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這世界上有誰是讓我無條件信任的,除了到成肉身的耶穌之外,再來就是我妹了。其實我們出生到現在的歲月當中,她有一半的時間在外地,或是美國、或是台北、或是大陸,但是為什麼可以讓我們彼此可以這麼無條件?這是個很長的故事….

10462892_1378271452483128_5478854317951278305_n.jpg

  小時後我們是屬於競爭關係,本來很受寵的長孫女,因為她的出生後,關愛就少了許多,加上親戚當中超愛比較來比較去,所以我們兩個人相處與品價好壞,更是其他人對我們兩個比較後的結果。

  反而慢慢長大後我們兩個才比較常玩在一起,雖然我也有些朋友來過我的家裡玩,也有到其他人家中玩過,但是也許當時候妹妹的兩個朋友有更多新奇的東西:如倪匡的有聲書與漫畫,還有我們常常看的港劇主題曲卡帶,所以反而後來我跟我自己的同學比較不熟,而跟我妹的兩個朋友廝混起來。

  當我情緒開始有ㄧ些障礙,唯一可以互動的女性朋友就是跟他們,廝混的過程當中過做很多瘋狂的事情,如偷抽菸偷東西或裝成熟去夜店等等。這時候妹妹開始學習打扮與化妝,而因為我不會打扮,也不會跟人互動,不太會玩,所以漸漸她們就與我也疏遠。

  在家人的眼中,原本乖巧的妹妹因為開始交男朋友與出去玩,而被定義為「學壞」,但是沒有人知道之下,其實她還是很認真地讀書,只是不想被限定自由。

163592_4526000401832_1503482041_n.jpg

  老實說其實我還滿羨慕這時候的妹妹,因為我從很多男生跟我玩的情況下,變成所有男生都討厭我,而我妹妹身旁居然可以有男朋友!我有多忌妒就有多忌妒。

  我能勝過她的是甚麼?對了,我那時候剛剛信耶穌,而我妹妹也因為父母的離異,也信了耶穌,可是信耶穌怎麼可以這樣玩?這樣交男朋友?所以夾雜著忌妒與自傲,我變成法利賽人的盯著妹妹有沒有遵守律法,所以甚至有些時候我太過於律法的與妹妹起了很大衝突,甚至有幾次還亂丟東西的打架。

  我當時候不懂為什麼我是做對的事情,為什麼妹妹總是不悔改?即使我自己每天也因為罪而天天悔改,但是幫人定罪的成就感讓我熱此不疲,最後終究將推向她的那些年的那些男朋友裡,離開教會。

  很多年之後的今天,我總是很後悔,如果當時候我自己沒有這麼多的毛病,沒有這麼理直氣壯地指責,那麼會不會我妹妹與我仍在教會當中活耀?

  之後我非常專心地開始做兒童主日學,雖然仍舊有人際關係的問題,但是慢慢可以與妹妹溝通,也是這段時間我們開始玩劇團,因為共同的興趣,讓妹妹再次回到教會當中,雖然仍舊有男朋友,但是學著體諒的我,試著不再指責。

  也許大家無法想像,現在說話有條有理的我,那時候說起大道理是非常攏長的,所以雖然沒有指責,卻有很多很多讓人疲乏欲睡的囉嗦。

  之前這些當然是我方的印象說法,但是其實除了愛玩變美及交男朋友之外,我妹開始沒有停止的打工,因為父母當時候的功能除了給錢外,其他的難關都必須面對,包含自己的衣服與社交費等等,所以提早開始與社會互動的她,慢慢多了許多人情世故。

  我以為自己的成熟,但是是否更多是我妹對我囉嗦的包容?如果現在的我遇到當時候的我,我應該也會覺得很煩吧!但是因為在乎對方,所以忍耐著聽對方說話。

  兩個人從二技與五專畢業後,通通都出了社會開始工作:我進了科學園區做技術員,而她在書店當中打工。

  也許是我們所有的這代的孩子們,通通上了大學,一股出自於我們自己的傲氣,我們兩個決定要考插大。一個讀化工與讀家政的兩個人,通通選了與自己學了五年的科系完全不同的方向:社工系與新聞系。

IMAG0730.jpg

  這時候父親因為時代的劇變,讓他被提早退休,所以因為打工經驗而意識到金錢的重要性,妹妹意識到不能讓他的老姊那麼的依賴家裡,所以開始對我施加「打工」的壓力。

  如果我們兩個沒有同時考上台北大學,也沒有一起租房子,也許壓力不會這麼大,但是父親的事情與我們同住一起的時間點恰好一起,所以那種衝突性就開始日間加劇。

  讀二技時候,我妹妹有兩年在台南自己租房子生活經驗,而我因為父母離婚後在家中照顧祖父,自認為很懂如何管理家事。當然已經都二十出頭不會用打架來溝通,但是每天都在吵架的情況是很常見的。

