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喜歡鋼鍊的人有很多,不過大部的人都只看到鋼鍊裡面的好笑,當然有不少人會看到愛德與阿爾兄弟 情深的部分。如果要寫鋼鍊的評論,是有很多很深的東西可以去探討,並不是只有這兩部份可以寫, 有很多人性深刻黑暗與軟弱刻畫:並不是正義必勝,更不是說維護正義的主角們,就一定不會犯下錯 誤;壞人與好人定義只是取決於,當他們面對他們最深處的慾望,如果是錯誤與罪惡的後果,他們的反應是順從慾望?還是彌補錯誤?這也就是我看了鋼鍊動畫版之後,再次提筆的因素。

怎麼去定義這部作品?之前已經寫過對這部漫畫喜歡的地方在於雙主角制的,卻沒有一絲削弱兩個主角的位子與戲份,所以現在若是要寫,當然要挑不同點切入去寫。

很多人看鋼鏈是看他的好笑與全新的故事世界,現實的殘酷雖然常常在這當中出現,但是往往被動人與幽默的情結給打淡些。動畫與漫畫雖然是兩種不同的情結背景,但是也算是平行世界。

動漫中,我會喜歡的動畫或是漫畫,往往跟男女之情多多少少會有關係,但是純粹只是談親情,而且這麼深刻的,除了早期的「天才寶貝」外,會讓我深深喜愛的就屬於「鋼之鍊金術師」了。

動畫,真實的平行世界


我要說的是動畫。

「如果你的噩夢這麼真實,你該怎麼辦?」失去媽媽,失去自己的手與腳,然後讓自己的弟弟失去身體,為什麼要活下去?看到愛德華與阿爾當中那種因為在乎,而讓自己活下去的悲傷,我是有很深很深的體驗。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這麼搞笑的緣故,因為不繼續笑,他們會想起自己的悲傷。這是動畫,但對我來說卻是這麼真實,因為我也失去過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為什麼要活下去?因為不活下來,那麼失去的東西就沒有意義了。

我很少會看讓我自己痛的東西,但是卻可以這麼自然的接受了這對兄弟。他們頑固的追求一個可能不會實現的願望,卻不自私或六親不認。雖然他們跟當中的人造人一樣,都在追求賢者之石,即使可能會在絕望之處有迷惘(阿爾被捉,愛德被逼差點殺掉一群人),但是卻不迷失。

有人會認為他們會常常碰到貴人,或者也說,是因為他們常常成為弱小者的貴人。他們不會因為自己的悲傷而怨天尤人,只是腳踏實地的去走每一步。

「你不是有兩隻腳,就向前走,不就好了?」愛德對羅賽如此說。對於一個被打破幻想面對現實的殘酷,他只回答說「用雙腳向前走」。

沒有道歉,沒有大道理,但是人生不就是如此?也許有許多不可以承受的現實,會讓人感受到這麼大的痛苦。愛力克兄弟並沒有「唯我正義」,給一個痛苦的人什麼同理心對待。就像女王的教室中的阿久津老師,在那些提倡愛的教育眾老師面前,阿久津老師只讓孩子們面對了最現實的社會。誰對?現實是最痛最難受,但是當你真的若是能夠活下來時,就是真的活著了。

「有些時候擁有最大勇氣的人,是努力活下去的人」愛德用生命告訴羅賽這個道理。

在動畫中,其實在傳述的不是等值交換的這個東西,而且一直不斷用一些不公平的事情說「世界上沒有等值的交換」,而且換到的是否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到最後,所謂的等值是自己願意放棄的東西。「等值交換」,艾德兄弟為了其他人放棄了許多東西,但是同時也得到當中很多人如親人般的守候。

無論是羅依或是休斯,在我眼中,都是愛力克兄弟的父母或是兄長。其實大家都忘記一件事情,愛力克兄弟再怎麼厲害,他們也都只是個孩子。所以休斯死掉的時候,我哭的很慘很慘,因為我可以明白休斯對愛力克兄弟的不捨與疼惜,還有愛力克兄弟對休斯的那種如父親般的依戀。

