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成為一個社工,每天看著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在我眼前出現。從剛剛出社會時的菜鳥,覺得挖掘出問題、解決問題這些事情很重要,但到現在以「陪伴」為主、不做主動介入的日子,中間做了許多的轉換。

IMAG4683  

大約十多年前擔任社工的時候,其實不斷遭受到工作以外的工作要求,機溝開宗明義地說「讓你來就是除了你應該做的事情外,也要做機構內的事情」,奇特的是如果自顧的機構,我通常都做不久,而在哪種靠專案生存下來的,都是一做做兩三年以上。

 

被壓榨到極致是很正常的。

 

也許是天生命賤吧?我待長久機構的主管都很壓榨,出問題的通常不會是個案,反而轉過來面對個案的時候比較輕鬆。而且在社工倫理上,勸說個案做某些事情與面對機構要求做到一些事情有些時候是衝突的。

 

直到我到公務體系,心想如果不是累積之前那些私人機構當中花樣百出的管理模式,在這集合怪物之大成的公務機構我可能待不下去。

 

公務體系中要把一個人弄走是有點困難的,不像私人機構你做不好就再見,但是若不是因為因碰到太多需要努力將自己生存下來的專案,待在極度需要自律做事情的公務單位,我就會變成整天說很忙,但是其實沒有在做什麼事情的人

 

魔鬼藏在細節裡,從一個不太會自律的人,這些年來變成會做事情的人,就取決於「在害怕之前就把事情做好」,不去想放棄這件事情,也不去想做不到怎麼辦。

 

我也曾經因為人際關係與做事態度被開除。被自雇用的機構嫌棄說「很多錯字不夠專業」,而或是「不應該隱瞞個案的狀況不報告」「態度囂張,你可以做事情,但是給你半薪,這樣我可以不要管你」,難聽一點我獲得善終的也只有在待任家暴社工的那段時間。

 

面對已經問題很多的個案,我必須想辦法去與個案相處同時,還要去面對可能會因為「不容犯錯」的機構態度,我幾乎快要被榨乾

 

後來我才明白這些機構所謂的「不夠專業」的定義並不是他們很專業,而是「一個人應該當兩個人用,不准喊累不准抱怨,你應該心甘樂意的接受壓榨!」

 

會做,能做,而且聽話。當你做甚麼才會有框架讓他們反對,用他們以為對的事情要求你。

 

所以專業是什麼?直到我自己在公家機構待了七年後,我也慢慢形成專業後,才明白那些年的狗屁事情,說穿了「讓那些人爽,不損害這些人的利益關係,尤其是錢」,你就是專業。很諷刺你以為你做好什麼事情是重要的事情,那是錯的,因為那些本來就是以「爽」為準的機構,「他們爽」比較重要,你只是個工具。

 

我也待過真正的「社工單位」即使只有半年卻學到很多,尤其才發現到自己不是沒有處理事情的能力。直到後來到了公務體系感覺很呆版,有很多像是呆帳無法處理賴著不走的人,但是也是因為有這樣的空間,讓我終於不需要管太多機構要求多餘的事情,專心做個案的服務。

 

心有餘力才有能力多做個案暢權的議題。而且心透徹知道在根本不懂專業的公務體系當中,上面的人爽比較重要。其實以前的一切我認為是服務個案做對做錯的問題,但是現在才明白那些只是我「政治正確性的」不懂緣故罷了!

 

但是怎麼樣,那些人我還是謝謝他們教會我許多的事情,尤其是「看到甚麼人應該說怎麼樣的話」這件事情上面學習很多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