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我會去思索,到底在這次的神遊當中,我會遇到怎麼樣子的林宥嘉?

  在看演唱會之前,我發生了許多的事情,甚至有些是大到與親人生離死別的難關,所以總結就是,只要一個環節沒有過關,也許這趟神遊我就夢不到了。某方面來說,這是上帝給我一個很大的恩典,讓這些事情奇蹟的就這樣度過了。

  自己的事情,父母、親人也是…,因為一切都太順利了,讓我一直到現在都感覺處在很不真實的夢境當中。

  所以即使到現在,我的神遊已經聽完了,但是我還是仍感覺自己在作夢一樣,在演唱會當中是,加上之前生活中所發生的,回到現實仍是。

  其實演唱會在我發生任何情況下,我都會去。這是與我自己約定要去聽我所愛的音樂,與看我所愛的人,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但是重點是我這個聽的人,是帶著怎麼樣的自己進入林宥嘉的世界當中?

554700_10150857351927563_165076642562_9611226_897099218_n  

  除了自己身體狀況感冒以外,還有之前總總累積的壓力:我進入林宥嘉的神遊之時,就是這樣子的狀態,所以當天在聽演唱會,我有點恍神,更像作夢一樣的不真實感,然後我以為我會有的情感反應,當天通通沒有出現。

  但是,我喜歡這樣子的感覺,雖然有很多夢幻般的特效與LED的投射等等,卻像沒有看什麼表演般,反而比較像是精采的電影一樣讓我投入,而更像幻境般地的使我分不清楚是在現實還是在夢裡。

  而林宥嘉的歌聲,更是像沒有距離與空隙一樣,就在我旁邊平凡又豐富,簡單又高深,深入又貼近…的唱歌。

  也許已經少掉愛情起伏的我,又被生活磨損掉了許多強烈的情緒,所以享受卻又平淡的反應是正常的。可奇妙的是以為自己會這樣子看到結束,卻又被早開的晚霞,切開了我平覆掉的那個傷痛,淚流不止。

  我想起今年才剛剛離開的親人,還有我以為可能會離開的親人。

  人生如戲,我的故事卻又比電影還要戲劇化:癌症、失憶、車禍、心臟有狀況……這些八點檔才會發生的元素,雖然不是同時發生在我身上,可卻短短在這半年內在我的親人的身上發生。

  每一年,我總是會看到不同時期的他,還有更多的可能性,每個部份也都像我人生當中的戲曲,有感人肺腑,也有痛徹心扉……還有更多從靈魂深處引發出來的共鳴。

  因為之前的事情種種,也讓我下定決心的拿起了筆,又開始了小說的創作,並且會全心投入今年的某個文學獎中。然後這是怎麼樣子的巧合?他出的專輯名稱居然就是:

  COVER14

  大小說家。

  當我知道的時候,讓我內心產生很強烈的激動,甚至有些不明白,因為為什麼林宥嘉這個人的音樂,總是可以切到我某個部分?甚至已經是到達有種可怕性的湊巧。

  也許是我自己硬坳的,更也許是因為宥嘉總是不按牌理的打牌,就是會莫名其妙地讓許多不同族群的人感動,可能不只是愛情受創的某些人感動而以,還有更多不同次元的元素產生。

  如同我這個立志要寫小說的作家一樣。

  我寫科幻小說,如同「思凡」當中的隊長,完美與缺憾的對比,卻有不同的火花出現;我寫偵探小說,如同「誘」的七宗罪,在人性的掙扎中,犯罪現場是「貪婪、貪吃、色慾、傲慢、忌妒、懶惰、憤怒」的綜合結果。

  在我評論「鋼之鍊金術師」當中的其中一段,就說著對於七宗罪的最好寫照:

  「原罪究竟是好與壞?在聖經當中,所謂的原罪不是因為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俗稱的禁果),而是因為不聽話與背叛。分別善惡樹果子是有影響人類想法與行為的效果,如同故事當中的這些人一樣,擁有「情感人性」的無論是愛德還是阿爾等人,都曾經因為「天真,軟弱」而無力、而痛苦。 

  這時看似因仇恨活著的斯卡或是活得很本我的人造人,控制著他人的生死,似乎在暗處的這些人,是最後的優勝者。當然故事是不會這麼寫,但是如同第一部一樣,沒有「破繭重生」的鋼鍊,只有慘烈的死亡,並沒有第二部那樣的最後歡樂。

  聖經當中提到「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又說「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二4),救贖的方式就是耶穌的「犧牲自我,成就他人」十字架刑罰,且祂不是脫離原罪的軟弱,是帶著這些軟弱的人,所以他的救贖才是完備的,所以說不能說這個精神跟鋼鍊百分百相似,但是卻又似乎說到了一些類似的地方。

  原罪仍舊是個軟弱,但是軟弱是否成為罪惡?在聖經的標準當中是「沒做該做的事情,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都算是罪惡。不是要去美化原罪,只是說明在「人性軟弱」之下,要破繭而出的支援是要很大的,人可能在一念之差,就做出不可逆轉的罪惡。

  七宗罪雖在鋼鍊的世界觀當中,是與人性光明面是對立的,但也可以說正體與影子的對戰。看似正體與影子是不同的物質,但卻是一體兩面的。

  小說的起伏與曲折,就是許許多多所謂光明與黑暗、完美與缺陷、七宗罪的元素交錯等等,然後的加上人性掙扎後,所產生不同的喜努怒哀樂、酸甜苦辣……而目前宥嘉的歌曲當中,先是完美與缺陷的思凡對立,然後是七宗罪誘惑,後來演唱會上出現的「runaway mama」是終於有行動的結果。

  一個完整精彩的小說情節的結構,不就是這樣子過程與結果?

  也許中間有說謊後的傻子行動,而或是早開的晚霞般的遺憾,然後產生美妙生活歌詞中的感嘆總總。如果以前專輯當中的元素是散文與詩,那麼我猜想這張專輯將進入一個說故事的小說曲折起伏裡,我萬分期待中。

  林宥嘉的音樂就是一個起伏的小說情節,可絕章,可以串起;可以豐富,可以單純……然而,這篇隨筆到底主題是甚麼?是演唱會?還是專輯?還是在寫我自己?

  簡單又複雜的說,因為我自己身為故事情節當中的主角,根本不知道創造主會怎麼寫我,所以仍在過程中的自己,筆下無法單一的寫出一個東西。

  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但是神遊到現在因為感冒,還在恍恍惚惚的無法清醒。也許我仍在演唱會裡,也許尚在感冒中,更也許太久沒有好好寫小說的我,一點任性的懶惰藉口吧!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