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45-548364  

  「殺人者的記憶法」其實是一部不太好寫的電影評論作品,並不是不好看,而是因為太多錯綜複雜的記憶線路,讓你不清楚到底現在的畫面到底是虛構?還是真實?還是遺忘?

  網路上其實有不少的評論,針對這一部片的結構去做分析過,所以若是按造邏輯推理,應該會如同看過首映Ariel Hsu的評論一樣,差不多就雷完了。

  http://www.movier.tw/post.php?SID=133645

  不過我還是想要花點時間來寫,有一部份是即使我看了大雷的評論後,仍舊不懂最後結尾的概念到底是甚麼?如果是個懸念,那麼到底真正的結局是甚麼?尤其聽到韓國有導演版要上映時,我覺得有更多的懸念需要去理解。

  假設有原版的翻譯小說,那該有多好?

  我是因為喜歡金南佶而去看,但是也擔心因為喜歡,會不會容易出戲?畢竟之前是先看了深情搞笑的許任與白痴的張思丁。

  我必須說,結果是兩個男演員演得洽當好處。甚至薛耿求演技好到蓋過全場。在我眼中薛耿求演技已經是神的境界了說(大笑)。劇中每個人都演得很精采,即使如同綠草般的雪炫,也在劇中因為到位與敢演的態度,讓她可以在這麼好的兩個男演員的飆戲下,還可以成為不錯的女主角,已經屬於難能可貴

99045-548366  

(恭喜薛耿求在韓國大鐘電影獎中以不汗黨獲得影帝)

  金南佶其實可以演得更有張力與薛耿求互動,不過金南佶要殺死薛耿求之時他仍是以「泰柱」設定的身分活著,即使演到是真的會讓人想讓「泰柱」他領便當的壞度,並沒有過度或是更囂張的演法,只是單純地想要讓「秉洙」死亡,沒有更多自我辯解的獨白

   金南佶非常到位的演出他劇中的腳色設定:安靜,內向,沉穩

 

99045-548382

 

  我想也不是金南佶演技去襯托了誰,他只是忠於自己腳色設定,但是也因為如此,使薛耿求的「秉洙」帶出來的張力更是明顯。

  獨白的腳色是薛耿求為視角來貫穿整部作品,開場十幾分鐘後,金南佶才上場,但是一點都不減這部戲他存在感的份量。說實在話,如果我不認識金南佶,我還是會喜歡這部戲,因為薛耿求太會演了。另外我也要說佩服導演與編輯,即使在生死交關之處,還會因為某些橋段而讓眾人大爆笑。

  如果他可以吸引裡面的女生信任他,那麼就是他必須是沉穩特質與內斂才是吸引人的:如警察的身分令人安心,所以泰柱才能吸引恩熙成為她的男朋友。

  以金南佶的能力,是可以演主角之類的,但是他為什麼願意演出一個配角?甚至是想讓人殺死他的反派腳色?在南韓是必須要有人脈才有可能被人注意,如宋智孝在running man走紅之前,也因此演出「霜花店:朕的男人」大膽裸露才讓人注意。而金南佶也因為「美人圖」受人注意後,才會有「善德女王」演出的機會。

  「美人圖」撇開一點都不刺激只有極度唯美的床戲以外,就是一部很棒的愛情故事,也因為金南佶演得太好了,才會被注意到。

  推薦金南佶去演「美人圖」的人就是薛耿求。所以可以說如果沒有薛耿求就沒有後來的金南佶。但是跟自己恩人、支柱與至親在記憶法內如此認真的演出互相殺來殺去,殺氣騰騰還真是報答恩情的說(笑瘋)

 

以下大雷,閱讀前請注意。

 

  這部戲極度燒腦的原因,是因為除了真實世界當中的主線故事外,還有好幾條記憶線同時穿插。然而要怎麼分別這些記憶線路的虛假?其實只要主要視角主角秉洙身上時,就變成多種記憶產生的可能性。

  所以只要鏡頭只有泰柱或是恩熙時,這就是真實世界的記憶線。但若有其他有父親秉洙在的地方,都有可能記憶出錯。以這樣的邏輯推理,就不難猜出結局是否會其他可能性。

  常看推理劇,所以當網路上說「兩大殺人魔」對決之類的話,其實已經說了這部戲的過程。所以無論劇情怎麼翻轉,總之兩個都是殺人魔,因此泰柱從來都不是好人,是殺人魔是確定的。

