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記憶中,我媽媽一直是愁容滿面,只有她心情好的時候,才會偶爾把是這首「美酒加咖啡」哼上幾句。

媽媽是在一個十幾人大的家族中當人家的媳婦。清晨5,6點鐘,她就要起床做早點,然後清洗整個家族的衣服,整理四層樓高的每個房間。所以每天她所要面臨的,就是做也做不完的家事。

國小畢業就出來工作的她,個性中養成堅強及不服輸,生為長女,她一肩擔起外婆家所有的生計。在外婆家,雖然辛苦,但血濃於水的親情,讓她可以走下去,但在這個『家』所有的人只會說她的短處,指責她的過錯。

像是從一個小火爐跳到一個大火坑之中,再怎麼堅強的人,到了這樣子事務繁重的家族,又有小姑小叔的無情指責,她的丈夫雖然是家中長子,但卻不曾為她出過聲……。

一點地位都沒有的她,本以為生下弟弟,可以為她版回一成,就可以比較大聲說話,但她月子都還沒做完,就又被逼得開始做那沒天沒夜的家事。然而在每每出氣在她的丈夫及在我,她的長女身上,卻消減不了內心的壓力與創傷之後,她出軌了。

然後我們這個家也完了……

我曾經很恨她,因為我小時候,她是照『三餐打』;而在國中,父母的離婚,更是讓我從童年的噩夢中,又進入更深的夢饜之中。

我想,若不是我再那時候還有一份相信,相信創造主讓我們家發生這樣的事,
是讓我可以知道祂有「包裝的祝福在」;相信我的祈求有人聽到:

或者,你已經看不到這篇文章了。

之後,因為她的離開,家族把所有我媽的工作,落到我身上,然後我就像『阿信』一樣,除了上學,我每天還要做那做也做不完的家事……當年我才16歲。


這段日子,在外面流浪的媽媽,幾度也想輕生。電話中,她哭著交代遺言。而我,心中淌著血,還要不斷的安慰任性的媽媽說:媽,我愛你,我們會擔心你,你不要胡思亂想…

但是我不能告訴她,你說這話時,是拿著刀,不斷的再次刺傷我。

每夜,我在哭泣中睡去;每個夢中,我祈求著像不可能發生的夢一樣,可以擁有自己的幸福。

「上帝阿!請你收回我的生命!」我知道自殺不能上天堂,所以我向上帝呼喊著。至少,讓祂結束我的生命,不要在這麼痛苦下去……

當然最後我沒有輕生,上帝也沒有收回我的生命,不然你們現在還是看不到這一篇了。

什麼時候我不再流淚了?

大概我也逃了吧!逃離那個讓我當阿信的「家族」。

她為了我們三個子女,雖然她過的很苦,但還是硬跟其他親人借錢買了房子,在我也受不了這個「家族」而離開後,就跟流浪的媽媽住在一起。

也許是時間,更也許是親情,恨漸漸沒有了。慢慢的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媽媽當時候會逃?因為她嚮往自由,只是她的方法錯誤了,想想連我這道德感很強的人,在那段做「阿信」的時間中明白,才做家事三四年,就感到無法呼吸,哪何況是我媽?她做了十幾年。

所以最後我明白,雖然那個方法是錯誤的,但我終於能認同與接納了她的心了。

五,六年了,現在雖不是完美的每天都有父母在身邊,但,至少在還是有的爭吵中,我看到互動及關懷。破碎的大鏡子,變成兩個有小花的小鏡。

我們努力修飾了花邊。

某天,在我最忙碌地一個夜深中,媽忽然走出房間關懷的問我:「怎麼還沒睡?」
我會回答她原因,然後叫她先去睡。

她笑笑不回答,也不進去,就坐在我身邊看她的「汽車考照手冊」(她現在要準備考照),一邊看她就一邊哼著那首「美酒加咖啡」 ,然後,我的眼睛又濕了……

我想,這也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