  這是個很奇妙的現象,因為在家中的時候,我們因為安逸的環境而多了包容所以隱藏起自己的抱怨,這時候因為沒有父母在,通通毫不掩飾地爆發出來。

  在我妹妹的眼中,姊姊是個不修邊幅,沒有女性意識的人,沒有家庭負擔觀念的人;而在我眼中的她是讓我忌妒的美麗女孩,擁有我所沒有社會化與懂事,而我可以指責的只有似乎她已經不在乎的上帝。她嫌我好吃懶做,我嫌她被世俗化的越來越不想去教會。彼此都認為對方有錯,但是都有錯嗎?這段激烈爭吵的過程中,我們吵出了未來與彼此更深厚的情誼。

  我已經忘記她是否有沒有與我和好,而或吵出怎麼樣的結果,因為2002年在表妹的鼓勵下,她往美國去遊學去了。

IMAG1889.jpg

  從來都沒有距離這麼遠的思念過一個人,已經習慣有人一直在旁邊說自己要像個女孩子,要有責任感,要有擔當之類的。但是因為在她逼迫的情況下,我開始了自己的外交與朋友圈,因為網際網路的開始發達,我也脫離了只有一個萬年不變的朋友身旁,有了自己的好朋友。

  如果不是因為她不斷地跟我吵架,跟我溝通,我哪裡來的社交能力在網路上交朋友?如果不是她鼓勵,我怎麼可能去考大學?如果她不是一直教我化妝與買衣服,我怎麼會知道怎麼穿才不像個大媽,而像個女人?

  我曾想過,假設她那時候就一直在教會中,我會變成比較好嗎?也許優越的教會主動服侍的投入,會讓我壓過她,但是就是因為她不斷的再嘗試與冒險,給了我「如果我也長成這樣,也許也會這樣」的冒險可能性。

  熱血沸騰的我,原本想要成為青少年的傳道人,也想讀神學院,但是奇妙的經歷之下成為了社工,我開始輔導他人的人生。雖然這當中有許多是上帝奇妙的作為,但是若神沒有讓我妹妹在我生命當中出現這麼多的影響力,也許我仍舊是充滿問題的我吧!

11535915_10154013998458986_2471544596472738652_n.jpg

  長距離的分開,讓我們彼此忽然發現到彼此的重要性,所以從美國回來的她,我們兩個幾乎都不再吵架,而是比以前更多倍的夜談。即使她在外面有多少的風風雨雨,我們彼此都可以細心與聽對方說。

  這給我最大的影響是在社工專業領域上的同理心,並且面對各式各樣的人,都比較能平心靜氣地面對,因為能在媒體界與飯店公關等上百甚至上千萬預算的人,我都可以聽她說話,說許多面對的壓力與困難,並且多少給一些意見等等,那我身旁還有誰可以比她厲害?當然後來因為另外一個死黨幫助我去學習另外一套商業與經營的系統,給我極大的幫助,也遇到一些很厲害的人,可是在怎麼厲害的人,也無法跟我妹妹給我的影響力比擬。

  甚至後來我因為自己社工的專業,給了我妹妹真真切切的幫助,幫助她與陪她度過一些人生當中的難關,不就是因為在我人生道路裡面我前面因為有她的緣故,讓我明白了許許多多的事情。

  我很渴望結婚,但是若讓我選擇是我妹妹的幸福與她的幸福來說,我會希望她幸福。

11206952_10203863652545477_706808686664404453_n.jpg

  這些年,我跟她都各自發生了生命當中很傷很痛的重大事故,但是幸好在那些階段當中,我們都擁有彼此的時間。其實現在我們都可以各自獨立的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即使我分開許久,見面後的我們仍舊有彼此很熟悉的默契與互動。

  我曾忌妒過母親比較愛妹妹,但母親總是說因為不常看到她,所以很思念。但是反過來說,母親是否也很妒忌我跟妹妹的互動呢?這也是事實。

  因為我確實比較愛我妹妹。

12745719_1550365621940376_2171491723063369661_n.jpg

  妹妹可以在我面前表現出對家人某些事情的很不耐煩,但是卻不會當場表現出來,而我會默默的承受這些。我也曾在這些事情上面表現出任性與不想承受,但是因為曾經差點回天家的我,已經無法出現這些東西,因為對我來說,留下來,就是為要真真的想再次帶她回家。

  因為她是我視為珍寶的妹妹。

12729098_1551608088482796_510574187689270827_n.jpg

  會起心動念的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妹妹在四月的生日快到了,我想要在她生日的時候,寫一篇文章送給她。我從以前會忌妒到甚至討厭,衝突然後思念,到現在無條件對她成就的驕傲等等,是很大的變化過程,這篇文章就是我們之間的故事。

