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12346328622.jpg  
《奇異博士》上映沒多久,緊接著2017年年初《福爾摩斯》第四季也即將重回銀幕。我們將專訪班乃迪克,聽他詳述化身「奇異博士」的經歷,以及暢談改變他人生的時刻。去年,班奈迪克和妻子蘇菲杭特喜獲麟兒,目前正準備迎接第二胎,來聽聽他說當爸後的生活!

翻譯/A.L.  Text/ Interview Photo/ internet 

班奈迪克·康柏拜區是這個星球上最性感的演員,所以他接到漫威電影宇宙的邀請是理所當然的事。這位飾演福爾摩斯一舉成名的英國演員,在漫威最新的超狂漫畫電影《奇異博士》裡飾演「史傳奇(Strange)」。這部由史考特德瑞森執導的電影,講述一位世界知名的神經外科醫師─史蒂芬史傳奇博士,遭遇駭人的車禍後,四處尋覓讓雙手康復的方法,在名為卡瑪泰姬的神祕地點找到威力驚人的魔法。卡瑪泰姬是魔法師守護世界和平的至聖所,在黑暗次元決心摧毀現實世界的大戰中首當其衝。 

接下來的專訪,班奈迪克將詳述他化身「奇異博士」的經歷,以及暢談改變他人生的時刻。去年,班奈迪克和妻子蘇菲杭特喜獲麟兒,目前正準備迎接第二胎。他也會聊聊自稱「康柏的小婊子(Cumberbitches)」的粉絲團、最新一季的《新世紀福爾摩斯》,以及他對於冥想和音樂的愛好。(以下將以「捲福」作為班奈迪克·康柏拜區的代稱)

Q:其他演員告訴我們你私底下一點都不臭屁,跟史傳奇截然不同? 

捲福:嗯,他們可能搞錯了吧?(笑)沒有啦,聽他們這麼說很開心,很感激他們。有人問過我,「你和這個角色有什麼共通點?」我回說,「希望半點共通點都沒有。」我覺得唯一的類比只有我們遭遇的情境,他初學魔法,我對這類電影的拍攝過程也是初學者。大量的動作場面和吊鋼絲,必須扮演一位美國英雄,我想這對我和漫威電影來說都是新鮮事,我希望這是我和史傳奇唯一重疊的地方。

Q:導演說他當場就確信你一定能完美演出超屌的美國英雄,你有相同感覺嗎? 

捲福:嗯,如果我說我有那我就太臭屁了(笑),所以我得說沒有,哈哈,當然沒有。這就是我剛剛想解釋的,史傳奇聰明自負又傲慢,著重物質而非精神,他住紐約還是個神經外科醫生,這一切都離我的世界很遙遠。我和他的相似處只有我們都在學習。我以前有過像《闇黑無界:星際爭霸戰》等等演出,但從未做過這種程度的動作片,不過我很享受學習的過程。 

Q:你之前有察覺扮演動作片英雄有多難嗎? 

捲福:沒有,大家都會被嚇到吧,遠超過你想像的困難。或許特別是「史傳奇」這個角色,沒有面具,無法喬裝,沒有西裝、盔甲或任何讓你看不見本人的東西。有非常多分鏡(storyboards)、動態分鏡(pre-vis,根據分鏡腳本以3D模型製作的粗略預攝版本),為特效設計的複雜動畫影格序列,同時也有許多用我的臉完成的精細鏡頭操作及困難場景。他們希望透過目睹真人在那個環境裡來闡述故事,而不是用動畫替身。謝天謝地我做了很多準備,一方面也是想保持健康和體態,因為我知道拍這部片會多耗體力。我從未掛病號,從未受傷,這都要歸功於瑜珈和大量體能鍛鍊。 

201611212346208376.jpg  

Q:有特別編排魔法師的手部動作嗎? 

