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考完最後一學期的考試了。心情是很沉重的,因為面對有100﹪延畢的機會,心情怎麼樣都好不起來。也或許是太熱了,做什麼都不起勁,所以心情沉重更是加倍的上升。

什麼都不想做,而正在做的事不想停,想做的事不知道怎麼做,一切都在渾渾噩噩的當中失落,不知所措。

像對蘇老大,只是為他做一點事情,就有許多回應,可是自己的事情──為自己在乎的人做的站,卻是無人問津,不禁要問:到底我這樣熱心,是否是對的。是不是我為了這樣的事,就是放棄我以前所做的努力?

我不明白什麼的崇高,會這樣傷我的心。我與他們真的不能成為朋友嗎?明明上帝的答案是可以的,但是為什麼我會痛苦?

我不敢說,我想要什麼,因為一但我說想要什麼,就會失去什麼。若這苦杯是我的,我真的會以矛盾的心情卡在哪裡,『捨去、不捨』,『不捨、又不能不捨』。我想他,想飛翔,想一羊毛,想愛情,想畢業,想就業,想蘇老大,想素人…..這些都不能與願景並列嗎?還是我不管什麼,就是去做我該做的事就好了?

我不想讓衝動式的私慾綁住我,但當我面對一個極大的挑戰,害怕自己的失敗,卻又讓自己卻步。

奢望愛情,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明明知道不該想起他。但卻又偏偏夢見他,這是幼稚的愛情嗎?心痛的不能自己,因為知道這樣的情感是沒有結果的。不是說好要放棄了,還是我根本不懂什麼『上帝預備的另一半』──是呀!我是不懂,不懂自己為什麼還是想著他。

在沒有任何回應下,心中的動力將要隨著靜音而停止。就是在我哪種不知道什麼是對我最重要的情況下,我開始混亂。

十字架離我好遠,我看不到上帝的眼淚,因為我不明白真正的愛情,不明白真正的友情,我在乎是因為他是我的愛情,我的友誼。我相信父神,但卻對祂沒有信心。因為我求的,往往永遠是等待。

以前我我會清楚是為什麼而放棄,或以祈禱守候著希望他們幸福的夢想。我希望受傷的孩子都能夠幸福。但現在為什麼我不想放棄,因為我受傷的時候,他們照顧我,你叫我如何放棄?我在乎他們,就像我在乎孩子們是一樣的。在他們身上所受到的照顧與鼓勵,讓我可以不忘記神的恩典與祝福。

其實我最大的害怕是怕他們代替了上帝的地位,而我的罪惡感也是由這而來。只要有人對我說:「願你們平安!」,我就可以放膽去做。願父神祝福我所想的事情,讓我有信心,他一定會出現,小說一定會完成──也許我要捨下的是,對於人事的依戀,這樣我才能真的跟大家成為朋友。然後我就能放膽的去對父神說,帶我走該走的路。

現在這樣就這樣了,都還沒開始的夢,就開始煩惱結果了,也許就是我想太多了。就是花代價禱告吧!這也許才是真的夢的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