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集3-4集5-6集7-8集9-12集13-14集15-16集番外專題

 

  看《秘密森林》第一季的時候,因為是往前追,所以並無ON檔的壓力,而且相對於第二季,第一季只是檢調單位與警方雙方勾結貪瀆內部個案問題,其實會以破案為優先探討之後,該入罪的入罪,那麼即使燒腦,也不至於看不懂。牽涉的層面只是一個區域與一個財團的大型刑案。

 

  但是第二季開始所呈現的局面更是擴大了,牽涉的議題層面一點都不是好啃的「檢警調查權」,所以直接開槍入骨是整個韓國真實社會面臨的政治社會問題。

 

  因為想要看懂第四集的辯論過程,所以查過網路上的相關訊息之後,我非常佩服《秘密森林》的編劇真的很敢寫,居然直接踩了去年轟動韓國的大型社會政治事件,以這件事情為主線的去涉入《秘密森林2》背後想要探討的問題。

 

  這是其他韓劇都沒有碰過的議題。而編劇甚至不怕其他人到底懂不懂,第四集開頭甚至足足花了將近十幾分鐘的,真真切切的開了一場實際的「檢警調查權」的辯論談判。

JZRGX52UG5B27LMWPT6SBZO7RY.png

   非常硬呀.....。因為第一季是個案,第二季是直接高到政府機關的結構問題。

 

  這些內容可真的在韓國當中真實上演的社會事件。韓國刑事與檢調彼此在爭議的歲月甚至可以推及到日本殖民時代就開始了,將近六七十年的漫長歲月,兩個執法單位一直不斷的爭執「檢警調查權」此事,而檢調單位的權勢就如同《秘密森林2》所陳述一樣,權力非常的大,所以一直長久以來警察都必須以檢察院為首,檢調他們不准許的事情,警察啥都不能做。

 

  而以人權律師出生的文總統為了改善這樣的狀況,所以找了當時在韓國以政治清廉為形象的曹國任職為法務部長,然後韓國就真實上演了一場《秘密森林》的故事,非常的精采,因為為了「改革」事宜驚動檢調單位而開始對曹國洗底,居然真的爆發他妻女都有醜聞冒出,有興趣的人可以往下讀參考資料。

 

  不過我猜《秘密森林2》並不是要告訴大家誰是正確的一方,因為很明顯黃檢與徐檢正以「警察內部集體霸凌致死」案件為主要調查方向;而警方也是以「前官禮遇」此案咬緊檢調單位的瀆職弊端。

 

  從許多小鏡頭的線索可以知道:兩方協調的大頭禹太夏及崔炳兩位團長似乎都有可能有一些弊端的背景,甚至於原本上季站在黃檢這方的東部地方檢察廳檢察長姜總長,非常有可能會在後期開始站在黃檢的對立面。

 


釐清本季主要腳色的定位

  

  在第一季當中,黃檢與韓警花了將近七八集的時間,才開始變成彼此信任的夥伴,而這季開始,他們明明仍舊是彼此信任的朋友,卻因為立場不同而站在需要爭辯的彼此對立面。

 

  值得慶幸的他們並不是因為彼此犯錯而爭執,而是因為彼此權益問題而爭辯,但是彼此陣營的隊友誰為白,誰為黑?目前都還不明瞭。從故事的推演之中,幾個線索如下:

 

  其一就是崔團長並不知道「警察內部集體霸凌致死」事件,但是對於從不飲酒的檢察長樸光秀酒駕在當地偏遠國道上心臟麻痺猝死一案,卻是崔炳團長親自下令掩蓋並結案,為什麼如此掩蓋?需要更深入探查。

3D2VNEUCK5BIDJYC7NNEMUYBGA.png

  其二就是「前官禮遇」的海邊意外事件,如此快速潦草的結案,對此黃檢意識到檢調單位之前支持自己的長官,或者有了變化,甚至為此提交了內部意見書,希望可以改變案件的結論。結果並未改變,所以到了東部之後還親自過去詢問了姜元哲。

 

  這件事情還是汝珍與始木兩個人一起查案的。而未來始木會不會對上自己的長官?我們就拭目以待。

 

