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高畑勳導演的「輝夜姬」,深刻的覺得這不是給孩子看的動畫,甚至必須要有點懂日本文化的人,才能更較細膩地去理解故事與鏡頭想要表達出來的內容是甚麼。

  如果是原來的竹取物語的故事,輝耀姬本身應該說只是一個禪述一種「天女」下凡後返回天堂的故事,擁有的較多是故事的趣味性與很濃厚的「天人」在凡間的歷練,即使有網路資料說是輝耀姬似乎對於皇帝有些情意,但是因為必須要回去月宮,而無法在一起的傳奇故事,不過那種「人性的味道」是很少的。

  可高畑勳導演將「人」的元素加進去之後輝耀姬多了一段天真無邪的童年與會保護她的男主角捨丸,還有更多日本古時候對於「女子幸福」的定義。

  輝耀姬更是硬多了一個叫做「竹子」姓名生命在當中。

輝夜姬物語 (15)  

  在竹取物語當中,輝耀姬並未離開原來的山上,可在高畑勳導演的「輝夜姬」的故事裡,因為輝耀姬養父對於「女人幸福」的詮釋,讓她離開了無邪的童年,讓女主角住在一個華麗龐大的輝夜姬城堡。

  高畑勳導演花了許多時間去描寫輝耀姬小時候與玩伴的兩小無猜,還有被捨丸保護的經驗,更顯得後來的生活獲得「富裕、高貴、名聲」極大諷刺。

  雖然剛剛到達城堡的輝耀姬是很高興有大房子與好衣服,可當她竹子這個腳色開始減少時,城堡就變成了困住她的一個鳥籠。

  旁白平淡無奇的說著因為輝耀姬被取名字,眾人開宴席三天三夜,然而輝耀姬這時候在做甚麼?就待在那裡一動也不能動。

  輝耀姬命名的宴席當中,有在席的人想要不顧禮節的掀開簾子的去看輝耀姬的美貌時,輝耀姬憤怒地衝出去,直到衝到她小時候的家鄉。

輝夜姬物語 (12)    

  這部動畫十分讓人驚豔的就是在這幕。

輝夜姬物語 (13)

  整部動畫用很傳統的「日本鳥獸戲畫」去呈現故事已經很了不起了,而這幕更是用了線條草書去呈現了女主角極度憤怒的暴衝。

  這時候的輝耀姬,因為與她真正想要追尋的「幸福」與試圖接受父親定義的「幸福」有極大衝突開始,而也使她「天人」能力真正覺醒的開始。我在想那時候衝出去的是真正的「輝耀姬」,只是天人的能力讓她可以瞬間回來原來的地方。

  劇中,與輝耀姬這兩個家鄉與城市所造成不同的女性角色,不斷在輝耀姬體內翻騰。

  在孩童時代,輝耀姬本能地選擇了讓母親扶養,而不是父親,而是否正是印證了最後讓這些需要生離死別的原因?就是父親自以為「女人幸福」的定義。

  而輝耀姬自己想要與現實掙扎之後,她選擇了退讓與忍耐就像她母親一樣,是因慢慢長大成人被教育的過程中,所失落掉的那個「竹子」的腳色。

輝夜姬物語 (11)  

  有段是很諷刺地清楚描寫了輝耀姬真正的內在想法,就是石作皇子告白那段,輝耀姬其實已經被石作皇子說動,很可能會跟他跑了,若不是石作皇子母親出現,輝耀姬就被騙了。

  諷刺的是石作皇子說出了她的心聲,也在這裡看到她真正的奢望: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然後有人保護。

  然後她遇到了捨丸被打她無力而救,然後石上中納言死於非命。之後她就將一切硬建起來虛幻的奢望整個打壞,認為想要幸福的她是不祥之人。

  竹取物語在寫這段是很詼諧的,並未強調任何的悲劇,只是得不到輝耀姬的遺憾,可高畑勳導演卻將這段的悲傷更是強化了。

  直到決定生離死別的決定者皇帝出現之後,皇帝直衝輝耀姬要硬上,輝耀姬這時候才想起來所有她來到地球的所有事情(能力覺醒?),然後她也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與不想要的,但是所有的東西都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她已經不想要再留下來這裡了。

  想要讓自己擁有幸福到底是否有錯?竹取物語的女主角是因為罪而被貶到人間,可高畑勳導演的「輝夜姬」卻是個挑戰禁忌之地的月宮女子,她說來到這裡的原因,就是想要「活著」。

  因為要活著而妥協?還是因為要活著而挑戰?輝耀姬最後就是在這兩個課題當中崩解掉,原因是她遇到她知道以「人」的力量已經無法抗拒的權勢。

  某方面來說是她的能力不得不覺醒的:可這是不是一種「想要離世」的決定呢?

