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其實我沉默了,無法像以前一樣,一天到晚瘋回文,或是寫文。也許是忙碌,也許是累了,所以即使還是很關心林小朋友的動靜,也聽著他的歌,但是內心的澎湃,總是變成淡淡的音符而已。

 

我想會不會有一天,我只是變成聽他的音樂的守護者,而不再出現任何場所?想想,好像不太可能不出現耶,骨子裡迷戀他現場演唱的旋律,似乎已經深入靈魂當中,不可避免的,這是所有聽過他現場演唱的包子們之宿命。

 

所以現在的靜默是因為我的胃口被養刁了,期待著他下次的變化與感動。但是是不是代表我聽他的歌,聽膩了?深深的去思想後,好像也不是這種情況,只是那些歌那些字句、曲調,都變成我的生活,像呼吸一樣的自然,所以除非我現在快要窒息了,我的心受傷了,否則不太感覺到空氣的重要性,但是我深深知道,他是讓我活下去的元素之一。

 

將近四五個月的時間,工作壓力超級大,甚至身體都出了狀況,所以我一陣子我連音樂都沒有怎麼聽,還有夢中也不太出現小朋友的笑聲與音樂聲。只是後來,還是出現在他的現場演唱會當中。然後一點點,一絲絲的掛念著這些音樂的饗宴,直到現在。

 

其實今年初,在入夢時刻,已經超久沒有夢到小朋友的身影,忽然在夢中夢到我搬到小朋友台北住的房子隔樓下,往上看就會看到他與其他華研的人(蕃薯老大與蟑螂大哥都入鏡了),所以雖然我要住的那個房子是很詭異的房子(都是機器人),但是我還是住進去了。

 

雖然後來夢中的故事轉變成科幻類,但是似乎一點點可以望到小朋友,我記得在夢中的自己似乎是很滿足的。去年之前,夢到跟四少是好朋友,或是我自己也是會唱歌的歌手,與小朋友同台,那種情況是滿常出現。當然最常出現的是會唱歌的林宥嘉,在我的夢中唱歌。

 

我自己喜歡唱歌,生活當中的點滴,也讓我支撐到如今。

 

有次我與老爸到別之時,我跟我老爸說:「爸我愛你。」

我爸酸酸的回答我:「說什麼愛我,你比較愛林宥嘉。」

然後我就回答說:「爸我愛你,我更愛林宥嘉」然後因為這句話,我現場在的家人都笑瘋了,然後我就跟我老爸說,誰叫你要補充後面這句話,所以我只好說似乎我應該說的話。但是當時後是否說「我愛你」的時候,我是否有去想到小朋友?說誠實話,其實並沒有,但是因為老爸無聊的挑釁,說我說的後面這句「我更愛林宥嘉」,也更似乎成為我自己生活的習慣,好像就這麼說出口了。

 

並不是說,我老爸討厭林宥嘉,只是天生的做老爸,會對女兒喜歡的對象,會吃醋,只是她吃醋的對象也讓我哭笑不得而已。程度不同,喜愛的方式不同,這兩者是無法做比較的。

 

那天論壇在定2010年的桌曆,我就隨手幫我同事的妹妹定了(他是宥子),送給他,然後聽我同事說,他妹拿到桌曆的時候,高興跳到他家都快屋子掀掉了。上個星期我跟我同事去游泳雙載的時候,就聽到我同事隨口就哼出「愛情是圓的」,然後懊惱不已(因為被洗腦的很成功)

 

然後好像這些小細節,「林宥嘉」影響著我的生活,也轉換了我身旁的人的反應。他能夠影響並不是因為他很帥或很可愛而已,更多是因為他的歌聲與待人的態度,我不多說因為他對音樂堅持好的態度,讓我有了為自己理想堅持的動力,因為那只是我能夠一直牽掛著這個人與他音樂的原因之一而已。

 

更多是我無法形容出來的滋味,五味雜層,在我上星期忽然又回到只聽他的歌,然後整理自己的心情時候的感受,我忽然又明白了起來,為什麼我還牽掛著他的原因?

 

看著這文字的人玩味著與我也許相同的體驗,但,這些情緒與感受是什麼?我無法解釋,因為這種感覺只有我自己的心知道。

 

靜靜的,牽掛著林宥嘉的音樂,和他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