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碰到夏兄,是在93年四月的科幻文學創作坊裡面。


  初見到他的印象是個穿梭在老師行列中,像個社團辦活動的學生志工,是某大專院校的「大學生」。因為我真的無法從他的外表去聯想到,這位清清秀秀,充滿青春氣息的大男孩,就是其中一位講師。


  原諒筆者的有眼無珠,因為夏兄的外表一點都沒有歲月的痕跡(其實說穿了就是娃娃臉)。不過當筆者聽過夏兄的課程後,事實證明比筆者長幾歲的夏兄,確實有歲月經歷的磨練。雖然上課內容筆者大概沒有留下太多印象,但是我卻無法忘記,夏兄上課時候的丰采。


  第二次與他接觸,就是因為要辦文學徵文比賽,筆者邀請他擔任評審一事。讓筆者動容的是,夏兄也是線上的職業作家,但是這種小小的徵文,他居然可以事事的關心與準時參與,甚至連頒獎典禮的地點,也是夏兄提供的。

夏兄曾說過,過去到現在都喜歡看小說,看看別的創作者是怎麼寫小說的,從中學習別人的優點。如余秋雨的『藝術創造工程』,這是少數講創作理論卻不枯燥的教材,適合想紮根基礎的人閱讀。或是卡爾維諾的『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本書充滿奇想與魔幻,挑戰作者的想像力與讀者的閱讀感,是天才等級的作品,足以供做典範。


他書中的文字,是細膩中帶著很深的多變詭異、狂放多情的。


從之前的「懷沙」這種文藝浪漫華麗的奇幻故事,跳到「禁書人」這樣子令人有些害怕有詭異的驚悚故事當中。說老實話,筆者很好奇的是,平常夏兄的腦子在想些什麼? 是否平常夏兄腦子就有這種可怕的想法?甚至幫夏兄寫序的蘇逸平老師,也開玩笑的說很怕被夏兄暗殺。


也許就是因為平常的夏兄,是個很會觀察他人的戲劇家、思想家(或稱人格分裂者),所以才能寫出這麼多跟他個性完全相反的人。更或許,就是因為夏兄平常是這麼內斂的人,所以才可以把他在人世界所看到的情感與想法,全部收到心中,而才會有力量,化成千奇百怪的故事。


   其實筆者不是很喜歡驚悚類的小說,不過夏兄『禁書人』卻讓筆者不敢看下去,卻又捨不得不看下去。這是一部一開始看是驚悚小說,看到中間變成科幻小說,最後讀完才發現是推理小說的故事。由於這是一部以小說家為主角的作品,所以才會想用多重故事的連環套方式去玩弄它,營造出真真假假的閱讀感,就連本書作者也跟書中主角同名,讓人覺得更弄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


   這本書讓筆者聯想到某部奇幻電影,就是M‧安迪的「說不完的故事」(也有翻成大魔域),哪種故事中的故事。雖然一個是溫馨成長,另一個卻是類似「惡靈古堡」的偵探驚悚故事....筆者好奇的,夏兄的腦子怎麼會有這樣子以故事串聯故事的點子?看似不相關的幾本小說,最後卻是真相的關鍵連結點,甚至最後有些恐怖與諷刺的以「城市恐怖傳說」謠言方式,把這本書的故事精神繼續下去。也藉此傳達所謂的恐怖,只是一種心理狀態,就算並沒有真正出現鬼怪,仍然可以讓人產生恐懼。在寫作時,刻意加入了各種恐怖要素進去,一開始會有點混亂,但細讀之後,就能體會更多的閱讀樂趣。


  知道夏兄也是創作電影的影痴,其實滿高興,因為戲劇也是筆者一直在碰的東西。基本上喜歡戲劇的人,都會很喜歡觀察他人的言行舉止,而所創作的東西也比較有整體化與舞台的目標焦點集中性。而這就是為什麼筆者會讓夏兄的文字所吸引的緣故吧!


於夏兄本人,筆者欣賞他的為人處世的認真與誠懇;於他的文字,又驚艷他的創意與幻想。所以筆者可以在創作的領域當中,認識如此高雅的文人墨士知己良友,還真的滿感謝上天的祝福。  


由衷的推薦夏佩爾此人。 


與他的文字。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