捲福:我們不斷不斷練習施展咒語的手勢,他們來自於一種叫 tutting 的舞蹈,是精妙到不可思議的手指動作,有些固定形式或抽象表達,然後轉為全身或功夫的動作,再進化成芭蕾舞一般的姿態來施咒、製造魔法盾或控制時間,還有用靈環切割出空間以進入另一次元。這也是又一項我要學習的技能。那陣子就像是「現在你有一小時來學手指霹靂舞,再回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繼續排練《哈姆雷特》,然後再回家照顧小寶寶。」實在是太瘋狂了。 

Q:你也經歷過像史傳奇那樣,讓你一夕之間重新審視人生的事件嗎? 

捲福:我們有多少時間?(笑)我想,成為父親當然是很巨大的生命轉折,我也很期待再度體驗,當過父母的人都懂。我曾經在非洲被持槍綁匪劫車,在喜馬拉雅山迷路,失去過我愛的人,我受過很棒的教育,結識很棒的朋友,在工作和私人生活都擁有美妙的經歷。沒錯,我四十歲了,樹皮上多了幾圈年輪,還是該說樹幹,反正就是我身上(笑)。沒錯,所有的戲劇,無論角色和你相差多遠,你都必須審視自己來塑造那個角色。

Q:有一幕你對瑞秋麥亞當斯飾演的克莉絲汀說,「不能工作,人生就沒意義」,你本身也這麼想嗎? 

捲福:我的想法是,目前為止演戲讓我獲得很多樂趣,但若有一天我因故無法演戲,必須終止所有表演,那我就再去嘗試別的事物,我會這麼做。或許不是我的手受傷,或許是我的聲音或什麼。但若到時我仍然有時間或有能力繪畫,我會回頭做這件事。我不確定是否能以此維生,但這是我擱置許久並真心喜愛的事。還有樂器,學鋼琴是多棒的消遣,我一直想學但沒有足夠時間。我也可以學一兩種語言,環遊世界,或是寫作,或是坐在會議桌氣呼呼地看一票演員進行我的工作!(笑)我覺得我做不來這個,算了,這我沒辦法。 

201611212346189340.jpg  

Q:你怎麼面對眾多女粉絲的關注,像是稱自己為「Cumberbitches康柏的小婊子」等等? 

捲福:我每次聽到這個字眼都會抖一下,但我尊重他們的選擇。大多數的成員都是很聰明的人,他們會因為我身為演員的表現,或個人的言論而興奮,我很感謝他們的支持。我想他們是我能如此成功的一大主因。 

Q:成為漫威宇宙的成員是很重大的承諾,你接下來也會在《復仇者聯盟3》中出現,你會對這一切難以消化嗎? 

捲福:你知道你涉入了什麼,也知道你承諾了好幾部戲約,不過我很興奮大家能看到史傳奇,明白他原本是怎樣的人,如何轉變為人們在漫畫裡認知的樣子。此外,我是復仇者聯盟的一員啦。這真的很酷,超級無敵酷。我等不及和他們共事了,夫復何求啊! 

Q:你在《復仇者聯盟3》最期待和誰合作? 

捲福:我不想回答「最…」怎樣的問題,那對同劇演員很不禮貌。名單上的演員各個才華洋溢,我一直都很樂於坐在椅子上抱桶爆米花像個迷弟一樣看他們演出。接下來我會加入拍攝,如今他們變成我同事,真的很期待。 

Q:史傳奇很常提到音樂和流行文化,你呢?你最喜歡的樂團是? 

捲福:大部分台詞是我即興的,不過我的確很愛音樂。我超級、超級喜歡 Radiohead,還有 Sigur Rós,他們對我的工作影響很深,還有 Pink Floyd,我想你大概知道我是他們鐵粉,我幾週前還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跟大衛吉爾摩(該樂團主唱與吉他手)合唱。 

Q:Sigur Rós 對你工作的影響是什麼? 

捲福:他們的音樂有種深奧的美,如果你想逃離日常生活中某個時刻,或想觸動某種情緒或回憶,音樂真的極為有效。能喚醒你生命裡某些時光,或感官記憶,對演員提取這些經驗很有幫助。我也喜歡邊一聽好音樂一邊跳舞,跟大家一樣純粹欣賞音樂,並不總是拿它當工具。 

201611212346248128.jpg  

Q:有報導指出明年一月釋出的《新世紀福爾摩斯》第四季會是完結篇?抑或是網路謠傳? 