  其三就是我們可愛牆頭草的徐東載,拿了兩個件案件送到了禹團長眼前,直接開啟了我們黃檢的內心OS推理劇(終於再次聽到黃檢的內心OS,有點感動,雖然只有一次.....)其中一件就是「細谷派出所警員自殺」事件。當然我們的徐檢絕對不可能只抱一隻大腿,相同的還跑去找了韓朝集團的李妍在,表示因為她是前輩的遺孀,當然會百分百支持。

80-1597646657.jpg

  這裡的互動頗有趣的,然後我們的徐檢演技又超高了一步了,居然可以完全感動李會長,認為徐檢真心支持自己。但其實徐檢是大檢刑事法制團、東部地方檢察廳、韓朝集團部門都在建立關係的多面間諜,所以未來他絕對是關鍵人物。

 

  其四就是禹團長與始木聚餐的時候,有提到「乙醛去氫酶缺乏症」酒精無法代謝的問題,而恰巧這個與禹團長不願意去深入探查「檢察長樸光秀酒駕」有巧合之處,在此有種是有故意忽略「案件」的疑慮。即使在維基百科的介紹之中,大檢刑事法制團兩位同仁都算是介紹較為正方感覺,但是不要忘記我們上一季的三個兇手,維基百科的介紹也很「白」,所以未到最後一集都很難說。

 

  但是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始木汝珍男女主角一定會是白方之外,也只有張健刑警確定是白方,其他人在第二季都不確定的。而我們徐檢就是哪邊大邊靠哪邊,但是最後感覺還是會成為黃檢推倒兩邊勢力的主要人物之一呀(大笑),不然怎麼會是第二男主角?


關於辯論與刑案

 

  非常喜歡《奇葩說》,所以那樣稀奇古怪的辯論每季都看完了,那裡佔上風,其實頗明顯的。因為檢調是強調守法,甚至連憲法都搬出來說這是規定。但是在警方的辯論當中,一個一個提出「這樣而產生的檢調弊病」,在檢調開始招架不住時,黃始木終於說話,因為這時候警方是希望「拘捕權」在警方,這與法律上「疑罪從無」可能會演變成濫捕,大大增加納稅人的錢,如果還要啟立第三方起訴拘捕單位,為什麼這個單位不能由檢方來做相同的事?

YBB6UL4NANC5HIBMBEJ4H4KGZE.png

  始木對於前頭沒有提出任何意見,我覺得大該他也覺得那些事情是檢調的錯吧?(大笑),但是警方希望的這種方式等於花錢(出納)與請錢(會計)是同一個人,因為始木覺得這樣不公平才說話,然後就被汝珍嗆聲了,因為很明顯在這過程中,檢調因為拘捕延誤而被害者人權被侵犯的問題更多。張建第一線提出的弊病更是致命傷,誰知道談判之前會發生這樣被壓制逮捕令的事情發生?

 

  黃始木是被崔團長點名出來的檢察官,因為達成協議案之後,就會由這個連自己人都會調查的最公正的人去修法,所以此時始木提出疑慮只是就事論事。以黃始木的立場來說,他只會說對的事情。

 

  假設這次的主軸是「雙方都有其立場,也有其弊端,甚至犯罪」,也就是說目前需要偵破的案件已經有三件:警察自殺案,海邊意外事件(前官禮遇),檢察長樸光秀酒駕事件,另外還有半個案子就是「房仲詐騙錢財」需要有逮捕令由檢調發出。

 

  非常公平的是,警方與檢方各有兩個案子的弊病存在,而怎麼樣破案?怎麼樣互撕?就看後續怎麼發展了。非常有預感就是這幾個案子,雙方都會有漏洞存在,而剛剛好男女主角是不會因為自己的立場屬於誰而沉默,不找出真相的人。

 


日常的小結

 

  導演仍舊有意無意地呈現了始木沒有女友,沒有平日興趣的這一面向,或者是不太會打招呼的特性。但是怎麼樣以始木與汝珍交情,剛剛開始雙方辯論之前,汝珍仍舊要求始木要跟張建好好問候一下,始木就乖乖地問候了。

 

  這裡真想說妻管嚴(大笑)。

20200821130135-efa5c70ed82d0fbaec519fb02a88ce3c-tablet.jpg

  所以下一個預告中,禹團長要始木去汝珍那裏探查消息,我覺得他的回應會向他與李妍在對答是一樣的,因為他只想做道理以內的事情。

 