99046-548392  

  但是裡面的人是誰殺的?真實故事記憶線路有哪些?裡面的記憶線路有:

1.真實發生過的線。
2.秉洙非現實虛擬的記憶線。
3.秉洙遺忘掉的線。
4.泰柱刻意製造出來讓秉洙記憶錯亂的線。

  你要從導演拍攝的鏡頭去推論:現在是真實還是記憶錯亂?甚至連秉洙自己推論出來的內容,都有可能是虛假的。

  整部電影的節奏是非常快速,尤其是只有在秉洙獨處的鏡頭時。我想應該也是導演在呈現秉洙自己在釐清自己的記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所以鏡頭是片斷式的錯亂切換。

  但是可以確定一件事情,旁邊人的表情是什麼?這些通常是真實的記憶線索之一。所以若是有導演解釋版,那麼我猜就是「真實世界記憶線」就是導演拍攝這些細節,想要真正呈現的內容(還是帶來更多謎團?),我非常期待。

  因為視角通常是秉洙,所以觀眾可以透過鏡頭很清楚秉洙發生了甚麼事情,其實那場車禍之後,17年後他唯一殺的人是閔泰柱(可能性很大),開始喪失動機就是因為他殺累了,想要遺忘被背叛與小孩不是親生的痛苦。

  但是另外一個年輕殺人魔呢?我開始對他的內心世界起了好奇心。

 

年輕殺人魔的記憶

  為什麼閔泰柱要殺人?在最後的閔泰柱自己自言自語時提起起小時候泰柱母親被父親家暴,然後他想毆打父親時,居然被母親用熨斗打破他的頭部,我推測因為這樣,他會想殺女人。

  但是他會想殺怎麼樣的女人?目前電影兩個都是女高中生,另外好像一個不是,但是這種家暴的因素,為什麼閔泰柱現在才發作開始殺人?他之前有殺過人了嗎?是現在開始殺人嗎?

  電影中,泰柱殺安所長這個男人時說到「我討厭殺男人,因為男人很難死」。從這句話可以推論泰柱一定有殺過男人,然後之後殺了女人後才會有比較值。選擇殺女人也許只是他喜歡權控好控制的人吧!這是被虐者轉成加害者時,會透過加害他人來衍生自己權控一切的象徵。

  因為泰柱是警察,一定學過防身術之類,所以必要他也沒有怕殺男人這類的事情。有一段是秉洙與泰柱的對話中,也只能簡單推理出「泰柱殺他想殺的人」。但是是否與秉洙一樣有選擇性?這個就無法得知了。

99045-548373  

  閔泰柱可以考上警察,就表示他有一定程度的聰明與外表顯現的乖巧性,如劇中很多同事聽到閔泰柱可能是連續殺人魔時,完全無法相信覺得荒唐,就表示他平常的善良與可親是做得很好的。

99045-548379  

  我曾經想過一個可能性,如果秉洙因為疾病遺忘了一些事情,然後後來沒有去追查這些,那是否恩熙是相對安全?其實也有這個可能性,雖然我不覺得泰柱不一定會真的喜歡任何人,但是因為他在警察的世界當中隱藏了很好,要擔任一個好女婿,不是不可能。當然故事不會這樣,但是假設如果因為閔泰柱還活著,那麼也許故事可以另外改寫了。

  假設這個是連續劇,閔泰柱故事是可以發展前傳的,這種真正雙面人的故事我還滿好奇的。

    泰柱是怎麼樣的殺人魔?看了許多美劇當中的殺人魔,他是很經典會戲虐他人的智慧型殺人魔。劇中他有好幾次機會可以殺掉秉洙,但是他沒有,只是慢慢入侵秉洙的生活,甚至選擇纂改了秉洙的記憶而已。

    我想應該是說泰柱看了秉洙的日記後,知道秉洙是誰,也有某部分的認同吧?所以在操弄秉洙記憶的過程中,也許他確實有想過「以女婿」的身分,更進一步近距離觀察敵人,對手,甚至於同伴的秉洙。也許最後還是會殺死對方,甚至利用對方脫罪,但是如同最後一幕時,泰柱與秉洙的對手戲裡,秉洙又失去記憶,泰柱也覺得拿秉洙沒有輒吧?那種無奈的表情,再看泰柱的回應,就可以知道他應該不止一次遇到泰柱這樣反覆的記憶錯亂(笑到肚子痛)

