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家人的定義是:無論你發生何事,變成怎麼樣的一個人,他都會在哪裡等你。

 

  已經四十多的我,有幸是我親生的血緣家人及姻親家人,雖然大家都有各自的缺點,但是都還沒有發生過社會版上,那些冷漠的遺棄與爭奪。反而有時是因為價值不同的相處模式而彼此「討論」厲害一點,有時是很無聊透頂的點在堅持己見,誰不該付出太多而搶當頭。 

 

  另外一種家人,就是後來認識的至親好友。

 

  耶穌是我的至親家人;貓小孩們是我的至親家人;當然,我們相伴十多年的宥嘉也是我的至親家人。

 

  其他只有少數認識十多年以上的好友,才會類似至親家人。

 

  很多事情我一直卡中間,不上不下。當然相同跟許多人相處也是如此。習慣性去付出某部分就是因為很久以前被冷落慣了,所以與其有機會讓人冷落我,還不如主動去變成人家的朋友。但是我提到的三種非血緣或姻緣而成的關係,卻是在我生命當中成為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也許就是他們都不可能拒絕我,呼喊他們成為「家人」就變成我如同呼吸般的存在。

 

  也就是說沒了是會呼吸困難的,甚至是無法呼吸。

d3255273

(林宥嘉跟幸運的歌迷一起用餐)

 

於宥嘉

 

  怎麼比較重要性?血緣或姻緣的家人一定是第一優先,再來是上帝的事,貓咪的事,最後是宥嘉與其他至親的事情。其他事情固然很重要,但是我做其他事情若放下他們,我會遺憾一輩子。如假設我家的貓小孩都還沒有脫離險境,那麼我也不會去任何地方,因為那是我的命。

 

  所以我好不容易求來的演唱會門票,為了貓小孩我可以賣掉,這是順序的問題,即使我知道我會之後哭很慘,但是我不會後悔。

 

  不過這時有神秘的至友,願意贊助我去看宥嘉,問我要不要去?在貓咪脫離險境時,其實我就已經考慮要衝,但是當時已經答應要賣給人家不能食言,所以那時仍舊要賣給對方。現在有人要幫我,我去嗎?其實我知道我很多的傷痕都是因為林宥嘉的歌聲而獲得醫治,我的未來快樂與幸福建立也是因為林宥嘉這個人歌聲帶給我的力量。

 

  考慮不到一秒,我就答應了。

 

  林宥嘉會是我誰?一個已經結婚有小孩的歌手,一年到頭可能看不到一次面,他好不好不差你一張票。但是在他剛剛開始時,為了讓知道有人支持他,即使全身上下只剩三千到月底,還是衝他的簽唱會。所以這十幾年中他默默的看了我的部落格,支持了我當年渡過癌症的難關時他很高興,即使多年沒有見面,仍然記得我是誰。

 

  值得嗎?一個已經上千萬歌迷的他,仍舊記得你,不值得嗎?所以衝高雄的演唱會中,我找回了我的眼淚,我對他的想念,我一直堅持不放棄下的脆弱,還有對於上帝的信心。

 

  他對於家人的重視,視同我們就是他的至親,希望照顧了我們的需要。就容我任性去愛這個家人,希望他幸福與他希望我們幸福一樣的。

 

  幸好我去了。

d3255116  

  說難聽一點,比我年紀小的「弟弟」,能夠貼近入我心中只有少少數幾個。而林宥嘉這個弟弟是其中一名。

 

  這個弟弟能用歌聲療癒你,能用貼心記住你。

 

     以前他不容易出口的愛,因為他的成家立業而成熟到可以表達,如同我對他的愛可以一直支持我往前衝,甚至光明正大的說「弟弟我愛你!」之類的。

 

    因為彼此相愛而有力量可以追尋自己的夢想。加油!宥嘉,姐姐愛你!願上帝祝福你們一家。

 

於貓小孩

 

  緊張的過程因為在臉書上說過,所以就不重複了。

 

  我只說心路歷程這段。

 

