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最近有點不務正業吧!

因為自己是新聞台起家的,但是卻有大半時間沒有散文或新詩的出現,通通在寫小說,然後不是在管理蘇老大與素人的網站,就是在忙電子報。

也不是說這些就不正經,但當看到新聞台的文章,沒有了當初的單純後,其實就好像沒有好好管教自己小孩的感覺一樣,有種虧欠感與罪惡感。

手中有我爸爸一個新聞台在幫忙管理,自己也有三個新聞台,宗教的一個,漫畫的一個,散文雜記的一個,可是反而我老爸的文章有更新,自己的卻沒有。

想想自己──到底是屬於哪類型的創造者?因為喜歡寫小說的充實感,所以一直不斷的開始寫小說,也許某方面來說,我比較適合創作小說。更也許,我比較喜歡『延長』的靈感與感覺,所以當自己被延長慣了,短暫的詩與散文就不容易出現了。

每當電子報的截稿日期將到的時候,我總會想到自己所看的書本,都是小說,根本沒有什麼文學類的東西,其實會有點煩惱,又不想寫上我不了解的東西,但是若光寫小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要寫什麼,或許,我要開始挖一點應該有的東西,來做會比較好吧。

大學會延畢,這好像已經確定的事,雖然很希望有奇蹟出現,但是我也知道希望很渺茫就是了………….唉………….誰叫自己會哪麼不小心的錯過期中考。希望自己能早點畢業也早點找到工作。

內心,最近很不想去整理,也不想面對他。有些社會的悲情,與人情冷暖的新聞畫面一值出現的結果,就會有點煩躁自己的幸福。想要幫上什麼忙,但其實是無能為力的難過。就像921一樣,感動於第一線的工作人員,但也難過於一些逃避現實的人。那麼多人的去世,是人為?還是天災?想要在刀口上努力一點,但是真的有用嗎?這是我的疑惑──只希望眾人的祈禱能真的上達天上。

人類的一點良善,能換取一點上帝的救贖,當看到有人不怕死的進入疫區,我真的在想,那些為著病人死去的護士,能在天堂安息嗎?即便他不是屬於上帝的靈魂,可是我知道只有他們擁有基督的心,才能這麼作。我無解那分救恩的恩典,只求那些已經走掉的人,可以安息在主懷中。

若我誠實的面對自己,我知道我沒有那種勇氣,因為我知道我媽媽會阻止我,所有的人都會以異樣眼光看我,連我自己都會害怕。這時候我無法說,這樣的我是配得什麼的,他們有勇氣上十字架,不論他們的動機是什麼,但難道教會界只會禱告嗎?我不明白,這樣如何告訴他們什麼叫做『捨命的愛』?愧對於自己,也貴對於基督呀……………………………………。

有種無力感就是在於這些吧!我在教會看不到基督的愛,卻在一個非基督的身上看到了──如果你讓他們走了,就求你讓他們上天堂,安息在你懷中吧,因為他們是值得的,因為你說當作在一個小子人身上的,就是做在你身上。

不是我不相信祈禱,而是我更相信道成肉身…………………..讓他們安息,也安慰他們的家人吧!我心中的祈禱。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