  故事當中,都是很隱諱地提到「性別與性」的元素,日本古時候的這種議題,動畫當中很坦然地畫出女性的乳房與小男生的下體,另外就是至少輝耀姬小時候是沒有穿褲子的。所以若是依照原著來看,皇帝直衝輝耀姬房間要硬上的時候,是故事的最高潮,然後以女主角忽然消失讓皇帝撲不到而結束,最後回到月宮。

  可高畑勳導演卻在這個後面加了一段輝耀姬與男主角捨丸在空中飛來飛去的橋段,讓人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的相遇與結束。

  我不免在這段細細的思想假設高畑勳導演是很喜歡用畫面說故事,很多東西不喜歡明講,我實在很難只是覺得他們只是在那裡飛來飛去而已。

  捨丸其實是有家庭的,但是當他遇到輝耀姬到他旁邊的時候,他仍舊是他的捨丸哥哥,選擇保護了她,要與她一起逃跑,我真正覺得後面那段飛來飛去,在故事當中其實是很突兀的表現方式,所以是否是高畑勳導演用很隱諱的表示「水乳交融的性」呢?我不清楚,但是至少可以確定是當時候他們兩個確實是在一起的「飛來飛去」。

  我會這麼想是因為這個「飛來飛去」結束的很突兀,因為女主角掉入水裡,濺起高高的水柱,然後男主角夢醒回到現實。

  如果女主角想要的幸福其實已經很明確了,我想若是因為尺度與文學表現的程度是種手法,這段不是在描寫「在一起的性」,我會極度懷疑前面鋪成「女人幸福定義」,是種白費。

輝夜姬物語 (1)  

  當然要說是種自由自在不被拘束也是可以,而或其實若是以「死亡」的議題來看這場飛翔,這或許是輝耀姬離世前的告別。可是越是這樣,我越想是這種腦補過後的遺憾補償。

  因為我自己是女性,跟我一同去看的男生居然只是放在最後接走輝耀姬的月王很像佛陀(這是種惡搞嗎?),還有配樂有很明顯的不協調,而我卻是糾結在最後沒有一個人為此「幸福」而努力存在,甚至最後是遺忘。

  所以這是種至少是一種遺憾當中最少的補償。

  假設捨丸真的可以將輝耀姬留下來會怎麼樣?還有當初若是輝耀姬有去救被打的捨丸會怎麼樣?退到最初,如果他們沒有離開山上又會怎麼樣?

  也許竹取就不在是竹取了,而這部故事的悲傷就不會這麼的強化了,而最後輝耀姬即使遺忘了仍會流淚的回眸,就不會這麼讓我震撼了。

  真的無法挽回嗎?這樣的悲劇看似是輝耀姬的父親一昧的盲目追求的名利與「女人的幸福定義」,可這不是當時候的女性悲哀?

  女人不可以大笑亂跑等等,女人要越早結婚越好,女人要找到好人家就是幸福。總之是直接抹煞了女人任何的地位與想法,所以輝耀姬與竹子這兩個角色的掙扎,何嘗不是輝耀姬對那個時代的人對女性定位的一種反應?

  所以原來的故事對於輝耀姬最後返回是「天人回天庭」,高畑勳導演的輝耀姬對於「天人回天庭」的定義卻不是單純只是這樣而已,無情的隔離,我找不到任何網路評論的對此的定論。

  滿心疑惑的我卻有種感受,如果當皇帝想要硬上她,她無法反抗的那時候,其實她就想死了,假設回天庭是種隔離,未嘗不是種「尋死」的念頭?

  當幾個重要的大臣皇子來跟輝耀姬求愛,他們剛剛開始用了寶物說了許多他們對於輝耀姬喜愛的比喻,然後輝耀姬請他們找出這些寶物來表示自己對輝耀姬真正的喜愛。

  竹取物語的文學含意是有的,所以我更想了解當高畑勳導演用了竹取物語的元素,說出了另一種已經不是竹取物語文字要表達的內容之後。

   那麼如同輝耀姬要找出真實的寶物,而高畑勳導演到底想要要表達甚麼?

  我很想找到高手來評析這部動畫,然後我自己再好好地寫一次動漫評論呀。

    以我目前可以理解與聯想的大致如此,但是是否就是高畑勳導演想要表現的?我想也只能等她的dvd出來後再看一次了。

ps:

終於在網路上找到一篇比較好對於動畫畫面的評論了,感動中,也用了一些部落客的圖片

 http://3pigsforest.blogspot.tw/2013/11/kaguya-hime.html

  另外也在同樣痞客邦中找到一篇好的文章,然後再次印證我所看到的東西,也有人感受到相類似的部分

http://www.7headlines.com/article/show/46911967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