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大概是我這陣子的形容詞吧!有一部分是真的感冒?還是化療的後遺症?身體感覺上都有的不舒服。

  當然,更有一部份是自己內心無法真正的放鬆下來。一樣在笑,生氣與難過,但是整個人卻仍像晃動浮萍般,感覺是虛的。

  奇特的是在夜深人靜的夢境當中,我總可以自由發揮,所以有一度我快要分不清楚現實與夢幻的差距:夢中的我感覺與反應是合一,諷刺地反而現實當中的感覺與情緒卻是極度的混亂。

imgget

  怎麼禱告?甚至有些不想開始的情況下,我又回到了週三小組,然後我才明白到為什麼他要我回去。並不是說這些人可以真正給我填滿虛空的全部,而是他要藉著這天告訴我一個重要的訊息:

  這週是受難週。  

  於是即是週四那天,我真的難過到快要掛掉(身體不舒服),但是我仍硬是去按摩提振精神後,到了教會的受難日特別禮拜。

  在詩歌與圖片的感動下,我忽然明白到一件事情,原來我以為的孤單與痛苦,他承受得比我高千萬倍吧,而且他是甘心受苦的。

  所以我哭了,哭得很慘。我一直不敢像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裡的禱告一樣,求神把苦杯拿開,而或造著神的心意去做。因為我怕禱告了,有期待了,最後會變成怎麼樣?那是種莫名的害怕,但是當星期四的晚上,這場聚會使我明白:

  那如血的眼淚,是為我流的。

  原來在兩千多年前,他已經為了我的病與一切禱告。

  更早之前,他騎著驢子進耶路撒冷城時,我似乎也跟著回去;看到了那個躲在樹上的矮子,而或我自己;看到他說聖殿要成為禱告的殿;看到他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捨」的最後晚餐。

  然後我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與心。

  空洞的地方開始酸了起來。

  沒有知覺,是因為軟弱的自己不知道現在時空中,有誰可以填空?即使身旁有一推朋友與家人給我支持,但是真正面對療程時,其實我的內在是發抖的,不知所措,所以為了不要痛,我選擇了放空。

  可是,原來,他曾經承受了眾叛親離,與生不如死的刑罰,他所愛與愛他的在他釘上十字架後,一起離開他。

  而我的傷算甚麼呢?我的病算甚麼呢?也許那刻我並未親眼目睹到那年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可是那夜,我知道他真真切切明白了我的一切。

  理性的知道與深處的體會,那夜我哭泣時,卻是體會了其實是他已經替我哭泣過了。

  成了,然而我定睛在那刻與他最後的復活,他給我的十字架確實如此的恩典,如此的愛我。

  所以那夜,我如此禱告:

  主,我不明白很多事情,人也是軟弱的,也曾因為孤單寂寞而害怕去想太多。望著你,不知道如何說話與表達,以為你無法體會這些。勉強自己度過一切,只是因為我不想倒下與被人擔心。

  但是現在這些都無所謂了,因為我躲避與想要挪開的苦杯,都化成「我願意」的字句,所以我有甚麼可以怕的呢?

  或者如你釘十字架真的很痛苦,但是以你的能力你確實可以從十字架上走下來,讓在場的人通通變成罪有應得,但是你並沒有。

  那有多大的痛?我無法想像。

  被人遺棄的孤單有多少?我也無法體會。

  那種羞辱,我可以忍受多少而仍為義去做?

  也許這樣子的十字架,在這種復活的主日裡,一切都有了盼望與答案。經歷的過程我真的是難熬的,但是又再次有了勇氣。

  與主同釘十字架。

  因為你的鞭傷與傷痕,都變成真實撫平了我心中空虛的光。

123  

  因為你的死,我的罪得到了救贖。

  因為你的復活,我知道我有明天。

  那怕這天的答案是我真的無法接受的,我仍知道我可以坦然的渡過,與面對。畢竟有了這樣的溫柔與慈愛,我可以充滿希望的

  在天家中,你在等著我,在現實,你與我同在。

  這是我的愛情,我的家,也是我永生的盼望。

  這輩子,與你,一同走下去,直到新天新地,你再親自擦乾我的眼淚。

jesus_with_little_one (1)

  阿們!

 

 

 

  有看這篇的人,就知道我向誰告白了,呵呵呵!

  感謝那些不相信的人

  更感謝那些相信的人

  然後說,愚人節快樂,願神與你們同在!

 

  另外,說真的,我還真的想閃大家,但是在不太可能的情況下,我自己被神閃到,即使身旁目前還是沒有人,卻如同有了全世界一樣的感動。

  所以如果真的有這天,我要放閃電給人,我希望他也可以經歷神放閃給他的這刻。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