  真心的希望這些案子可以成為加深汝珍與始木的一個催化劑,而如同上季的殺人案件一樣血腥,那麼這次的政治事件同樣勢必牽扯極深,我不覺得除了始木汝珍及張建以外的人是乾淨的,而徐載東同樣因為想要求生存與成功之間,會帶出許多灰色地帶的人們鏡頭。

 

  如同始木帶出的真相探討的過程,而徐載東就是帶出人們黑暗層面的交易(大笑),所以感覺這次的韓朝集團也許並不是黑方,甚至有可能在關鍵時刻變成白方。因為李妍在的勝利也代表著上季的李昌俊沉冤得雪,代表著黃始木立場的顯明。

 

  警方為了自己權益而抹黑對方,至少不是汝珍的態度這是確定的,剛剛開始的第一集崔團長想要抹黑始木時,汝珍已經反對了。相同的始木也不會因為自己的陣營如何,而對檢調的犯錯客氣。

 

  所以未來如果是他們兩個人必須合作的部分,那麼就一定是牽涉兩邊都一起犯案的事件,才會這麼嚴重,到底是甚麼案件呢?我猜測是檢察長樸光秀酒駕事件,甚至於連兩個團長都可能涉案?至於結論是甚麼?就讓我們自己看下去。

 

  我從一個MV當中,不小心看到了會有人死亡,所以如果是兩邊機關的人某一個死亡了,那麼雙方一起辦案也就順理成章。

 

  這部劇根本就是要切進真實法案的推演過程,因此南韓網友紛紛推測,劇中將第一集的時間點設定為2019年3月,就是要銜接接下來的「檢警調查權調整法案」真實事件。這項法案也在今年7月底宣布,最快將於9月實施。而這部劇的結局剛剛好就會在這個法案公布之後的九月底,加上他們已經拍攝完畢,不會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

 

  即使這樣,還是希望始木汝珍多點溫馨的對手戲。目前看起來有點困難就是了,但是很難的又相聚的兩個人會因為立場被迫間諜來間諜去嗎?我還是希望他們聯手辦案呀!希望那時刻快點到來。

 

  當然還有我們徐檢,希望他早日歸隊(大笑)。



以下文字為網路轉貼,版權隸屬於作者本身

《秘密森林2》劇情都是真的!「檢警誰當家」居然跟總統有關

  第一集開始,《秘2》開宗明義以韓國兩大涉及刑事的調查部門—警察與檢察院兩大力量,作為本季劇情的核心,並借黃始木與韓汝珍二人所屬截然不同的機關,檢察機關和警方圍繞檢警調查權的調整,展開了激烈的神經交戰。

 

  如劇中陳述,檢察院緊咬警察涉嫌洩漏調查內容的失職一事,向公眾公開,借使國民對警察失去信任。另外,反過來,警方也是在一件命案中,指責檢察院以「前官禮遇」的方式終止了調查,檢察院權力過大,左右司法公正。兩端因而決定召開「檢警協調會」,爭奪調查終結的權力應在那一方。

maxresdefault.jpg

  《秘2》探討的「檢警爭議」問題,在收視上告捷,跟此議題一直以來都是韓國社會一大燙手山芋有著莫大關係。

 

  長久以來,究竟誰應主宰與誰能終結「刑事調查權」,是法律上坐擁無人匹敵大權的檢察院?還是隨著越來越多關於檢察官因權力過大,涉及貪污舞弊濫權問題日益嚴重之下,應該把權力轉移至警察一方?這正是困擾著韓國社會數十年以來的大問題。

 

  根據南韓現時《刑事訴訟法》第195與196條,警方沒有獨立的刑事調查權,檢察院除了能主導警方的刑事調查,當警方要向犯人提出起訴,或是發出拘捕令時,也得從檢察院取得批准,才能執行行動。另外,檢察院甚至有權可以以任何理由,終止警方正在進行中的刑事調查。因而一直以來,南韓的檢警制度都是以檢察院為首,警察為副的從屬地位關係。

 

  「檢警爭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兩者的矛盾從日本殖民時代開始。當時日本殖民者都是依賴檢察官,作為執行刑事調查的主要部門。其後日本投降,1945至1948年由美軍暫管朝鮮半島的時候,美國政府屬意建立一套警檢相互制衡的制度。只是到了南韓建國以後,由於開國總統李承晚依賴警察代為執行反共與鎮壓反政府份子的任務,警察坐擁的權力因而陸續提升。

