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的語句,若是許久沒有見面的人,開頭也許就會這麼問候你,沒有惡意,但是有時會讓被問的那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起。

  社會化後的自己,也許會回應「還可以」之類的話語,但是相信沒有一個人可以回應你說,我過得很好。

  昨天抬頭仰望天空,正好看到即將離開月亮的地球影兒,看到月亮一點一點的從彎月變成全銀滿月,忽然我在思索著:

  上帝創造這個天地與星辰,難道只是為了小小如同蒼海之一粟中的地球裡的人類?更不用提到億萬人當中的我?

  我賭著閉上眼睛長眠之後,會看到那位又真又活的神。

  雖然我明白自己時常不太將神當成我的主,因為我「最近」的時常,是如此的讓我要咬緊牙關,然後學習用其他娛樂的方式放鬆心情。這有點矛盾的形容詞,不是有困難就依靠神嗎?可我最近卻是需要不太展現軟弱的努力著,不然我的擔憂是會不會自己又不小心失控了起來。

  假設閉上眼睛,啥都沒有,我反而是賺到了安息,至少在死的面前,任何的死亡後的幸福與寂寞都是虛空的;可我不小心贏了,我就贏得了神最終的陪伴,所以我要不要忍耐我自己的眼淚到底,看到那位最有肩膀的耶穌後大哭一場?

  胡思亂想的我,正在想著,這段活著的時間,都是為了那永生的生命練習著嗎?可人類世界有多少花花世界,科技文明?一夕之間歸回為零,雖然這些科技與文明是如此的破壞地球的生態,也使人類藉此敗壞許多人心與自然,不過這樣的生活卻已經是我們的日常,所以「永遠與神同行」的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感覺?畢竟最近要撐著,用力度過,所以已經太久沒有好好的同行說話了。

IMAG4310

  在以前沒有想這麼多的時候,總之單純的可以有人陪伴,可以禱告讀經唱詩就很幸福了,只是咬著牙去面對那種「現在可以成熟面對問題」的遺憾,是因為可以有精力有更多朋友的年輕健康那些少女時期,通通都在依靠主面對隨時崩裂掉的自己。

  那種必須全心依賴主的恐懼,是外人無法了解的:父母不在身邊保護,班上同學無人陪伴你,而你只有神。

  後來發現多靈恩的聖靈充滿語說方言,嘩啦啦的預言等等(沒有看到金粉的說),情緒障礙與恐懼並未太過於減少。當時候並沒有看心理醫生或精神科這樣的流行,所以就這麼靠著神,靠著寫字與書本、音樂與藝術等存活了過來。

  幸好神開啟了網路,漸漸我在網路上找到了一群朋友,我的初戀與摯友,全都在網路上認識的。而我因為讀了社工與神學院的課程,終於明白:

  真理一直都在,在於聖經當中,並不在我的情緒起伏裡面擁有或是失去。

  因此這樣漸漸脫離高低起伏的人生,也開始訓練自己可以在不崩潰的情況下,面對問題。到最近那怕神沒有給我平安的感覺,我依然在風雨中望著神的背影站立。

  只是回過頭去,看到那個弱小與常常歇斯底里的自己,現在的我並沒有比那時候強太多,我卻羨慕了起來那時候的單純與全心依靠。我多出來的,只是神在苦難當中告訴我,祂會永遠在前面引領我,緊盯就會走到底。

  其他要自己努力。

  然後呢?永生呢?「與神同行的永生」呢?我思索起永生的主,如同我在日月潭看到日出時候的感動。我知道我最近一直不願意與主同行,最重要的是我並沒有真正放下,我下意識地讓日月潭太陽升起的創造主與我有距離,是因為我需要硬著頭皮花太多時間讓自己不去想未來。

  那會讓我想到我現在最想要祈禱的項目。

  未來是否有幸福婚姻是我心中最大的苦楚,常常無法禱告出一句話來,畢竟要人家去接受一個快要四十又不太建康的女生,尋求一個真愛是個無現實感的禱告。

  日月潭的日出與奇特的紅月,忽然讓我思索了這個「最近」。

 IMAG4321

  「最近好嗎?」

  我想要問神,雖然我知道祂一直都很好。只是背影看多了,我會想看他的眼睛。

  所以寫到這裡,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會對這句問候語有很深的感受,開始了第一個字的描寫。

  因為那是我心中的主對我問的一句話。

 

  「妳,最近好嗎?」

    我的千言萬語,比不上日出與紅月那雙主的眼睛,而要去更親近主,與主同行,我更知道除了聖經,沒有其他方式可以更好了。

 

  最近,好嗎?」祢的過去,最近與未來的旨意都在聖經裡面,而我的禱告是:

  願祢的旨意在我身上成全,而我可以因為聖經的字句過得更好。

  不是苦楚全消除,也不是從此幸福,只是可以在永恆的月歲當中,學習與祢同行。

  

  「祢,最近好嗎?」

  祢慈愛的笑容讓我明白,我的回轉依靠祢,就是祢最好的最近。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