那集最後,一片黑幕,沒有以往華麗的片尾曲,如同喪禮般的為休斯哀悼,然後我開始像是失去自己親人般的痛哭。即使我已經知道他的故事,但是我可以感覺的出來,動畫中的表意,已經讓休斯永遠活在我與愛力克兄弟心中。

雖然對愛力克兄弟最照顧的人,應該是算阿姆斯壯。不過阿姆斯壯對人好是天生會發生的事情,但像是愛德華成熟社會化版的羅伊,互看不順眼的兩個人,對對方了解到像是鏡子內外人一樣,但卻彼此厭惡。不過其實所有人都明白,羅伊像是繼承休斯的遺志,持續的照顧著兩兄弟。

「為什麼你們要做這樣子的事情,不告訴我!」在倒數幾集中,羅伊對著為了賢者之石做出可怕決定的愛力克兄弟大吼,他很生氣,因為在生命危險之際,這兩兄弟完全沒有想到要依賴他。可以說愛力克兄弟不想依賴羅伊嗎?我想一點都不是,因為他們兩個也重視羅伊,所以從不想拖累羅伊他們,到了最後決定跟羅伊他們一起戰鬥。

「信任除了可以把背後交給他以外,有些時候是可以跟他死在一起。」

當艾德華在現實世界中看到普來德大總統相似的猶太人,愛德華第一個想到還在地下室跟大總統對戰的羅伊。當艾德回到自己的世界時候,心死的羅伊也活過來了。我想羅伊除了因為對戰爭傷害的自責而退縮外,讓愛德與阿爾兄弟分隔兩地,也是他自責的一部分。

最後我要說的是,如果沒有羅伊甚至休斯這樣子「兄長或父親」的守候,愛德與阿爾無法走下去。就像如同母親般溫暖的溫莉與洛克貝爾老奶奶,是愛力克兄弟他們心中最美也是最痛回憶的「家」。家他們燒掉了,所以其實最後劇場版這樣子處理,就像是他們對自己的家處理一樣,沒有了,但是永留在愛力克兄弟他們心中。

我想在OVA版中,出現三個可愛的小時候版的阿爾,愛德與溫莉,到現實世界的日本找一百多歲的艾德爺爺。你要說是不是這分深情的親情與愛情,在他們兩兄弟努力活下去的世界當中,延續下去?我深深的相信著,他們一定在某個平行世界的角落當中,再次找他們的家與家人。

永遠征服不了的欲望


鋼鍊的香巴拉是讓我十分激賞的一部動畫,因為他扭轉了我長年以來的習慣。基本上我看漫畫改編的動畫,還是會以漫畫的故事世界觀為主軸,然後認為動畫若是有穿插的一些想法,是另外加進去的,所以雖然我會去看,但是卻不會真心的認為這是原來的世界。

這就像我看鋼鍊動畫的感覺,因為我覺得她跟動畫差太多了,所以後面的時候,我其實不太想看了,因為我是「原著至上」的人,感覺到不同時,基本上我接受的機會不高。但是等我看完香巴拉之後,我居然開始想重新去看動畫:因為我想了解動畫的世界觀是怎麼樣?也就是說,雖然動畫電視版與電影版的世界觀與漫畫幾乎不同了,但是我卻因為劇場版的緣故,接受了雖然與漫畫版不太相同的世界。像與人造人總統相似的猶太人在德國世界當中所說的,也許平行世界裡面會有另外一個我,但是卻是無惡不做的人,我想我是接受了這個想法。(
因為這個主題是提親情,所以有空的時候再補充關於慾望的部份


似曾相識的虛幻


看到愛德與阿爾馮斯在德國的路上開車,還有愛德的表情,我忽然有種很揪心的心痛。因為在片頭中的愛德,是無論多大困難殘酷的環境內,他還是可以惡搞,以樂觀面對這個世界。但在德國內的這個愛德,他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即使他邊坐的人跟他弟弟如何的相似之人,他也沒有了這一切。

看到一個又一個熟悉的人,出現在自己生活中,但卻真實的像是噩夢般的難受。愛德仍然選擇活下去,因為如同他相信著有一天可以看到弟弟的可能性,阿爾也這樣相信著。但是即使這樣,痛仍然讓他們刻骨銘心。

