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抱持著旅遊的心情去住院,心想還不錯的病房,應該可以很愉快度過,畢竟帶了NCIS的影集與電子書,可以打發時間等等。

  可我想我低估了自己的心情與生理狀態,其實我還是很焦慮。有一點點明白當初二姑姑到後面會排斥做化療,也許我算是後遺症很少的,但是無法與人接觸的那種恐懼,是外人無法了解的孤單。

  有許多的不確定與害怕是在於不知道,走過這一遭後,雖然最大的後遺症有嘔吐與脖子腫大,但是後來證明那是呼吸道感染最新流行的病毒引起的發炎,吃完感冒藥就開始消腫,吐當然是因為呼吸道感染引起的。

  之前在馬偕住院也是因為空調引起喉嚨發炎,這次又是這樣,還好我以為我的脖子會比開刀前還大三倍,現在整個都消下來了。

  身上的輻射值仍很高,所以一個人躲到了飯店自我隔離,至少在多喝水的情況下,可以漸漸消腫。隨著感冒的發炎越來越好,身體的不舒服也減少許多。

  即使回到家中,也不太敢抱寶寶與妹妹,看他們一直很想黏我,心中有萬般不捨也需要捨得,兩個苯蛋一直過來用咕嚕咕嚕告訴我他們有多想念我,但是就讓他兩個單獨去睡覺,保持距離。

  這段時間不能去教會,比較公開的場合,雖然可以工作,但是也必須與人保持距離,但是隨著回家這件事情,發現心情就平靜了許多。也許我的房間真的很亂,但是至少是讓我平安的睡覺。

  有打電話關心小羊的人,都有聽到小羊那個破掉的聲音,超嚇人的,至於那個腫大的脖子,是腫到看不到脖子的可怕。

  但是怎麼樣,總之我回來了,即使現在仍不知道轉移的情況,但是看到隔壁病房是用150,而我用120,就覺得自己的狀況都是比較好的。

23      

  無論轉移的結果怎麼樣,至少現在是做完了第一次的治療,所以多休息是真的。

  恢復了飲食,因為身上的輻射值也較不會引起感染後,心情也漸漸好起來,但是沒有想到星期一檢查的時候,又因為太過於緊張與姿勢過於僵直,讓整個背部又拉傷了,所以這樣子又虛掉疲累了起來。幸好有爹陪我上去北榮,所以至少一路上頭與身體都很不舒服的情況下,可以順利的回家。

  因為身體一直很不舒服,讓我決定暫時不看NCIS影集,可是奇妙的是這時反而開始夢到自己成為他們當中的一份子。或者這與我想要重新些包青天的輕小說有關吧!所以一直夢到在辦案。看了這麼久都沒有夢到,反而想要暫停的時候夢到。

  以前在CIS系列也沒有夢到其中的人,可我才看了五季的NCIS就連續兩天夢到有關係的劇情,是個滿妙的體驗。

  前面我曾說過等4月我將重新開始,所以這種沒有章法的過渡時期,我還滿希望可以早點度過。

  現在的腦子似乎工作完,看個小說就需要休息了,似乎沒有辦法有多一點體力。就像星期六那天,因為去馬偕回診知道了一些事情後,放心之後,就整個人就虛脫到不行。路途中經過之前的教會,忽然想到似乎很久沒有回去,所以就想說走進去找黃牧師聊聊。畢竟那時候知道自己是癌症時,就想到黃牧師一直在做安寧病房的福音工作,所曾想過要打電話給他。

  就這麼進去,然後又遇到了黃牧師,於是就聊了起來,他也為了我禱告。後來才知道印象當中教會曾經有個我很熟的弟兄,有段時間暴瘦,也沒有注意他是有甚麼事情,然而現在我才知道他跟我一樣是得了甲狀腺癌。

  其實我想,我一直很在乎正統,這也是為什麼會選擇去勝利堂的緣故,因為過往當中我常被否認與不被接受,但是現在生與死當中,似乎我現在必須堅強的不能多想時,卻又被過往故人安慰了許多事情。

  被化療輻射隔絕的是「我的軟弱」,無法害怕,也不敢害怕。我可以體諒為什麼,可是心卻是疲累與空蕩的。畢竟甚麼都是第一次,甚麼其實都要自己去面對。身體一堆症狀,無法預測到底是感冒引起的?還是真正是後遺症?只有多休息與多放空了。

  最後要禱告的是:

01      

主,我知道我一直很任性的亂來,軟弱的不知道怎麼樣子靠著你放輕鬆。但是我知道我若沒有你與我同在,我不會這麼順利的度過每個難關。

我腦子,我的身體,我的心靈都需要重新調整。即使我知道似乎可以度過,但是每次的疲累與軟弱卻又讓我這麼的不知所措。

怎麼禱告?就是面對與接受,然後等待,相信明天的主與我同在。

我面對明天,然後與你一起面對未來。

1200672268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