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中,我沒有啥信心,只是緊捉住神,然後往前走,終究可以度過最困難的一夜。

  這陣子一直在身旁出現基督徒,一連串的感謝神與支持就會出現。無論是陌生人,還是在奇妙的地方遇到自己的弟兄姊妹。

  我正很感恩上帝總是與我同在,並時時的提醒我自己,他的恩典無時無刻都會臨到。

  因為于哥對於伴侶認識的sop的起初,我被打動了,所以就開始很認真地為另外一半禱告。只是就算神不斷用身旁忽然出來的基督徒提醒我,他與我同在,我仍舊沒有太大的信心。

  畢竟我減重不到五公斤,而我的年紀與我的健康…我有很多的擔心,況且本來對我來說有很多隱藏起來的罪與軟弱,讓我不敢面對往前踏一步的困難。

  為什麼要往前踏?我憑甚麼?羅慧伶只是一個嘴巴會說,然有很多才藝的胖子。即使我受了刺激開始往下減重,但是成為一對對的都是外貌姣好的女性與男性,我仍是個沒有外表的人,更何況即使我有很多好朋友,但是他都不是與我走一生的伴侶。

  很多很多掛慮,在一天晚上的風雨,通通都崩裂了。

  12日晚上正慶幸因為颱風天可以早點回來,所以正期許星期六可以睡久點,沒有想到我半夜三點多就起來,然後一起來後就睡不著了。

  我的上方屋頂開始漏水,所以我是被滴醒的,然後開始像是噩夢般,一處一處都開始漏水:

  先是我床上的正上方,然後是窗邊,最誇張的是我連電燈日光燈因為挖洞裝設,也開始滴雨。

  我第一個想法是很想搬家,但是要搬到哪裡去?也許結婚也是個不錯的想法。當然這種想法是極度逃避的,不過我即使將我睡覺的地方移到為一不滴雨的地上,我內心還是充滿恐懼。似乎會產生幻聽與幻覺,神經質的認為哪處又在滴雨。

23.jpg

  就這樣撐到天亮後,忽然我知道,如果只求一時的安穩,我仍會在那裏恐慌症發作,然後胡思亂想,所以就開始行動了。

  就在狂風暴雨的情況下,我真的開始搬家:其實就是將我比較怕滴到雨的家具「床」 與其他家具做位子的移動。

  或者對其他人來說,移動床沒有啥難的,但是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因為我床板不是買來好的一片式的:

  我的床板是大約兩三百片的巧拼與十幾根木頭組合成的。

  如果沒有滴雨;如果沒有忽然停電;如果沒有颱風;  

  這一切都不是這麼困難。

  但即使這些都同時發生,我仍毅然決然往前走了。

  在手機沒有電前,我看到了小組的人特別地為此禱告,我哭了,這也是讓我開始有勇氣往前走的原因。

  在黑暗中,像是建聖殿般,每處都問神該怎麼移動?不知道哪裡來的信心,當全部的家具通通混亂在一起時,我仍覺得我一個人可以將所有的東西整理好。然後一個一個像是畫圖般,我就將家具一一的移動歸位。

  我禱告著雨不再滴或是電來,但是神並沒有回應著我這個祈求,只是在充滿恐懼當中,我明白了馬太福音內彼得在海面上的勇氣與之後的怯弱。

  即使後來我用筆電充了手機,所以看到台灣各地都有災情,隨便一個都可能比我慘,但是內在的恐懼仍是存在的。即使電來了,及時我將所有的東西都真的歸位了,我吃不下與睡不著這件事情,仍證明我恐慌症仍是發作了。

  我不是經歷了神與我同在的恩典?神也給我了智慧讓我自己轉換成較棒的住宿?

  但是情緒就是發作了,所以我只有強迫自己吃飯與八點多去睡覺。

  最後在音樂當中,我還是睡著了。

  半夜,我又醒了,但是這次是風雨與滴雨都停了。

4523584350718323019.jpg  

  而我即使再怎麼害怕,即使身體與心靈都這麼的軟弱,神仍讓這一切平靜與完成。

  而我只是做了「我願意」的事情而已。

  今天早上,我禱告問神,這個跟我禱告另外一半有啥關係?為什麼讓我遇到這麼恐怖的事情?再寫這篇文章前,我甚麼感動都沒有吧!因為一半以上都是昨天殘留的恐懼與疲累。

  但是文章寫到這裡,我看著自己寫的東西,忽然明白:

  這是神給我的愛情,也是我未來將要擁有的。

  也許我有很多滴雨與破洞,但是神會給我力量去改變與移動。

  但你要往前走,這一切都會歸位。

  願一切榮耀歸給神。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