這時候愛德身旁沒有了弟弟阿爾,沒有了羅伊他們,雖然有許多讓他熟悉的面孔,但是人面桃花,這裡沒有一個人真正了解他。

阿爾呢?等值交換之下,他失去了最要的記憶,也失去了所以關懷他的人信任與支持。沒有了哥哥愛德,與其他家人。

什麼讓他們活下去?他們仍然是用他們的雙腳,去走這微乎其微的相遇。

「即使這樣,我仍然相信著,有一天我會看到哥哥。」一片空白的阿爾終於看到了哥哥。但是隨即面臨要與哥哥分隔的情景。這是多痛的決定,愛德好不容易看到眾人,卻又決定要離開,相當於天人永隔。

「只要大家都好好活著,就好了」我想這時的愛德已經沒有任何的奢求,分隔讓他學會更多的珍惜,當然包含失去更多的「等價交換」:再也看不到溫莉,羅伊等人,還有最重要的弟弟阿爾。

但是他是做了。

看到這裡,我幾乎心碎了,因為我可以體會到愛德與阿爾做了多少的夢,希望可以繼續生活在一起。只是小小的夢想,有個家人,都是如此的奢侈。

平凡?夢幻?


寫到這裡,其實完全沒有提到愛德與阿爾真正的爸爸與媽媽,是有原因的。雖說鋼練的故事可以說是始於愛力克兄弟母親的死,也終於他們父親的死,但是他們兩個只是算是給於他們兄弟兩個較多生命元素而已,他們兩個都不算是好的守護者。

感覺上好像是因為是要守候他們兩兄弟,一個病死,一個為了愛德而死。但是真的這樣子嗎?

「未來的痛苦,有現在的歡樂」電影影子大地中,魯益師愛上JOY時候,JOY已經得了癌症,可以說他們全然愛,是造就了魯益師他失去JOY更深的痛。但是至少他們是知道現實的,而愛力克兄弟母親並不是這樣。感覺上是母親全然的愛,讓他們兩兄弟無憂無慮,但是其實母親的愛不是全然的,因為她心中痛並沒有跟自己孩子一起承擔,丈夫離去的絕望讓她漸漸失去健康。

當然有人會說,那是因為孩子還小,所以不想讓他們承擔這些,但是逞強不分擔的結果,就是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愛力克兄弟。馮‧霍恩海姆呢?因不希望讓妻子看見開始腐爛的身體,所以便離她而去?他知不 知道自己妻子的個性,是否可以承擔這種失去?

奢求小小的平凡中,愛德有很多對自己的不原諒,對無法承擔母親的痛;弟弟身體失去的痛…然後父親又為了自己自殘的痛…好多已經說不清楚的擔子。我真的很心疼他們,因為他們兩個其實只是個小孩,因為父母的一個決定,讓他們必須面對這麼多撕裂的生離死別。

「對不起,阿爾,我必須把這些事情做個了結。」愛德笑笑的用練成陣,把他與自己切割出去。羅伊壓著阿爾,讓愛德做了這個舉動。因不希望這個他在乎的世界被破壞掉,所以便離阿爾而去?他知不知道自己弟弟的個性,是否可以承擔這種失去?果真愛德是馮‧霍恩海姆的孩子,做了與他相同的事情。

不過我在此感謝上蒼(好像應該感謝水島?),因為阿爾不是他們母親,他沒有默默的就接受自己在乎的親人離去。他瞞過愛德?(我很懷疑羅伊是故意這麼幫他們的),跳到真實世界當中,與自己的哥哥到相會。

如果愛力克兄弟的母親,當初有出去找馮‧霍恩海姆,會不會有不同的故事?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可以知道為所愛的人,除了可以用自己身上的價值去「等值交換」親人的幸福外,相信親人也相信自己,努力去捉住那一絲真實的虛幻,是讓自己活下去的動力。

至少愛力克兄弟終於得到他們該有的幸福了,平平淡淡的相處活下去,如此而已。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