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還在迷戀小虎隊或是劉德華的帥氣,一首清亮的「我的未來不是夢」畫到我耳朵後,從此他的聲音就成為我必須追尋的方向。即使那個年代中,一碗麵是10元,一張錄音帶即使要價要百元以上,窮哈哈的學生還是買了他第一張「天天想你」專輯卡帶。

  哈林,伍思凱,與他-我親愛的張雨生,都是我那個可以開始買唱片的年歲當中,怎樣都會買的正版唱片,也是開始在許多情情愛愛的歌曲當中,唱出不同味道的歌手,如:哈林的「報告班長」唸唱唱法,與伍思凱的「愛到最高點」總是與國家形象連結在一起,雨生的成名曲「我的未來不是夢」更像是連結現代五月天曲風的原始母帶。

  情歌滿天飛的時候,雨生高亢的聲音,卻一點也不刺耳的溫柔,就這麼樣深深與我生命連結在一起了。

s2_5fc98cf366d97d119c3b3c68d91488ce  

  天天想你,與經典電影七匹狼「永遠不回頭」「烈火青春」成為我學音樂的時候必彈的曲目。直到他去當兵,連載的《張雨生大兵日記》,然後退伍之後音樂風格開始多變起來,總是感覺他的音樂一直是走在時代的尖峰,讓人驚嘆不已。

  也許如果雨生還在,我想他的音樂地位就是這麼永遠不變,無法捉摸他會怎麼呈現他自己的音樂風格。

  從第一張專輯開始將近11年的時間,他佔據了我必須聽的歌單,即使後來我喜歡的音樂曲風多變,但是他的消息與其他訊息變成我的生活之一,只是一個學生有多少錢可以追他的原版唱片?沒有粉絲團,沒有太多的演唱會,更沒有娛樂新聞可以看,所以當自己有能力可以追星的時候,他所有的一切只剩下讓我「天天想你」的記憶。

  雨生車禍的時候,我徹夜沒有睡為他祈禱,但他仍然是走了。之後每張紀念專輯就這麼一張張收集,但是好像就是喚不回心中空掉了那個音樂的思念。

  他走了,我才發現到雨生的音樂對我有多重要,即使到現在,午夜夢迴之際,我甚至還會夢到雨生,他在眾人面前活潑的唱歌,像是還活著一樣,爽朗的笑容還有與他有關的所有之人與音樂。

  無奈的是買的那些專輯隨著搬家與CD化,早就無影無蹤了,喜歡的情感也慢慢隨的時間沉澱下來,但是那只存留在深處的音樂與面容,讓我決定要寫一首歌的時候,即使我也很喜歡哈林與當時候的伍思凱,但是還是沒有太多考慮的選擇了寫他。

  但是代表他的歌曲有這麼多,要寫哪一首,對我的意義最重要?

  其實雨生走了之後很多人都唱過他的歌曲,只是那個空掉的靈魂,總是沒有被填滿。

  有次看到陶子跟李李仁到雨生園,還有去看張爸爸、張媽媽,我就像是看到自己關心的人有人去關心一樣,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個小小新聞,卻讓我好像得到了安慰一樣。

  所以因此我聽了陶子與雨生隔空唱的「我期待」,然後我因為張雨生與陶子的關係,開始看「超級星光大道」,遇到了那個在那年出道,在金曲獎唱張雨生的「天天想你」那一個人。

  我並不是很合格的歌迷,因為其實雨生的唱片我也不是每張都買,也沒有全都保留。他的生平我也不是很了解。因為當我還沒有能力成為他更深度的歌迷之時,他已經走了;而當他走了以後,想要多了解他也來不及了。

  但是喜歡雨生對我來說,卻是永遠不可以抹煞的情感。所以當我聽到我另外一個喜歡的歌手林宥嘉要唱「天天想你」的時候,我激動的哭了整個晚上。

  就像我喜歡張雨生那歌唱的靈魂,在林宥嘉的音符當中,獲得了延續,那刻是種驕傲,是種美夢被實現的滿足。

  後來即使我看過張雨生的維基百科,知道他出生於澎湖,但是真的到了澎湖進入他曾經住過的臥房,我仍舊無法控制的感傷大哭。

  像是一種心靈的契機,因為耳邊正是在播放著他的「天天想你」的這首歌。

  

天天想你

作詞:陳樂融  作曲:陳志遠

當我佇立在窗前 你愈走愈遠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聽見

當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迴盪在耳邊

隱隱約約 閃動的雙眼

藏著你的羞怯 加深我的思念

兩顆心的交界 你一定會看見

只要你願意走向前

天天想你 天天問自己 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顆心 把我最好的愛留給你

 

  是呀,即使他走了將近18年,我仍想著他,愛著他,甚至希望在天堂可以看見他。

  我慶幸現在喜歡的這個歌手可以常常看到,而沒有遺憾;慶幸當我正在治療癌症時,著個才二十出頭的小朋友可以透過臉書為我加油。

  更慶幸著林宥嘉可以唱著雨生的歌。尤其當時候金曲獎的失誤,讓他有表演的機會就會再唱一次這「天天想你」首歌,然後持續不斷地讓我再次激動與落淚。

  從來也沒有跟熟到不能再熟的林宥嘉說過任何這種想法,但是像是靈魂悸動的默契般,他在當兵前夕的跨年演唱會,仍舊是唱了「天天想你」,然後更是將「天天想你」列為他「口的形狀演唱會」必唱曲目之一。

  所以是否這個年紀比我小的歌手,也愛著張雨生的歌曲?答案是肯定的。

  後來我會這麼的喜歡著這個歌手,未嘗不就是一種靈魂深處的投射情感?有著老靈魂的林宥嘉,唱著「天天想你」的音符與字句,像是劃時空的鵲橋般,在我心中搭起了情感復活的滿足。像是一種遺憾的情感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一樣,更像是在小女生時代,無法觸碰到的夢想,在他身上完成。

  是這時代與那時代的串聯,處在時代中間的我,很幸福的可以細細品味著兩個不同世代的交界。

  滿足我似乎遺忘很久的思念,如同「天天想你」的歌詞般,心裡的思念沉香翻轉,感傷發酵。

  也許還好這世界上仍有音樂,所以才還有機會看到雨生的生命用另外一種形式重現在舞台。因為文字再多,也寫不完我對雨生的懷念。

  有音樂有傳唱著,而我會繼續聽著,繼續看著,在音樂當中,再次遇見張雨生的心跳與誓言。

PS林宥嘉曾經是楊培安的學生,而張雨生影響楊培安很深,甚至是唱法,而楊培安還在20062008年自費辦了張雨生紀念音樂會,不能說張雨生一定影響了林宥嘉,但是即使到了這麼現代,張雨生的歌仍舊是劃時代的先進,一種永遠聽不膩的音樂,所以才會讓多變的林宥嘉願意一直唱他的歌,我感謝上帝,發生了這麼美好的事情。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