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會難過吧!

  雖然多年的禱告似乎在這兩句聖經當中得到回應,但是期待著金曲獎宥嘉可以獲獎的事情,卻落空了。

  不過值得高興的事情是,他與鄧的戀情公開。或者多年以前我會有一點點難過吧!像個傻子般對小朋友有些喜歡的小小幻想,但是因為我更喜歡他的音樂,所以這個傻子早就把林先生看成自己的家人與弟弟啦,而若他與鄧在一起,成為基督徒,我會更高興。因為我最深的禱告是希望在天家當中,仍可以聽到林宥嘉的歌聲,上帝回應我禱告的一半。

1013169_565917050117419_969188562_n  

(用了傑米鹿的音樂與行銷的照片,他是個很棒的作家)

  今年的金曲獎,還是有一堆得獎者感謝上帝,表示這些得獎者都是基督徒。所以願榮耀歸給神。

 

  多年前,一直很認真的做青少年與兒童的工作,也一直很忠心的去服侍這些小孩。也許當中仍有屬於人的私心,因為當中有我想要成為這些被照顧的小孩,所以把這份期望投射到小孩身上,但是當中仍有更多是自己禱告與委身。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只要去青少年與兒童的機構擔任社工,都不超過半年,最後我也離開了服侍了十多年的教會,也離開了青少年兒童。

  所以我的服侍只是階段性的嗎?還是當初只是上帝復健我的過程?經過了許多事情,我遇到了宥嘉的音樂,也到了現在的教會。而也在現在的身障社工當中待了下來。

  似乎這樣的情況,上帝給了我一個答案:

  「有許多人到他那裡,帶著瘸子、瞎子、啞巴、有殘疾的,和好些別的病人,都放在他腳前;他就治好了他們。甚至眾人都希奇;因為看見啞巴說話,殘疾的痊癒,瘸子行走,瞎凹子看見,他們就歸榮耀給以色列的神。」(馬太福音15:30~31)

  這不就是我現在在做的工作?輔導身障者就業?而我當初不就是經歷了這樣的奇蹟?一個當初人際關係是有很大問題的人,居然成為社工?

  我一直覺得「專業人員」,是需要努力上來。而且怎麼樣都不會放棄,是一種堅持。所以或者我最後終究找到答案,而姑且不論這個回應是經過多久的時間,但是我的心卻受了安慰。

  就好像雙J對於藝術的努力與堅持,我被深深的被感動了。

  我被周董開場的隨性與自然給折服;被蔡依林的玄幻給迷幻了;當然當中有我最喜歡的憲哥那段獨唱的利害給感動。

   我看得出來他的有懷念這個歌唱舞台,甚至就算整個舞台的畫面變黑了,他仍久久不想下台,而且重點是:他每首歌都可以唱得很到味與動聽。

  聽到了五月天;聽到了四分衛;聽到了樂團對社會議題的堅持。是不是因為在三立撥出,所以大家都比較沒有禁忌?而且因為在三立撥出,所以一些社會議題超帥的顯現出來。尤其是大合唱唱「起來」時,鏡頭一直照政府官員。無論是反核或是反對地下樂團表演的地方被都更給害了等等。

  幸好是在三立,才可以這麼順利地撥出,而且為什麼是東風重播?而不是直播?我還滿好奇的是否在東風撥出時,那些諷刺社會議題的東西是否會被砍光光?這是很玩味的期待。

  然後我也被鳳飛飛的鳳迷們給感動了。諷刺的是,鳳飛飛生前沒有一座金曲獎,卻在死後獲得。也許這種獎賞與肯定是很重要的,但是即使沒有獲得的她,仍讓她的歌聲感動了許許多多的人,且已經成為一種永恆的價值。

  這種是真正的肯定,明顯可見。

  金曲獎給獎的風格很奇怪,似乎有種奇妙的邏輯:若當年是走學院派或是原住民派的,就會逢藝術類必敗。並不是說獲獎的人歌曲不好聽,而是我孤陋寡聞的沒有聽過。

  當然也許會因為這個盛會而知道一些好歌手,不過我還滿懷疑的一件事情是:這不是流行音樂的盛宴?為什麼有些得獎者根本談不上流行?

  我肯定今年的表演節目,通通歸於自己國內的歌手,很好聽的音樂會。但是每年獲獎的人,除了超強的五月天,與一些真的實至名歸的人以外,我覺得都保持著懷疑的態度吧。為什麼每年都有名單外露的問題,而且落到宥嘉之後,最後都是黑馬跑出來?我沒有質疑公平性,只是覺得評審的喜好很奇妙而已。

  私心的知道宥嘉獲得很多其他音樂獎項上的肯定,但是總是獲得不到金曲獎的肯定,也許是種酸葡萄的心理吧!但是我想音樂好寶寶的宥嘉,還是乖乖的坐到金曲獎結束,所以我也等到最後一刻。

  但是我仍會等候,就像我等候我服侍的答案與肯定一樣,一定有天可以獲獎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