 

  直至1954年南韓制定了首部《刑事訴訟法》後,正式確立了韓國的刑事調查權,主導權將由檢察院主理,警察負責執行,但終結調查,權力還是留在檢察院手上。但實際上如何執行這些規則,仍是看不同總統治理下,他們所偏好的方針,各有不同。

 

  例如在朴正熙軍人政府年代,由於他需要檢察院協助合理化政變,並且後來修改國家憲法,他任內多支持檢察院擁有更大的刑事調查權。但到了全斗煥時代,由於他主力透過利用警方,打擊國內的反共與學生抗爭運動,因而在他掌權的日子,警察主導刑事調查的方針卻是主流。

 

  後來盧泰愚總統卻因為他的大伯是大檢察官,也經常協助他以檢察制度打擊政敵與財閥領袖,結果在他主政的時代,檢察院的力量可說是如日中天,警察的地位也被大大壓制。

 

  其後到了金大中就任總統,本著民主主義的精神,他曾經屬意推動「檢警分權」的改革大原則,但就在那段日子,檢察院跟警察對峙的火藥味越見激化。一方面,警方先公開了大檢察長涉嫌貪污的醜聞,後來檢察官則指控警察總長收賄的不當行為。結果,為了平息對立,金大中只能放棄改革檢警制度。

 

  之後的盧武鉉、李明博與朴槿惠總統時代,無論是改革,或是作風,都難以完全駕馭「刑事調查權」這個作為檢察與警方權力角力的主要問題。到了2017年新總統文在寅上台以後,他便做出決定,要就檢警權力一事,劃分好權力版圖。去年,他便任命了熟悉韓國司法制度,曾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祕書官的曹國,擔當法務部長官,主理改革檢警調查權這個制度。

 

  雖然曹國因為個人醜聞,最終沒能當上法務部長一職,但到了今年1月,韓國國會終於通過了兩項有關改革檢察與警察究竟哪方有權終止刑事調查作出了定案。因應檢察院權力過大,因而導致貪污弄權的不當行為,新的法案給予警察作為權力的制衡者角色,有權終止調查,而且可以在不受檢察院主導下,進行刑事調查。

 

  當然,根據現行改革方案,檢方仍有權讓警方已宣佈終止調查的刑事案件重新再次調查,但有了警方的制衡角色,昔日不少涉及政要人物的刑事調查,往往到了關鍵時期便因檢察官涉嫌弄權而最終不了了之的弊端,相信會隨著改革後陸續減少。但實際上檢警改革如何執行,還是要看後續轉變後,才能下定論。

 

曹承佑、裴斗娜重磅回歸 從「秘密森林2」首播看曹國醜聞案

  故事背後,我想大家要大略了解一下韓國檢察官的制度。韓國於1910年遭日本佔領後,採用日本所設立之司法制度,所以韓國也屬於大陸法系國家。至1945年韓國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後,於1949年分別訂立「法院組織法」及「檢察廳法」,而確立檢審分立之檢察制度。

020.png

 現在的韓國檢察廳是法務部下屬的檢察機構,共區分為大檢察廳、高等檢察廳、地方檢察廳暨支廳3級,黃檢上一季他原本在首爾的西方地檢工作是最下面那級,後來就一直呈現在全國流放的狀態也是他口中形容的最糟狀況,但於二話他被召回檢察官最高層級廳部裡大檢察廳,暫時去做檢警談判工作,以他的情況可以說是一下從底層魚躍龍門。

 好囉,現在要帶大家回到現實裡,其實不管是誰看「秘密森林2」的開頭,大家都會想到去年幾乎天天上頭版的韓國法務部曹國的任命事件,如果你忘記了,或是你不知道,後來一併把這件事補充加上,基本上我覺得這次的劇本,其實跟曹國的法務部長任命整個背景有些東西是很相似的。

  因為韓國的檢調問題過去一直被詬病,一來是檢調的權力太大,導致很容易變產生藏污納垢或同流合污的問題(…檢調一直享有世界各國中罕見的獨大地位,除壟斷起訴權外,包括搜查權、緊急逮捕與事後批准、嫌疑人釋放指揮權,都由檢調一手掌握,甚至還能指揮警方搜查。…

