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這星期進度是要寫散文時,忽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寫什麼好?這陣子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來不及去反應自己的情緒,也可以說需要很快地去反應一些事情,根本無法停下來好好思考。

 

  確診自己有糖尿病那刻,感覺自己被開了一個大玩笑,雖然已經有心裡預備,但是還是很難受。接下來每天要刺自己的手指,去面對吃東西調整與運動的問題。

 

  好不容易在第一天調整了自己的心情,因為第二天剛好跟妹妹同行同車,捉到機會的妹妹把我罵了一頓,說怎麼會把自己弄成這樣,錢也沒有管好,虧欠父親錢不還。很多事情很難去平復回逤到當初到底的原因是甚麼?因為若不是很緊急為何要借錢?但是這些都是事實,也因為這些事情,讓所有的事情有得停下來再說了。

 

  無論是健康還是其他的事情。

105  

  也好,這樣子我被迫無法依賴任何人。

 

  不過我以為全然信任的對象,底線是這樣?能理解,但是還是難受。然而陪伴度過的那些與愛護,我沒有任何抱怨與比較或是全然的保護是我傻。我無條件的陪伴與付出,就是比不過人家。

 

  當然我確實不好,不然怎麼自己欠人家錢時,別人是給人家錢呢?所以我微不足道的陪伴,我應該花的錢...當自己最不捨得去罵的人罵了自己,那條線就畫下來了。

 

  對呀,我不應該有僥倖與依賴。

 

  傷了我最根底的軟弱,迫著我最害怕面對自己偷懶這件事情,即使花了多少時間去矯正?到頭來還是要面對僥倖後的痛苦。

 

  因為接下來一點僥倖都沒有了。

 

  以前因為以為自己還有本錢浪費,現在健康問題逼得自己必須控制飲食;因為親密而僥倖的牽拖.現在劃下了線。

 

  父親有欠我的嗎?老實說沒有,但是我有欠父親的嗎?但我以為有付出,所以可以暫時欠著,雖然難受,但是我知道我不該。

 

  然而母親呢?她就是認為我付出的不夠多,聽到的抱怨是不常陪她

 

  只是我沒有找她嗎?有呀,只是每次過來總是想要罵我什麼,或是抱怨誰怎麼樣,約了她沒有空,她有空我沒有空,怎麼可以說我都沒有來找她?出去也都是我付錢,說得我都沒有付出一樣

 

  寡婦的兩銀錢與有錢人的百銀錢谁多?

 

  算了,即使難過也不會讓她看這些文字。

 

  這些年我覺察了這些事情:害怕觸碰與害怕黑暗。

 

  我一定要開著燈睡,在與母親漫長的相處時間當中,一但不小心開著燈睡覺被她發現,就是無盡無息的神經質謾罵,導致讓我有種在光明中睡覺才會有安心感。

 

  另外是觸碰,我害怕觸碰,尤其是母親的觸碰。情緒勒索是母親早年的相處方式,強迫式做了一些讓我崩潰的事情,好幾次都讓我想不開的想跳樓。那些大量的遺棄感與不信任感,自以為是做了一些極度過分的事情,那怕現在已經沒有那樣的相處,可是這麼多年來這樣造成的緊張,讓我只要任何人碰我,我就會緊張,這不是說改就改。  

 

  即使我主動的觸碰他人,也不曾覺得比較溫暖。可笑的生命當中一但我存在依賴這種東西時,接下來就是毀滅。

 

  確實怎麼樣他們都不曾給我像天父一樣完全無私的愛?但像是我不曾陪伴,或是我感覺到他們不曾給我肩膀依靠?即使我知道他們已經盡力了,但是劃下的痕跡就已經畫下來了。

 

  不了,認清處事實也好,寫完以後也歸零了。難過或是高興,生命終究還是要自己去面對

 

  就像他們認為自己做了,我覺得不夠一樣,其實他們期待的我也做不到。就這樣了,生命還是自己要去面對,我放棄去追尋或是期待這樣的依賴

 

  能往前走的還是自己相信自己的上帝與相信自己。自己的信念是什麼?知道了就不會沮喪,知道了就能夠往前走,沒有退路的前行也許也是種恩典,慢慢就會到達終點了。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文章標籤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