷層           0.3~0.8 mSv
電腦斷層鈣化指數掃描          1~2 mSv
台灣民眾每年天然輻射          約2 mSv
英國空勤人員統計一年輻射劑量(1990)   2.5 mSv
診斷性心導管檢查及冠狀動脈CTA(CT640) 3~8 mSv
每天抽一包煙罹癌風險度相對於輻射劑量  10 mSv
核子醫學PET/CT檢查           約20 mSv
核子醫學心肌灌流檢查          約20 mSv
工作從業人員年平均劑量限值

50 mSv目前國際間採用瑞典科學家—『西弗』(Sv)之名做為劑量單位以判斷 人類接受輻射劑量的多寡。『西弗』的千分之一,即是『毫西弗』(mSv)。

所以,請不要無知而恐慌,如果擔心,就要多了解,而不是道聽塗說的去收集什麼鹽巴....

如果真的有事情,以台灣政府反應速度,與其求問,不如自救。

這陣子都在減重瘦身,進行的過程中,發生日本這樣子的事情,讓我心情不好,我自己又跌倒;雖然找到工作很好,但減重教練那就無法去了。這是種生活上的起起伏伏,難過與快樂並存的平凡。

這些鎖碎的小事,都是證明自己還活著的證據,喜怒哀樂,卻不用擔心明天到底還能不能活著。

很想多做什麼,但其實自己是個無力的平凡人,我跟老爸只能捐少少的錢。還是有人喊著沒有收入,需要他人捐款。我以為當看著新聞大家都紅著眼框了,卻仍有人情願計畫著去玩,或著已經去玩了,但連幾百元都不願意付出。

如果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呢?若自私與獨善其身是他的藉口,那麼是否可以也這麼對待他?可笑的經驗中喊的最大聲的是我的親友。

我祈禱著那三百人的抗輻勇士們能夠平安,他們的家人能夠被善待;那些自願獻身的勇士們,願神與他們同在
我祈禱著被安置的老弱婦孺都能夠平安度過寒流,在瓦礫當中還是有生還者被找到;已經有死傷的家庭能夠得到安慰與救助。
罹難的這些人,求上帝安慰他們受傷的靈魂,讓他們可以安息在父神的懷裡。更求上帝可以讓搜救隊可以找到失蹤的人們。

這段時間其實有很多災害發生,但也許是太遠,難過但沒有這麼震撼,更重要的事都沒有日本這次的這麼恐怖與多重。

這幾次只要在台灣有辦的捐款活動,或多或少都有捐一點點,大陸台灣,南海….日本。

雖然知道是耶穌再來前的徵兆,但我們就是平凡的人,同樣都是平凡的罪人,沒有人可以經得起這樣子的災害。所以祈求著世界和平之時,也期待著世界的大自然能夠和平。連逃的機會都沒有恐懼,即使我的家人有好有壞,但是還是希望他們都平安。

另外思念著在日本的教會家人,真的願他們平安。

希望我還能夠去日本再看看他們。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他憑真實將公理傳開。」聖經以賽亞書42:3

求上帝如同這句經文一樣,憐恤與保守日本的所有人民,也保守台灣的所有民眾!我會持續的禱告著,願日本在眾人的禱告聲中重生與復活。

阿們!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