  或者就是因為這樣反覆的記憶救了秉洙,對手沒有被虐的反應讓泰柱失去戲謔的趣味,而放過了他說不一定

     如果有殺人魔相關的搞笑劇,這幕還頗有黑色幽默戲劇效果。假設泰柱成為秉洙的女婿,還真的可以無限次這樣演出。但是最後並不是這樣的場景(除非導演自己想要翻轉)。

  生死只是一瞬間。

  這也讓我想到某種可能性的腦洞大開,但是因為這個戲想細節很困難,也許有二刷時可以試試看這樣的推理。

 

兩個腦傷病人的記憶

  閔泰柱小時候被母親打到的地方有腦傷,雖然在電影當中只有呈現一點點,但是他的腦殼有一些是假殼,所以可以知道他腦傷得非常嚴重。

  推斷被打碎太嚴重,才需要用假殼掩蓋

  「你變成我,我變成你」,推測甚至閔泰柱一些的經驗與秉洙一樣。但閔泰柱如何得知秉洙也是殺人魔?而且跟他一樣是腦傷?從這裡就可以知道其實這時候的泰柱已經看了秉洙的日記了。

  兩個相同腦傷的病人,一個是救動物的獸醫,一個是救人的警察。這兩個職業都是在社會道德層面較高的地方,卻都是殺人魔。腦傷的特質之一就是錯置記憶與性格大變,甚至有人會變成器質性精神病。他們兩個其實都很符合這樣的標準。

99045-548380  

  另外關於秉洙姐姐的記憶錯置問題,應該是車禍之後發生的。

  當他自以為正義的殺了許多的人時,結果遇到自己老婆外遇,而且他是在幫別人養小孩,極大的打擊之下,又加上腦傷所而造成開始錯亂。

  「因為秉洙記得昨天的記憶,會忘記現在幹甚麼」,這是秉洙出現在警察局時,安所長等人陳訴這幾年來所發生的事情。

  如果他記得昨天的事情,卻他忘記最後一個殺的女人,用一個還在活著的姊姊虛設樣貌,來為自己禱告時,就可以知道17年前的車禍是關鍵點。

  另外推斷一件事情就是秉洙應該很放任與疼愛自己的妻女。

  撇開他對妻子的憤怒殺掉她之餘,當他失去這段「背叛」記憶後,對恩熙的愛是可以讓人紅框了眼睛,即使後來恢復了這段「背叛」記憶,他是連自己的命都不管的拼命保護自己女兒。

99045-548381  

  我不相信這樣的人不愛自己的家人。

  推斷秉洙重情線索有兩個:

1.一個是我之前推理的他即使恢復了記憶,知道女兒不是自己的,但是他連死也要維護自己所愛的女兒,可以推斷秉洙非常非常重情。

2.二是電影畫面中秉洙的太太穿得非常漂亮,而且身上有非常地的寶石裝飾,鏡頭還刻意帶到這個飾品,我想除了是要確認這個屍體是秉洙太太的,另外就是這個寶石裝飾有特別的意義。當然這個不會是很便宜的東西啦,那是誰買給秉洙太太呢?可想而知是秉洙,而或秉洙的太太挪用了秉洙的錢。

   為什麼他秉洙會殺掉自己太太?除了外遇以外,應該還有其他東西讓秉洙憤怒,因為姦夫都死了,除非要滅口;但是若是要滅口,不會殺了姦夫後才在殺太太,應該一起殺掉。如果他認為太太是垃圾,電影畫面應該是直接殺掉兩個人,秉洙也沒有機會知道女兒不是自己的。

  沒有這麼快殺死太太,我推理就是秉洙他想聽聽看秉洙的太太怎麼說。至少可以證明他是愛著太太的。

  但是沒有想到這女人直接求死,也沒有饒命,卻希望他不要殺死女兒時,事情才曝光。女人沒有怕去死這件事情,所以可見她愛死者比愛秉洙高,如果沒有料錯,那個小孩應該也是會是死者的。