  祝福我妹妹在大陸的工作順利,然後一些在台灣的「事情」可以平安解決,也可以找到自己未來的幸福。

 

  最後我要說;

君,寫了這麼多年的文章,就是很少寫過你,所以花了一些時間回想寫這篇文章,如果你有良心的話,明年我生日的時候,回寫一篇送還給我。

已經在要生日禮物及永遠愛你的姊姊 小羊 美麗的伶

 

Ps很久之前寫過的文章

【祝我們幸福!】2007年於復活節之後的文章

那天,你在我面前掉眼淚。

其實,剛剛開始的我是沒有任何悲傷感覺,因為好像我自己也被生活當中的無奈,弄到筋疲力盡。 現實世界當中,即使你跟我再累,都會在各自的崗位上努力。或者也可以說,我們都一直忍耐著, 直到我們當中那個人崩潰。

很久以前,我們總是相依為命,但是太相近的兩個痛苦靈魂,卻又彼此傷害。

沒有爹娘在精神支持的歲月當中,我們必須學會自己讀書、成長、打扮、還有與人互動。那時,我 被丟下來了,因為你那光鮮亮麗的外表,以及不斷出現的友人與夜生活,讓我們似乎越離越遠。

你的朋友總說你對我很兇,因為你凡事都是用指責的方式表達。我也深深的認為你對友人就是比對我好。我們彼此相愛,但是你跟我心中都有一句相同的吶喊:

「為什麼你不明白我的心情?為什麼要傷害我?」

我也傷了你,因為我就是用自以為是態度,來評價你年少輕狂的行為。更是,用我受傷的態度來傷 害,掩蓋住自己的眼目,看不到你眼中的愛情。

經過了風風雨雨的聚散離合,我跟你都放下了那些日子的價值與成見。聚少離多的相處卻沒有了間隔,而你成為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記得有次,跟你說我那些很私密情感。然後我說了一堆前提「也許你會覺得我這樣子很傻」的話,等我真的要開始說的時候,你罵了我,對我說「在我面前你需要作任何的隱瞞嗎?不要把分析(專 業)那套帶到我面前」。

社會要我們都以成熟、可用的女人模樣去堅強著,甚至堅強到連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都忘記放 鬆。你知道嗎?這句話讓我在你面前永遠都是最真實的一面,而這個樣子,我只有在上帝的面前才會有的面貌。

我常對人說,你是我最深的驕傲,即使在世人的面前,對你對我都有不同的評價,但是只有上帝知道,當我可以在神學院學校說起你對我的重要性時,我有多麼的高興。可以肯定你,是我最大的快樂。

最近,壓力大到是即使我這幾年歷練再怎麼成熟,在現在沒有任何幸福預感支持下,終於還是讓我 情緒崩潰了。在哭紅雙眼的晚上,我祈禱與安靜都無法控制失控的情緒情況下,甚至想到也許我明天必須去看醫生。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你。

 

這已經存了很久很久的愛情,讓我終於有了力氣可以回到現實中,同時也使我看到了上帝。

沒有可以定我們因為受傷而犯下的罪,當我們失去所愛的孩子之時,我祈禱著在天上的家中看到他 們,我也知道他們在為我們祈禱著,即使他們都來不及長大,但他們一定知道我們這兩個媽媽是愛著寶貝們,願我們幸福。

我們是可以幸福的。

那天,我夢見你跟我坐在火車上,我遇見了生命中的他。我坐到他旁邊時,火車遇到世界性的大海 嘯,雖然被他抱著與保護著,不過火車還是翻覆了,我們都落入海中。他跟你都來救我,但是你為了救我,卻落入深深的海中。

我沒有理會那個我祈求很久的他,我只記得在夢中確定好爸爸媽媽與弟的平安後,我在大海旁不斷呼喊你的名字。夢醒了,我的心中還是在喊你,淚流滿面的只想找到你。

然後我明白了,如果我擁有了幸福,但是卻沒有了你,我情願不要這個幸福來。

「我希望我擁有幸福,但是我的幸福當中一定要包含你的幸福。」

復活節那天你在我面前崩潰掉淚,說你做了這麼多,卻沒有人接受你。我生氣的說,連我也是這樣 子嗎?我不聽你說嗎?你說,不然我怎麼會在你面前哭?我明白你說什麼,正如你明白我一樣。

我送你到車站時,對著收起眼淚的你,笑著說,我們兩個的男人運一直都不好,沒有一個可以依靠 的肩膀,讓我們暫停留一下:親人沒有,男朋友沒有,朋友更不用說了。

然後換我哽咽了。

我要你從背後抱著我,掉著淚說「我的幸福當中一定要包含你的幸福」的話。

「如果復活節的耶穌是真的活著,就讓我們這兩個還沒有真正擁有幸福的女人,可以幸福吧!」

願我們都幸福!我最親愛的妹妹。我會每天這樣祈求,直到世界的末了。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