  原本文在寅任命法學專家曹國,就是要用他的專業來好好為韓國的檢調單位調整腐敗體質~,但是他連司法改革的手術刀都還沒拿起來,檢方卻開始大動作地把他家裡面的卦全都挖出來,從妻子、女兒、堂弟,五花八門,那段曹國佔據新聞版面的時間裡,首爾還常常週末上演著支持/反對曹國的兩派人馬一同上街對峙的抗議畫面。

  雖然曹國後來任命成功,但是因為各種家族醜聞,讓他早已失去民心信任其適任性,後來曹國只上任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他便辭去法務部長職務下台,而妻子也因為涉嫌在子女入學過程中偽造文書、非法投資私募基金、毀滅證據等遭到羈押。

  基本上就可以看做是一次文在寅欲改革韓國檢調體質的失敗政治行動,而我們這些外行的只能透過新聞看看熱鬧,我想事實上在事情真實的背後,應該也演了好幾部秘密森林一樣精彩吧,去年中的曹國任命案,基本上我也覺得是一種大型宮鬥劇啊!

  好啦,大家要記得乖乖把補充說明看一看,看完你才好進入森林裡迷路~~~

  我想故事也像劇情預告裡那句話一樣,沉默者也是共犯,讓我們一起來看本次即將浮出的龐大冰山!

南韓司法巨塔(上):曹國醜聞...表裡不一的改革前鋒?

  從大韓民國政府正式於韓半島建政至今,檢調一直享有世界各國中罕見的獨大地位,除壟斷起訴權外,包括搜查權、緊急逮捕與事後批准、嫌疑人釋放指揮權,都由檢調一手掌握,甚至還能指揮警方搜查。

  獨享龐大權力,加上過去軍事獨裁政權相勾結或介入,讓過往執政者可透過檢調濫用羈押與找碴式搜查等手段,對持異見者、甚或平民,施以迫害或人權蹂躪;而民主化後,檢調組織文化未有太大變動,成為難以受制衡監督,甚至角色責任無法充分發揮的精英集團。

  在此歷史脈絡下,常見現象即為:當政府人士(特別是保守派執政時期)、財閥或檢調自身,出現貪腐或其他不法爭議時,檢方起初都未能主動搜查,直至事件被揭發鬧大,才開始「看輿論臉色」緩慢行動,但最後可能證據已滅,難以釐清案情。

  而對進步派與特定媒體人士,卻常在疑惑未理出頭緒時,大動作出手,最後羅織罪名,當事人就算獲判無罪,也在搜索與審判過程中,受盡折磨,最終也難挽回名譽。司法成為政治操作與為維護既得利益的報復工具,這讓南韓檢方一直飽受詬病。

  人權律師出身的文在寅總統,上任前後就不斷主張檢調改革,曹國就是受文總統倚重,主掌限縮檢方權限的舵手。2018年初,擔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祕書官的曹國,親自頒佈改革案,預計將只讓檢方保留金融相關案件的搜查權,其餘全部移轉至警方。如今,曹國正式成為法務部長,也準備著手推動改革。

156738595830_20190902.jpg

  不料,任命前後,原本形象清新、不斷與文在寅總統強調恢復公平正義、廣受年輕人追捧的曹國,其妻子鄭景心教授卻被揭發,投資10億韓元到由曹國堂弟所負責的幽靈公司私募基金,動機可議。

  國的女兒曹敏也被披露,大學明明因成績不佳而留級,卻一直被選定為獎學金獲取人,儘管目前看來,引發爭議的獎學金,發放標準並非根據審查成績,而是由獎學機構選定,仍引發大眾不良觀感。更大爭議還在於,曹敏高中時在醫科教授主導下,掛名學術論文第一作者但實際上,曹敏只協助翻譯相關文獻。

  曹敏掛名論文作者的顯赫資歷,被她放在高中升大學、大學升研究所的推甄備審資料上,讓她順利免試入學。對比曹國過往在推特上的發言,如今女兒爆發的論文爭議,儼然是自打嘴巴。南韓輿論普遍認為,曹敏根本是靠父親光環,才扶搖直上;高喊公平正義的曹國,並未擺脫特權結構,已然失格。

