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的事情你知道嗎?我的過去與我的未來,我ㄧ生的點點滴滴。我的憂傷快樂是有個過程的,讓我可以慢慢感覺到這個世界的不同。

「你是個解High人。」我的朋友是如此的說我,因為他們總是認為我是與人唱反調。但是我不是故意的這樣,只是當人們已經反應的時候,我還在思索,怎麼做才不會傷害自己?不過我總是沒有反應過來,慢慢就變成被忽略與自己獨自一人。

但是經過了一些人生的階段,我慢慢明白到自己到底要選擇什麼?原來以前我的眼睛是長在頭頂上,甚至其實我有太多東西需要調整,但是我總是認為他是傷痛而逃避。直到我遇到了一些事情,體會到一些事情後,我才知道當人在選擇其他人的時候,別人也在選擇我們。所以做人真的不要這麼挑剔,每個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優點與缺點。

當我學會「看到什麼吃什麼」,原來做人不是這麼挑嘴的時候,我的人生才開始豁然開朗。包含自己的痛苦與快樂都一樣,都面對,調整,改變。

為什麼我以前會過著這種寧願一個人的日子?因為那段刻骨銘心的日子,我仍然用著自己的價值觀去挑惕著他,直到他的耳朵再也聽不到我的解釋,只看到他想看到的東西,只說他想說的東西

慢慢的,我心死了,我們之間的知心與相惜的情誼也死了。在外面的人看起來我們似乎還在一起,但是其實我們之間的愛,已經空掉與飄離了。

然後終於,沒有預告的某一個晴天當中,他離開了我的生命。

當我的那個飄離的愛,讓我的心空出來後,我即使在眾人面前都是笑笑輕鬆的模樣,但是其實慢慢那種可能會碰到「痛」的恐懼,讓我慢慢的退縮,所以我過著一段似乎在人群當中的孤獨日子,成為朋友口中「解High人」。

渾渾噩噩的度過幾年後,也交過幾個異性朋友,但是心還是空的。然後回過神來後,我總是在我們以前相遇與聚餐的小餐館,坐著直到打烊。

直到那天我看到那個熟悉身影。

是他!看到他熟悉的面容,與一臉懷念的表情。好久不見的我們,到我們以前常常坐得位子上。我摀著心中的痛,說著違心之論,跟他像以前一樣的聊著天。

他說我可以罵他,要我不要逞強,我恨他是正常的,因為是他先放棄這段感情。我說我沒有關係,我都過得很好。

「我沒有說謊,這段時間我確實過得很好,我沒有勉強。」他的道歉讓我從欣喜的重遇,慢慢變成不安,連我自己的聲調變高了也不知道。

「我要結婚了。」他忽然冒出這一句話。

一切的空氣都凝結了。

然後…

我只記得我祝福了他,跟他說「你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你可以把我通通遺忘了吧!」但是我怎麼離開餐館?我一點都記不起來了。

我是被我自己的眼淚打醒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原來我以為會這麼痛,但當我知道一切都結束之後,這種以為的痛,已經發酵成酸了。

只是這種平靜的心酸,一點一滴,讓我開始可以面對以前的痛苦與甜蜜。

那個長長的迴廊,與,我們總是跑不完的操場。

曾經擁有妳的我,是心酸。但是這種心酸已經是讓我面對了我心中的空虛,與真正的痛苦。

於是在這當中,我想起為什麼我總是這麼沒有安全感?因為在異鄉的我,學會的就是勉強自己,批評與指責總是對著其他人。我的任性只是因為我想要有家的感覺,於是你才會走掉。

我回到那個原來的餐館,嗯…我終於記憶起當初與你會來到這個餐館當中的原因,不是愛情,而是那是唐人街當中唯一比較像我們家鄉的家常菜。

原來我一點都不喜歡這個勉強自己,裡外不一致的模樣。歷經滄桑後,才發現找到自己內心的歸屬就是平凡。

平凡的做自己真實模樣。

咬著這個不在揚州的炒飯,然後我開始大哭也大笑,因為這段飄流的歷程當中,我以為的這麼落後的思想是讓我不屑的,以為新潮的愛情就是歸屬的結論都是錯的,走遍世界,然後規回到原點,居然是在這家小小唐人街餐館當中找到答案。