  Luffy住的病房就在妹妹住的隔壁,然後妹妹從此就沒有回家。所以種銘印下來的恐懼刻劃在心中,所以Luffy住的第一天,我就發抖抱著她哭,第二天下午就請假去陪她。

 

  不斷說服自己的是「沒有這麼嚴重,沒有所為的如果...」

 

  還好奇蹟式的很快地找到原因,在之前我抱著她哭的時候,那時我清楚地聽到耶穌說「你會帶她回家,完成之前沒有完成的遺憾」。

 

  真的嗎?這是我的疑惑,也許是我的心理作用,但是慢慢地,這個奇蹟就發生了。

 

  其實那段妹妹住院時候的痛苦是很煎熬的過程,所以在Luffy住院時間我很快地想辦法讓自己睡、吃與玩遊戲、工作,是那段時間下訓練出來的結果,但是我其實是怕到全身發抖的狀態,想辦法不去想「如果...」這件事情。

 

  生命在耶穌的手上,所以死亡離世的妹妹也在耶穌手上,只是我還是怕還是抖,還是對未知的結果硬撐著,所以我賣掉了最我珍貴的演唱會的票,然後去面對最後的結果怎麼樣。

 

  後來就是最棒的奇蹟就發生了,無論是Luffy的,還是跟宥嘉的。

 

  如果Luffy仍在住院,我不可能去年會;但是因為Luffy出院花太多錢,所以才會賣掉演唱會的票,但是至少時間上我會跑台北,是因為台北比較近,這樣可以回家照顧Luffy,所以才會去年會,而本來就預計星期六下午去另外一個台北的聚會,所以衝三個地方本來就是預定好的,只是能去高雄本身是個奇蹟罷了!

 

  妹妹的安息曲,在宥嘉的演唱會上其實都有唱到,只是那時候還沒有「哈吉」的「我夢見你夢見我」。我謝謝KIKI這麼愛哈吉,也讓宥嘉因為這樣決定要照顧KIKI一輩子,這樣愛彼此的愛情安慰了我。

 

  因為那個大大螢幕上跑來跑去的「哈吉」,讓我覺得妹妹也在跑來跑去演出MV的感覺。然後讓我哭得唏哩嘩啦後的「不說」,讓我甜蜜了宥嘉的甜蜜,感動於這份愛情下的溫柔。即使也許宥嘉並不是跟我表達那種「不說」,但是生命當中的幸福就是用音樂與分享,讓這份幸福可以滲到真正愛宥嘉的人心中。

 

  終於可以帶著自己貓女兒回家這件事情...對,因為這樣,我終於可以跟天上貓女兒妹妹說,媽媽現在很幸福,我終於原諒了我自己。

 

於兒女

 

  因為知道了愛時,愛已經離開了自己。那種的捨不得在妹妹離世時,我心中開始總是少掉了做父母或是做兒女的全部。當然有一部分總是覺得「應該更努力做什麼,才能獲得什麼」

 

  我是誰?我是誰的誰?誰是我的誰?基督徒、天父的女兒、人子、人母、助人者...這幾種角色就是忙碌著,然後空虛著。去年多了一個作家的身分,也只是讓自己更忙碌,但是汲汲營營的過程中,我希望是誰給我肯定?

 

  直到盈沼哥的演講,才讓我獲得「兒女名分」的那種感動,然後忽然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真的是上帝的兒女,尤其這陣子發生的事情,讓我感觸更深。

 

  爸爸是什麼?那種樣貌是怎麼樣?原來我一直被上帝記住我是他的女兒,而我現在也可以正正經經的說,對,我是阿爸父的女兒

 

  如果我愛貓小孩是這麼深刻,那麼阿爸父愛我的深刻就是這麼的摯愛。而綿延而細長父母對我的愛,雖然夾雜的許多這麼多年來刻劃下來的痕跡,但是那些的擁有讓我現在我的心開始跳與感受到我可以擁有愛情而感動著。

 

  這些家人的感覺是一場演唱會,一場「兒女的名分」的演講與一次住院後奇蹟產生的結果,而我品味著我擁有家人那種幸福與肯定,一輩子為自己也為他們加油!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