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很煩,發生了很多事情。雖然歸回平淡後,酸甜苦辣的事情,感覺很精采,但是因為無解的情況下,確實讓我不得心煩起來…。

  我很不喜歡將事情交給他人決定,如來了一個很自以為是小人主管,然後主管的上司是個狀況外的人,劇情就是這是狀況外的人讓小人耍了團團轉。老主管雖然很兇,但是他是個標準的氣過後,事情解決後就沒有事情,但是小人就是容易記恨。

  其實很玩味的是,我現在的身分是個病人,又待在勞政的公家單位,所以若是他們敢動我,而且是無禮的狀況下,他們絕對有事情,光就業歧視就有得玩了。所以有這層關係,我倒不怕他們動我。

  可問題不是這個,雖然有些時候我確實很懶,但是我不喜歡人看不起我,與認為我做不到某些事情。工作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事情做完作對,把民眾服務好後,然後繼續放空。

  我就是知道他們要求的東西是很沒有現實感的,然後夾雜的自己的自尊,心想?要不要跟他們吵架?其實若真的要吵,想到以前自己擔任機構的社工時,跟公家單位一定吵架。所以辦法我是有,但是想想這是何必呢?弄到玉石俱焚,對自己也沒有益處,而且自己也累。

  不是正義不正義的問題,而是沒有現實感的訂出一些東西,這已經不是達不達得到問題,可是我甘心嗎?我想我一切的焦躁不安,只是我的不甘心而已。

8823825bjw1dt5vw3hvc3j  

  我很不喜歡那個已經注定要敷衍這件事情的人,而且我也很擔心那個放空的自己是否可以撐住不反駁。

  看倆的白痴耍自障(不是打錯字,而是我覺得打智,是汙辱了真正智能障礙的孩子)?嗯,不錯的評語。

  另外的最高境界是讓自障(重新的定義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障礙)認為自己是聽話的小孩,但是其實是看他們在耍笨。常常以為最沒有現實感的人是我自己服務的身障個案,沒有想到還有比他們沒有現實感的人,而且最氣的是,他們絕對是你們的上司。

  後來我的乾妹說,不用生氣,因為她們這兩個人的上上司,某領袖本身就是個笨蛋,所以這麼說起來的話,同理,越上面的人也就越「!@#$%︿&*﹀」啦。

  寫到這裡之後,感覺有點可笑,因為現在必須要心情愉快的我,卻讓兩個自障氣了兩三個星期,畢竟說道智商,我仍舊是不輸給他們的。只要我不怕他們動我的情況下,有甚麼好怕的呢?他們敢動我,我就一定會投訴這件事情,到時候看誰死。

  如此他們不動我的情況下,讓他們高興有甚麼關係?面對精神障礙的朋友我還比較喜歡他們,或者我必須要改變想法的是,把他們當成比精神障礙還不如?畢竟這些身障的朋友吃藥後,有些還滿有病識感的,而且穩定工作的人仍是大有人在,但是這種自障的病是沒有藥醫的。

  我感謝上帝的讓我是會寫文章與創作的人,因為在這過程中可以讓我釐清一些事情,也讓我不會變成另外一種反面的自障(自我感覺不良好的障礙)。不想說啥愛你的仇敵等等,因為仇敵畢竟是害你的人,但是重點是他們害不到我,只是兩個心煩的人。聽說新上司是個很認真的人,我想小人就是用假裝很認真的態度,去掩蓋自己其實不懂的內涵,而且還認為自己很懂,不想配合大家,只想大家配合自己的討厭者。

  然,心煩過後,某方面來說這也是種生活,還可以煩惱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是種幸福吧!如果最後保險請不到,至少我還有一份好工作。玩心機勝敗只是我想不想玩而已,但是只是現在玩心機很累人而已。最高境界的心機就是讓自己也相信這個是做得到的蠢事,陪他們玩,畢竟比他們更誇張的主管又不是沒有遇到,但是至少在公家單位,他們無法動我而已(心安的地方)。

  所以如果改變不了眼前這兩個人的話,就改變自己吧!等我的病情穩定後,就準備考公職,因為也只有公家的環境下,可以容許一個癌症的病患工作,所以在還沒有考到公職前,我會耐心等候他們兩個的離開。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