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了一種病,一種沒有藥可以治的病, 就是只要是我醒著,手中一定要有一本書-- 不論那是一本什麼書。所以我坐著也看書,躺著也看書,吃飯也看書, 上廁所、看電視、洗澡、出去玩……何時何地,不管怎樣的情況都沒關係,反正我就是改變不了看書習慣的病症。

正所謂「看書不是病,看起來要人命」, 小學三年級時,當人家在看『白雪公主』『灰姑娘』等那種有圖案有注音的故事本,我已經在看「三國演義」,「史記」,「福爾摩斯全集」等超多字,而且沒有注音的世界名著小說。而等我四週的人也開始看這些書時,我早就轉成看古龍,金庸等的武俠小說了

而那時我才五,六年級。

國中開始,開始除了漫畫出租店常勤跑外,市立的文化中心,朋友家,反正只要有書的地方,我就會想盡辦法去借來看,而且也開始自己寫小說。

雖然國中有升學考,家中的人,一直讓我覺得,我是在看閒書,浪費時間與生命。在衝突不斷之中,不讓我「不用功」,因為他們覺得「課本才是書」,所以在他們拼命阻止我,丟掉我的書--不管那是不是我借的,我還是上了書癮,生了書病。

一種不看書,只要一天不看書,我就會全身沒力的病,心裡想的,做的:都是
書呢?

哪裡有書?要看什麼書?去哪裡找書看?

書書書書書書書……

是要『赤川次郎』的日本推理小說?還是「李涼」輕鬆武俠小說?不然是「田中芳樹」的銀英傳全集? 倪匡的衛斯理?杏林子的散文?.武田信玄的小說?

這時我才國中,而我看的小說,幾百本是跑不掉的,更不用說漫畫了,也許已經上千本了。這樣的後遺症是當國四英雄,只能上二流的學校,我仍每天本能性反應的找書看。

上了五專,因為學校中有一個很大的圖書館,那更成為在學校空閒時必去之地。 只要一下課,我就會待在圖書館中,直到他閉館休息。有一次還因為我愛看書看到太入迷,然後沒聽到圖書館閉館的廣播,結果被關在圖書館中,足足有4小時,之後是被教官發現,才被救出來。

雖然如此驚魂的事情,嚇的我有一個星期不敢去圖書館,但之後我還是受不了「書的呼喊」,還是又歸回圖書館的懷抱中。

那一片書海之中。


在這五年之中,我看的書又更多了,古文詩詞、歷史及美術、政治、心理、犯罪學、散文、小說,一些與課堂似有關的閒書,也讓我知道,在課本以外的知識是更多更多,所以我更可以光明正大的拿書回家看--當然書病的病症又更深、更嚴重了。

漫畫及小說一直沒斷過,可是因為在這一番書海中的薰陶,書不再只是娛樂,而且是思想,智慧,文化的傳遞,一天以內,看掉十幾二十本書、30、40本漫畫,是常有的事。不過這時並沒有想到要慢慢消化,只想看很多書,所以書的訊息只是訊息,也許給我一些啟發,但大多是過眼雲煙,看過就忘,直到我上大學。

大學中的教授,有些直接就是上閒書的課,甚至有些直接開閒書的書單(30、40本),叫我們有空可以去看。還真是如魚得水,可是當我游進這片書的宇宙中。

我忽然發現,我以前以為的書海,只是一個小水漥,我看過的書,只是滄海中的一粟,但這並沒讓我看更多書,反而是變少了。因為雖然看書的時間沒減少,可是吸收的,消化思考的卻時間增長。我四週的人都是從不同書海中聚集過來,生的書病,一個比一個嚴重,雖然我並不比其人差,但每個人所擁有的病症都不同,給我的震撼是,原來天底下還有這麼多好書,我都沒看過。

所以,現在對我而言, 書,不是偷偷摸摸的事, 也不是打發時間(有些還是), 更不是知識智慧而已:

他是我終身成長及學習的大事,一件讓我魂縈夢牽,唸唸不忘,一隔如同三秋的終身大事。讓我可以一輩子都要去發現,去找,去讀,去研究,去創造…

這時我的書病已經算病入膏肓了,而且,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好了。這一種書病,我很想傳染給別人,更想更想的是,成為書病的製造者。

現在我正在製造傳染源,你感染了沒?有沒有沒書看就不對勁的症狀?

對了!也許你也正在生病中,生著一種名叫「書病」的慢性病。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