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雨不斷的日子裡,你的筆停了。

  其實在更早以前,那種忽上忽下的心情,隨著依靠的停擺消失之時,你也漸漸枯乾靈感。人世間的紛紛擾擾,在你眼中一直是有距離的,而你一直不知道如何捉住?也不知道是不是捉住?沒有答案,所以在習慣了以後,你開始沒有悸動,即使在喜怒哀樂之間,你還是少了靈魂 。一種無法滿足的呆傻,在你面前空白著。

  該如何寫下第一句?這是你給自己的苦笑,因為若是感動是在最真實的看見,所以?你現在是看不見的。

  好想好想睜開眼睛,看到可以讓你悸動的笑容?誰?連作夢都停止了說故事的可能。如果漸蒼老的心可以活起來,我想你要的簡單就是這個。

  連下雨都能感動,她的美麗與哀慟。


  回到,你自己呼吸間,看你!沒有任何懷疑的寫下第一筆,因為這樣的限制不是常常可以遇見,而你也只有這樣,才能夠活下去,找到可以疼自己的理由,還有管他去死的出口。

  心動是如此簡單,但也是如此難,因為拉鋸她的距離是勇敢。面對你自己,不知道現在算不算?因為我想活著!這是你的話,因為你想要心動,想要感覺到自己心在跳動著。

  所以你寫了,然後,雨也停止繼續下。你心動,所以我可以存在。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