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量,在於愛情的存在感,與誠實面對自我的內在聲音,我相信你跟我都可以做到,因為真正的伯樂也許不在你身旁,但是一定在你心中與背後,成為力量。 

沒有想到這陣子還是多事之秋。無論是金曲獎的走音,還是一場商演的風波,都帶出了「命硬」的林小嘉的態度與不逃避。

相同的時間點,當我面對我生命當中的多事之秋,也只能用「命硬」這句話來形容自己。

原本安排好的行程,星期六上台北參加金曲獎與台北的簽唱會,都因為媽忽然從南部上來而打亂了。星期六的金曲獎沒有辦法,是因為已經賣票,所以花錢的東西,兩個妹妹也只有來,而星期日卻是衝突的開始。

10
點的集合時間已經慢慢的到了。我妹問我說,今天的簽唱會可以不要去了好嗎?我說不行。

「我跟朋友約好的,跟他們聚完後,他就要去國外了。」這是給我媽的藉口。

我妹就在我媽出去房間門後,開罵了。說,其實她也不高興媽媽忽然衝上台北,但是因為媽來了,所以他把行程推掉了,

我說我已經說要去了,所以不能不去。

「我不反對你去追尋自己的喜歡,但是媽都來了,你居然要去看一個連你是誰都不知道的人。」

他連你是誰都不知道,這句話撕裂了我的心,我沒有說一句話。

如果是其他人,我會笑笑的就過去了,但是,她是我妹,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人呀。

「我們都很孤單,希望有人陪伴,但是什麼的輕重緩急,你應該可以抉擇。」

我沒有說話,趴在床上,然後開始流淚。

因為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我該說什麼?我該說什麼?不是想解釋,不是要為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我怎麼解釋我想去看宥嘉的心情?不能解釋,無法解釋。

後來我選擇誠實的跟媽媽說,要不要到火車站那裡逛街,或是聽宥嘉的演唱。媽笑笑的沒有正面回答,但是我知道這樣子做,至少讓一切都臺面化。

陪伴了媽媽與妹去外面走動,當中老妹其實一直在想話題跟我聊。直到
1230,我仍選擇離開。

直到現場才知道金曲獎的事情。

然後聽到宥嘉的認真與解釋,然後面對雨生這首「天天想你」的態度,我釋懷了。

愛你的那一個,傷你的那一個,誰才是你愛情中的伯樂?也許兩個都是,兩個都離你這麼近,但是距離都這麼遠。只是我生命當中有了這兩個人,才有了重量,有了活著的價值。

也就是宥嘉這種態度與誠實,讓我明白了為什麼要來聽他唱歌與說話。

回到家中,我跟我妹說了我跟宥嘉的故事,那個帶來幸福的故事,雖然因為哭泣說得很不清楚,但是我明白了她,她也明白了我。

她希望我不要用這樣子的「追星」,逃避自己對愛情的態度。我知道我不是,但是現實當中我需要一個聲音的靠岸。一個可以給我力量說出我內心聲音的音樂與人。

回到新竹的途中,我不斷的聽著伯樂,然後淚流滿面。因為雖然不明白何時真的會出現愛情當中的伯樂,也許此生都不會有吧!因為對我而言太難了,但是我仍然可以靠著那音樂帶來的力量,讓我可以做自己,愛自己。

其實這幾天我因為我媽媽的不愛惜自己而崩潰。開完刀的她,半年以上不能做家事,但是她回到新竹的家中,因為潔癖的個性,開始拼命做,我怎麼喊,她就是不停下來。

我們怕她又倒下來,所以她的行為變成我們壓力來源。

於是我崩潰了。

但是潰的不夠徹底,所以在一絲的理智中,我還是陪伴著媽媽,上傳宥嘉的影片,處理壞掉不能吹的冷氣。只是心中的傷痕,在面對誠實的自己,我需要不再多想。

也許我對宥嘉的聲音與歌聲習慣了,上癮了,所以他成為我內心很深處的說話。像是祈禱般,觸碰著那份孤寂與幸福,在現實社會當中,成為我站著而且可以愛著自己的力氣。

即使是我最親的人,我的家人在最遠之處,所以在我哭泣之時,仍不會在我身旁立即擁抱我。所以即時性的,幾乎每天聽著宥嘉的音樂,那真誠的聲音,像是親愛的家人般,給了我最無私的擁抱。讓我
即使在崩潰,我仍可以帶著自己最真誠的心去愛。

我知道,宥嘉也許一輩子都不會知道我是誰。但是知道我是誰的人又如何?在尋尋覓覓中,我也不會是他們的第一人選。我媽最愛的那個人不是我;我所愛的男孩,最愛的人也不是我。所以我可以最愛我自己,因為我知道除了宥嘉的音樂可以陪伴我一輩子外,還有上帝的愛可以陪伴我。

也許愛對我來說「很痛」,但是因為我有音樂與上帝,還有我自己,所以我仍可以快樂。然後這些神秘嘉賓,可以讓我自己的生命,即使在痛楚中,都可以向前流動。

那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事實。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