  其實我想如果秉洙的太太求饒,也許不會死,接下來也許秉洙不會車禍,然後他還在快樂地當著正義殺人魔,成為某方面與閔泰柱一樣隱藏起來的殺人魔。

  因為阿茲海默症的緣故,加上虛擬記憶的腦傷,他裡面其實有兩個自己在戰鬥:一個是十七歲前的自己,一個是殺人魔殺人權控世界的自己。

  即使記憶錯亂,讓他因為兩個自己失控的差點殺死自己女兒,就是有可能女兒要跟男人跑這件事情,讓他引發差點掐死女兒的動作,但是幸好他內在仍存在的美好是白布鞋還沒有沾染前的純真。

  也許他殺人的行為是錯的,但是秉洙殺掉的那些人如果出現在網路上也是會被眾人圍殺的情況,而秉洙只是越過屬於人的道德邊界,殺掉那些他認為已經不是人的垃圾。

  秉洙在他太太背叛前是信任著自己的絕對正義,其實也許秉洙知道他的妻子罪不至死,她是死於秉洙被背叛感與傷痛中,所以他才會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絕對正義,進而產生一個「姐姐沒有死為我的罪祈禱」妄想設定。

  從秉洙對於恩熙隔離可能危險時的絕對霸道,可以猜到即使他寵溺的妻女,如果他的絕對領域被侵犯時,他仍舊會實施最終暴力。

  他覺察了自己內在會成為與他父親相同的腳色,他後來的所有妄想設定與放棄殺其他人,或者就是自己與自己對抗的結果。

  

開放式結尾的記憶,最後一幕到底泰柱死了嗎?

  網路上眾說紛紜,所以我整合了幾種可能性來推理

1.死了,所以最後一幕是秉洙死後的世界,最後只是導演預表某件事情象徵
2.死了,所以最後一幕是秉洙又進入設定「姐姐活著」類似妄想中
3.沒有死,泰柱死了這件事情是秉洙被操弄記憶的結果
4.沒有死,只是重傷而已,殺死的畫面是泰柱自己的想像

  導演在拍攝某些鏡頭時,是有他的含意。所以若我們從最後幾幕來推理泰柱是否有死亡這件事情上,我偏向第四個選項。

  因為我覺得這樣比較符合這個故事的走風,設定中仍後其他可能的設定。

  線索如下:

1. 白布只有一個被抬出來
2.檢察官來詢問秉洙為什麼要殺死泰柱時,也許許多人不懂是甚麼意思,但是恩熙不是還活著?而且一起被救出來,為什麼沒有人去問題原因?而且不是安所長不是也死掉了?
3.秉洙將項鍊裡面的人換成泰柱,就是怕自己忘記他,他原本以為自己女兒來找自己,心裡就心滿意足的,可以帶著自己對女兒的記憶死亡。
4.但是他想起了某件事情,下一幕就是開始時後的畫面
5.閔泰柱沒有死:這是整片的真相

  如果有記憶錯亂的開始,應該是從秉洙在電影當中尿失禁開始那段的記憶,或者就有錯亂了,但是到底過程是甚麼樣?也許也只能等導演版出現才能知道真相了。

      https://www.koreastardaily.com/tc/news/99045

  這片似乎要看第二次以上,也許才能推理出來真正事情的發生經過吧?

感動萬分的一起演出記憶

  薛耿求的演技精湛到,是讓我會起雞皮疙瘩的那種程度,但是有這樣的高手願意跟金南佶演對手戲,其實是我看完電影後除了燒腦的感受以外(當下就想罵髒話了,因為導演最後一幕就推翻了所有前面我認真的推理),我更感動薛耿求這樣的高手對於金南佶肯定的激動,願意放手搏命與他對決。

  如果在這部戲只讓大家覺得那是之前的金南佶,那就演失敗了。金南佶沒有演得殺氣或是可怕的眼神出現,就是因為劇中他本來就是掩蓋這些身分的人,所以即使殺人,他也沒有多少的殺氣。即使是抱貓這張算是萌的畫面,也跟其他壞壞型男人設定或是萌度爆炸的男人,眼神差非常多。

  假設有天金南佶挑戰了類似薛耿求這樣的腳色,那是演技更大突破的一天,我期待著。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社團「金南佶熱血佶思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kimnamgilgroup/

或為「金南佶|熱佶團」按讚,給我們鼓勵

https://www.facebook.com/kimnamgilgrou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