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那種一閃而過的求死意圖,而且停留整個晚上。

她趁我不在的時候,在我房間內噴灑了殺蟲劑,因為她認為我房間內有跳蚤。但是我房間內有沒有,我沒有感覺(因為我不是敏感體質),不過我的兩隻貓咪卻是在房間內。那是會殺死蟲子,當然會殺死貓咪,她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點。我知道她的敏感體質,讓她氣極的情況下做這件事情。

進到房間內,我聞到刺鼻的味道,還有兩隻活蹦亂亂跳的貓。他們是沒有事情,不過我卻失控了。如果他們兩個小朋友怎麼樣,我該怎麼去面對她?我的摯愛殺死我的摯愛?

我也氣壞了,但是小朋友有沒有中毒還是要處理,我冷靜想到處理的方式。打電話去問她,她哪時候做的事情?她回答說是早上噴灑的,我說,你知不知道這樣子貓咪會死掉?她回答不然你不要養貓?我開始有計畫性的假哭,演戲給她知道我真的很著急,然後她一直你再哭什麼?最後用神經病這幾個字結束通話。

我馬上停止假哭,因為只有天知道我這時候不能哭或是失控,其實心已經痛到不知道怎麼辦,不過該還是要帶小朋友去看醫生。

跟醫生說明了情況,他也快昏倒,直說怎麼會有人這樣子?醫生問我貓咪有沒有口吐白沫。他們很活潑,沒有事情,醫生就說還好,不過已經傷到肝臟,還是要吃藥。

拿了藥,回到家中,我看到她。她問貓咪死了嗎?我回答,他們是真的差點死掉,也許她沒有聽清楚,也不敢去房間看貓咪的情況,整個晚上我沒有再跟她說話。

我餵完兩個小朋友藥劑後,才開始真的開始哭。

想死的念頭是這個時候出現的。很累,我想不出來什麼東西可以讓我留下來。我想不出來,多少人會為我的死哭泣。一邊哭,一邊想像我跳下去後的每件事情的結果,還有每個人的表情。我想若不是因為我發燒,不舒服到沒有力氣,也許我真的會去開窗戶也說不一定。

其實在這個時候,學諮商的我,我可以意識到她的抱歉與著急,我也知道她不會道歉,只會用她的方式表示在乎。我知道她愛我,所以我更難過,因為即使我知道她為什麼這樣子?也不怪她,但是若是這個至愛殺死了這個摯愛,我會為兩個摯愛多痛?我不知道...

我已經知道我自己什麼東西都是親人,朋友的次要選擇,所以本來很期待可以跟她好好相處,卻被我們一手破壞掉。難道愛對我而言,到頭來都只是痛嗎?

很痛,痛著去洗個澡;痛著上床睡覺;痛著去上班,還痛著鼓勵有躁鬱症的個案,可以愛自己...直到痛到沒有感覺。

我告訴我的個案說,不要放棄自己,無論怎麼樣的情況,都不要放棄,甚至連不要放棄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也不要放棄。也許這句話是對她說,也是對我的靈魂說的。

我想死,但是仍活著,不過我那份在乎的天真,確實已經死了。活著的是明天,活著是必須要去做的該做的事情,必須要去照顧我在乎的人,但是脽會在乎我?我沒有答案。

如果我有答案,我才能安然的死去,不然連死,我都不敢想...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