  但面對諸多疑惑,曹國本人最先只以「並無違法」回應,招來社會批判。特別是首爾、高麗與延世等南韓名門大學,不少學生集會抗議文總統的任命,也讓南韓進步派面臨一次來自民意失望與撻伐的危機

 

  面對「標準不一」的批判,曹國終於放下身段。多次在任命前的記者會與聽證會等公開場合,接受媒體與議員的連番質問砲轟,並公開道歉,但就連執政黨人士也看不下去,在聽證會上公開批評。正式任命前,檢察官出身的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監院內副代表(國會黨團副幹事長)琴泰燮,便在聽證會上直接向曹國說道:

  「得知部長候選人至今為止說過的話,和實際生活完全不同,年輕人皆感衝擊。候選人您對自己和周邊人的問題回應:『無違法、無明確證據』,這是不合常理的答覆。問問題的人聽到如此回答,是會發火的,因為這是在把人當白痴…您這樣東問西答的回應,為許多人帶來深刻傷害,您有沒有想過道歉?」

  「是,有的。」曹國沉重回應。

  琴議員繼續說道:「…當然您(目前作為)都沒有違法,但標準不一的問題,我認為對須以生命嚴守公正的法務部長候選人來說,會成為很大的缺陷。」諷刺的是,曹國正是琴議員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

  南韓法務部長曹國的妻女,所涉及諸多爭議,在曹國被正式任命前的聽證會上,成為在野的保守派群起猛攻的焦點。

  除妻子鄭景心教授的投資問題,女兒曹敏的論文掛名引發極大爭議外,檢方也懷疑,在東洋大學服務的鄭景心,可能偽造學校的獎狀,提供給曹敏當作備審資料。

  「萬一夫人被起訴,您還能履行法務部長的職位嗎?」自由韓國黨國會議員張繼元對曹國如此質問。

  曹國回應:「我會考慮。」

  「您這是指有辭退(部長)的可能性嗎?現在有報導出來,說可能不調查,就直接起訴。」張議員繼續追問。

  曹國則回應:「因為是家人的事,所以我無法回答您。我目前只知道,內人還沒有接受傳喚調查。」

156818843166_20190911.jpg 

 「夫人被傳喚,若還有其他追加起訴,您當上法務部長的話,檢方會好好搜查嗎?即便您說搜查會好好進行,國民們又會相信嗎?」面對張議員的反問,曹國則以全案調查中為由,「不予回應為佳」作結。

  如同張議員所言,在聽證會進行到深夜的最後關頭,南韓檢方便突襲宣布:起訴鄭景心教授。曹國的堂弟,也因為涉及幽靈公司的資金流動問題,在秋夕(中秋)連假期間,遭到緊急逮捕。

  即便如此,文在寅總統仍於兩天後——也就是9月9日——在聽證會報告與表決都還未完成前,強行任命曹國為法務部長。由於南韓為總統制國家,雖然國會能藉聽證會先對內閣人事予以質詢檢驗,但就算議員不予採納,總統最終仍能直接任命。

  南韓保守派因此連續發動反攻,不僅杯葛國會議事,還發動多起場外抗議集會。自由韓國黨代理黨魁黃教安與多名議員,更以「剃光頭」來表達抗爭與拉下曹國的決心。在悲壯「落髮」後,黃教安說道:

  「文在寅總統與其政權,對國民的痛苦不理不睬。他們踐踏國民們的憤怒與抵抗,他們獨善其身與傲慢爆走,毫無停息。對文在寅政權的憲政蹂躪與曹國的司法蹂躪暴行,已到了不能再置之不理的地步了。犯罪者曹國,他為了掩蓋全家不法的問題,以及該政權的爭議質疑,會毫不猶豫厲行司法壟斷。」

  只是,在曹國家人的問題遭受強烈批判的同時,南韓檢方的閃電行動,也嚇壞了不少人。

  月下旬,文總統準備任命曹國,卻又爆發其妻女連串爭議時,由於正逢國會聽證會的準備階段,原本各界預料,檢方應該會等曹國在聽證會上,針對議員的質問先提出初步回應後,再啟動其家人爭議事件的檢驗與搜查。

  但就在聽證會還未確定好日子前,檢方立即大動作,兵分20路,對曹國女兒曾先後就讀的首爾大學釜山大學研究所等多處,展開扣押搜索。而如同先前所提,在聽證會還未結束,檢方在還未傳喚當事人調查的情況下,宣布即刻起訴鄭景心教授。

