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去看過海賊王展之後,就開始罵聲不斷,嫌那不好嫌這不好。

  或者我是海賊迷,所以光能看到「尾田」相關的東西,我就會很感動,但是是否就如同網路上所寫的一樣會趕人?我覺得並沒有這麼差勁,而且老實說我會想再去一次的衝動。

  也許這個展覽並沒有東京這麼多,但是我們也多了東京沒有的東西。

  如果滿分是100分,我給個80分吧!20分未滿的原因是因為場內無法照相,然後有些東西在東京展的手冊當中,我還是很想看到。

IMAG0013.jpg  

  這跟九族文化村,以動畫與模型為主的展覽不同,比較像「尾田的海賊王展」,所以劇展版動畫除了尾田監製參與「王者天下」與「Z」之外,完全沒有看到其他劇場版的蹤影。

  所以很不同的地方是:這些展的一筆一畫,都是出自於尾田的筆。

  九族的展是動畫公司授權(也可以說尾田授權給動畫公司),但是華山的展覽卻是尾田的展覽。

  所以你會在九族當中看到動畫的分鏡,卻在華山的展覽中看到尾田的手稿。

  真得如同網路上所說不好看等等?

  所以我剛剛開始的不安,卻在看整牆的海軍總部的漫畫呈現時候,通通被打破。

  我能夠明白若漫畫是如此呈現的話,就會是如此震撼的感受。

IMAG3794.jpg  

  幾段漫畫式動畫呈現,跟以往的動畫不同,並不是重製的華麗武打故事,而是尾田很細膩的感情呈現與故事回憶,影片中沒有聲優與太多色彩,所以我極度懷疑那些漫畫式的動畫分鏡,是尾田自己設計與繪畫的。

  確實無法回頭再去看一次,也無法照相,但是為什麼我還是可以感動到流眼淚?然後很多手稿都沒有像九族展覽一樣,有中文的導覽,但是我還是可以一個個猜出故事內容,而且感動。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尾田不喜歡辦簽名會或是給人照相?也許是因為他的冒險就如同最後一個繪畫影片陳述般,他已經成為故事當中的那些主角們一樣,出去一個個的冒險,所以他的快樂已經獲得滿足,所以沒有必要讓自己的名字搶過主角。

  很多人都會問我,為什麼到這個將近四十歲的年紀,仍舊對海賊王有這麼多的喜愛?這是種幼稚的表現吧?也許跟很多婦女看著千篇一律與光怪陸離的鄉土劇,確是很諷刺地與現實世界差很多的觀眾一樣,或者動漫對我而言是種消遣與移情。

  但是只是如此,我就不會這麼執著,也不會來看展。喜愛不是只有情感上面的投射而已,能夠讓不同年紀的大小朋友,甚至都木村拓哉都這麼的癡迷,這已經不是幼稚可以形容的。也許男生即使到了任何年紀,只要沾過機械人與賽車,都無法放下的被銘印喜愛,但是女生呢?女生就不可以喜歡這些機械人與冒險犯難的日子嗎?

  感動我最深的就是海賊王當中「夥伴的牽絆」。剛剛開始,魯夫將一個一個夥伴從放棄自己夢想甚至生命的絕望當中救出來,尤其是兩個女孩子的拯救過程,更是讓我激動不已。不含愛情,卻比愛情更深的牽絆是我極度嚮往的保護,魯夫與草帽一群人都做到了。

  而後這群深受魯夫影響的夥伴們,也開始為了魯夫成長與堅強。

IMAG3795.jpg  

  如果我身旁也有個這樣的魯夫與夥伴,我也會想讓自己堅強起來,成為他們的肩膀。

  或者我也嚮往愛情吧!但是如果讓我選擇一個會讓我傷心欲絕的愛情,還不如一群可以陪伴終生的夥伴。NHK還特別為此做過專題報導中就有說過因為海賊王如此激勵人心,所以也曾讓想走絕路的讀者受到激勵而願意活下來。

  我就是因為這樣的劇情被感動,而獲得了勇氣,甚至有了面對當時候知道自己癌症是否有蔓衍的狀況不明時的強力支持。

  如果說看一部漫畫會使人想活下來,那麼羅賓的那句「我想活下去」可以加添多少人的力量?因為絕望當中有希望支撐著是很棒的事情。

  這也是我對海賊愛不釋手的原因之一。

  當然劇情與尾田對於這部作品要求作畫的完美度是很可怕的。他捻手而來的插畫,甚至只是用麥克筆上色,就可以有水彩的效果;即使作為背景的海軍臉孔,每個人的臉表情與組成都不一樣,一點都不馬虎(跟某個拖稿大王差很多)。每個腳色都有他的味道與個性,即使現在玩具國單元的人,有很多打醬油的腳色,但是主要故事精采,卻讓人可以忘記那些可能收不回來的醬油腳色。

  

  尾田在報紙專訪中表示作品名稱「ONE PIECE」已經透漏結局可能出現的線索,甚至加入草帽的人會不只一個….

  可惡呀!賣啥關子,我可是大力押寶是羅!因為這次展中有他的個人秀,所以是否是為後面的加入鋪成呢?所以可能不是十全十美,還有可能有其他人加入就是了。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