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來的想念,忽然寫下的紀念,卻永遠忘記不了聲影與歌聲,像是已經謝幕卻仍讓人回味的那個舞台演員,高潮與低落我都很榮幸都參與了。

  家族中,似乎只有她有時還會跟我談走音樂路的夢想,那是我曾經的志願,她還記得這個小小的奢望。誇大天真與瘋狂現實都是她,使人很煩卻又讓人放不下她。但是無論怎麼樣,我愛她是不變的事實。

  前陣子在整理GOOLGO的日曆的時候,看到有個被劃掉的行程。

  那是多年前跟二姑姑約的一個見面。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是個已經失效很久的約會,卻沒有刪除。就像我手機裡的那個電話號碼,即使知道打過去已經無人會接了,但仍舊沒有把他刪掉一樣。

  我曾經看過她很風光的時候,也看過她落寞發瘋的時候;曾陪自殺的她進入醫院當中,也曾與她度過治療癌症的歲月。

  我不是最捨不得她的人,但是卻是想念她的人之一。

  她走之前,仍有對我念念不忘,也許會叫錯其他的人名字,卻對我那個莫名其妙她自取的小名「伶伶」喊得一清二楚。

  記得她,有很多自己聰明的想法,卻像是填不滿的缺愛患者,永遠執行力是幾分鐘,只是希望他人配合她;記得她愛唱歌的模樣,總是提起我小時候我與她同住時候,喜歡的英文老歌;

  她像舞台演員的戲劇化情緒,讓身旁的人都失去耐性地離開她;卻又任性的生這場病,讓所有人的不得不去到她的身旁。

  該如何去愛她?我親愛的表妹也被她磨到痛苦十分,況且是其他人?該如何去恨她?即使大家都想與她和好了,她仍可以兩方不同說詞的弄傷他人,然後轉眼又似乎很真誠後悔的讓大家捨不得她。

  她曾經是這麼自信的人,那麼美麗的人,卻在離世之前變成那樣讓人心酸。

  說不清楚的原不原諒,是否是她走之前的留話?

  那段爺爺過世的時候,是她躁症到達到高峰的時候,即使我知道她所說的話有很多不可信,但是我知道我是她那時唯一相信的人。

  我慶幸著我曾經跟精神病的朋友相處過,也慶幸著我自己是社工,更慶幸著我自己的信仰,所以可以在她生命的最後兩年,用著我這些經驗陪她一小段的日子。

  我已經忘記那首我小時候愛聽的歌曲是甚麼?不過當我聽到了林宥嘉的「早開的晚霞」,我總是想起了她,然後紅了眼眶。

  那個「聽他們勸我,你在天堂」的曲子,替代了那首不知名的英文歌。

xia009

天要黑了嗎 要告別了嗎

能不能多留一下別管那晚霞 反正我比你更熟悉那黑暗

没有你陪 我也得回家

 

你不捨得嗎 你會想念嗎

如果想到我會哭你會心疼嗎 有誰來教我忘記你的方法

你的笑啊和你的淚啊 還有血紅的晚霞

 

所謂的寬容堅強我做不到啊 往後的寂寞年華怎麼去消化

我沒有給你翅膀 你為什麼要飛翔

剩我一個人 聽他們勸我 你在天堂

 

不安的手掌 撒嬌的模樣

你像的天使一樣那麼會歌唱 奇怪我最近關於你的影像

你的笑啊和你的淚啊 都好像還沒轉達

 

所謂的寬容堅強我做不到啊 往後的寂寞年華怎麼去消化

我沒有給你翅膀 你為什麼要飛翔

剩我一個人在回憶蹣跚

 

天會亮 夜會暗 心會跳 會死亡

那時候的晚霞 才能算開得正好

 

晚謝的我的黑髮在哪裡落下 早開的你的夕陽美得不像話

好端端在我搖籃 流浪到什麼天堂

若我想抱你 要怎麼到達

 

所謂的寬容堅強我做不到啊 往後的寂寞年華怎麼去消化

我沒有給你翅膀 你為什麼要飛翔

剩我一個人 聽他們勸我 你在天堂

 

(早開的晚霞 曲/李偲菘 詞:易家揚、陳信延)

  姑,真的,想要好好抱抱你,聽妳唱歌與說說話呀,告訴妳我的想念。這是你喊的伶伶,現在最想回應、最想做的事情。

   但是現在我還沒有辦法過去,所以只能用這樣短短的文字,想念著妳,希望你在天堂可以變回那美麗與快樂的模樣,擁有最幸福的安寧。

 

  這文是紀念我前年過世的姑姑,  也願她的女兒,我的表妹與全家人一切平安如意。我也永遠愛著這妹妹,支持著她們,就像她在我生病的時候支持我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