  考量案件關係人可能會有滅證嫌疑,檢方的閃電大動作,其實具有正當性,甚至也能突顯,面對政府人事周遭的爭議事件,至少文在寅政府當前沒有出現介入的問題,讓檢方得以迅速展開調查。

  但同時也有人批評,過往面對政商勾結貪腐或包括前法務部次長金學義肇下的性侵事件,南韓檢方最初未主動察覺,直到媒體大肆報導多時後,才緩慢啟動調查,甚至從未展開扣押搜索,最後無終而疾,造成許多爭議事件懸而未解。

  如今碰到曹國上任,如此政治性十足的敏感時機,檢方突然雷厲風行,似乎具特定目的——由於曹國剛好就是主張削減檢方權限的舵手,檢方的大動作也引發是要「反撲文在寅政府司法改革」的陰謀論,要藉刁難曹國,給予報復,讓自己既得利益可不受動搖,就此讓檢調改革胎死腹中。

  而在曹國就任部長後,檢方更在9月23日一早,趁曹國出門上班後,妻小還在家中時,直接出動前往其住宅,執行長達11小時的扣押搜索——南韓上演了憲政史上頭一遭,檢方直搗法務部長住處搜索的戲碼。

  而主流媒體——特別是保守派報紙與電視台——連月來「轟炸報導」,持續抖出圍繞著曹國家人的質疑。乍看下,南韓輿論對曹國與文政府似應群情激憤,但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現象。

  「守護曹國、改革檢調!」9月28日,週六晚上,大批南韓民眾手拿黃底黑字標語,聚集在首爾江南地區、大檢察廳與首爾中央地檢所在盤浦大路上,參與聲援曹國以及要求徹底實行檢調改革的示威。在國際媒體將目光聚焦在香港示威同時,南韓也再現人數可劃出連串「波浪舞」的集會人潮。

  事實上,數周之前,首爾市內出現的示威,多為反對曹國的集會。除保守派發動猛攻,就連原本死忠支持進步派、視曹國為偶像的不少南韓青年世代,也因曹敏論文問題,產生相對剝奪感,對曹國大表失望,而走上街頭抗議。

  「反曹國」集會的人數,都落在數百到數千人左右,規模不大卻頗為頻繁;在此同時,文總統支持率也首度出現「否定」高於「肯定」的評價,顯見任命曹國,為進步派政府帶來負面影響。

  然而,走上街頭力挺曹國的群眾規模,讓媒體與社會各界著實嚇了一跳。主辦單位原先預估,參與人數能到10萬「就算了不起」,當晚人潮卻塞滿檢調機關周遭主要幹道上,原本警方只開放單線道示威,最終因人潮湧進,不得不緊急開放雙線道,江南地區從未出現如此大型的示威。

  主辦單位估計聲稱參與人數突破200萬人,數字或有誇大,但從空拍照片看到,盤浦大路上下、周遭多個十字路口,全被擠爆。外界一致認同,這是繼2016年下半年,崔順實「親信干政案」遭揭發、民眾發動要求朴槿惠總統下台的燭光示威後,南韓最驚人的集會規模。

  「沉默多數」突然湧現,參與集會的人,除有單純的「曹粉」、「文粉」集結,對檢方標準不一的搜查,存在極端憂慮,甚至擔憂檢調改革會因此受阻的諸多聲音也同時爆發出來,讓原本因任命曹國陷入危機的文在寅政府,重新獲得推動檢調改革的正當性,進步派的支持者,也得以重新凝聚。

  只是,看到週六在大檢察廳與首爾中央地檢前的示威爆發,會不會也同時激起保守派群眾的警覺,並動員更多人抗議「拚場」?仍待觀察。

  當下,曹國妻女爭議問題,檢方仍在搜查階段。若全身而退,曹國與文在寅政府應可放心,度過這關;若妻子遭起訴,朝野勢必又會有「作為丈夫的法務部長,是否該下台」的爭執,引發新一波政治攻防。結果出爐前,「法務部長家人被檢調調查中」如此微妙的狀態,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分集介紹 https://chiblog.tw/11972

「秘密森林2」探討南韓檢警爭權 網讚神編劇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