捲福:其實不是網路的錯,主要是某記者或他的編輯或雜誌的問題,因為我確實不曾在專訪這樣說過。只是會暫時有個空檔時間,大家夠有耐心地等待新一季出來就會明白。有多少故事我們就會繼續努力拍攝出來,第四季絕對不會是完結篇,只是暫歇而已。 

Q:你對神祕學和魔術有連結嗎?你有靈性的一面嗎? 

捲福:有,但不是某種宗教組織。我會冥想,有機會就會練習。就和音樂一樣,冥想有時是有用的工具,幫助你成為更好的人。會更冷靜,更有耐心,更專注,去傾聽並理解他人的話語。在如此瘋狂的世道裡,大家都來練習冥想會是件好事。對演戲也是,當某人一喊 action,你必須屏除其他雜念,專注在當下化身角色。不能在腦裡記掛要跟著鏡頭走位,或擔心頭髮或戲服,必須全然投入那個片刻。 

在自然世界或科學界中都有不可解的謎團,任何宗教裡也有這部分。無論你祈禱或冥想,或只是凝視一片雲,一個嬰孩,一朵綻放的花,不管是怎樣的時刻,某個玄妙的謎就是會打斷你。也可能更為黑暗,當我們失去摯愛,或面臨災厄,這些生命經歷都會困住我們,遏止我們繼續生活。任何這類將我們打回靈魂本質的深遠時刻,會將我們的腦袋轉為「並非凡事皆有解答」的想法。生命裡就是有一些不可思議的事物。想想看量子理論,多麼不可思議,多麼詩意。 

Q:成為一名父親,是否也鼓舞了你的工作?

捲福:當然,非常,不過這是我和我兒子之間的事。很多人,特別是女人,被告知「生小孩會影響你的職業生涯」,它確實會,但是大部分就我所知是好的影響。小孩是靈感,不是妨礙。 

201611212346284775.jpg  

Q:電影前段你西裝畢挺坐進跑車的時候,有覺得自己像詹姆士龐德嗎? 

捲福:史傳奇也許會這麼想吧。他幻想自己呼風喚雨,其實人生很空虛。他從一個重視物質、自命不凡的自私鬼(希望多少有些魅力和幽默),成為一個領悟真正的英雄不是凡事以你為中心,而是要利益眾生。這是很超級英雄的方式,也是一條非常孤獨的漫漫長路。 

Q:你和漫威簽約了幾部電影? 

捲福:下半輩子都拍好拍滿囉(笑)拍到我八十歲吧,這是我唯一的答案。 

Q:最後,電影裡你最愛的是哪一幕? 

捲福:我真的很不會答這類問題。都是啊,這真的好難。或許是電影一開始大家第一次看見史傳奇的那個瞬間,當我動完手術和克莉絲汀沿走廊邊走邊抬槓。那就像在沙漠裡的第一個足跡,是這個角色最真實的面貌。你見到他工作,然後一點一點更認識他。我只是說出腦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啦。身為演員,這部電影的豐富簡直快寵壞我了,不僅有很大的表演空間,還有機智的對話,既有深奧玄學也有幽默的諷刺跟娛樂性。至於用魔法施咒或是吊鋼絲飛來飛去,這些我也很愛,也大愛跟麥斯密克生(卡西流斯)的打鬥戲,很過癮。靠北困難但成就感絕妙倫比。他們也要我做某些特技動作,我沒想到他們會願意讓我做,我超亢奮,因為我就愛挑戰這些。抱歉我說得亂七八糟,真的很不會回答這類題目(笑)。

Q:但演了這麼多戲,你卻曾經做過法律相關?

捲福:嗯,然後我發現,這條法律的路走得越遠,他就越跟演戲一樣不牢靠。你只能跟你上一個案子一樣好,這也像是一種表演形式,當然這也是一個人人稱羨渴望的工作。但是,為什麼不追求你的第一個夢想,然後跌跌撞撞滾出一片天呢?是的,所以我這麼做了。


轉至美麗佳人報導

https://www.marieclaire.com.tw/celebrity/story/27401?atcr=d5b1bb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