我到底是什麼模樣?我似乎在這段時間有些遺忘了,我開始在記憶當中找尋除了愛情與放蕩的生活當中,我自己的最愛到底是什麼?我打開了以前的照片,發現自己最多照片的東西,就是與音樂有關的東西。

我以前有多愛音樂?也是因為音樂才會認識這麼多的朋友,只是當我追尋想的方向亂了以後,夢想就變成扭曲的空虛了。

對了!

靈感一動,我想起了以前一起搞音樂的好朋友,把他們到處試音演唱表演場的票,寄了一份給我。只是當時候我根本沒有心情去理會這群家鄉同伴,後來的我總是批判他們是落伍,沒有進步,所以他們邀請了我幾次,幾年,我就拒絕了他們幾次幾年。

只是他們每次總是笑笑的,還是把票寄給我。

我去看看吧!我心中下了這個決定,然後就離開了這個曾經「以為的繁華」,回到自己的故鄉當中。

表演當天,我到了現場。當我到的時候,音樂已經開始了。集滿的人潮,大家都很High,搖滾樂的熱血,讓台上台下都歇斯底里的融成一片。

我本來想安靜的躲到旁邊聽,但是這樣子的熱血,卻徹底的融化了我,使我越走越近舞台,只是我的身體仍舊是解High人,所以即使我已經感動的哭的十分激動,但是身體仍然無法與旁邊的人一起跳躍。這種違和感,終於讓我在台上的好朋友們,看到了我。

他們一臉激動的,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把我拉上檯上介紹我。

「這次我寫的這首歌,是我們大家的故事。我們想要什麼就去做,沒有什麼去後悔的,我們要忠於感覺,所以今晚,什麼理智,我們通通都不要甩他,好不好!」我的主唱好朋友對大家大聲宣告這件事情。

聽到這句話,這首歌,在台上的我哭得更慘了。因為我知道這首歌是為我寫的,也是為他,為大家寫的。

錯誤又如何?失敗又如何?渾渾噩噩又如何?積極過日又如何?忠於自己,裡外一致,沒有什麼大不暸的。這時我明白了他為什麼總是把音樂的票寄給我?而我總是仍在世界各處尋找歸屬,卻仍想要與他們聯繫?

我其實是明白他們,就像他們總是明白我一樣。說穿了,我們都是在尋找自己的肯定,與找到自己最完整的模樣。當然不是我們都相同,只是當我們找到自己,就會再另外一個人身上,找到「另外一個自己」。

無論那個人是誰,重要的是找到自己,深愛自己。就算我曾經是解High人,我以為其他人沒有耳朵聽我說,其實是我自己沒有耳朵;否定所有一切,然後飄離,然後逞強說謊…這一切又怎麼樣?有誰沒有流過眼淚 請你告訴我?有誰沒有曾經要死要活?

這種過程起起伏伏都是讓我們找到自己的養分,然後當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一切,都將回歸自己,回歸平淡。

這一切的故事,不知道你是否有感同身受的想法?或者你有不同的遭遇,但是也是因為我之前遇到過這些事情,與這些朋友,所以或者當你分享你自己的故事的時候,我已經可以有感同身受的感受。

即使我的反應會跟你不一樣,結果也可能不一樣,都已經無妨了。

看了,聽了,說了,聞了,摸了,走了,體會了,力行了…用我的感官,感受這個世界的一切。

所以關於我的故事,你明白了嗎?我明白了我其實一點都還不夠明白。

於是,關於我,我還在探索。

你呢?













-----------------------------

以上故事當中的所有歌詞與歌曲名稱用到的一切用句,版權是「感官世界」的作者。

此篇故事當中的一切有實有虛。但是重點是我聽了感官世界的另類感想,湧出這個故事。

所有故事都是以音樂的走向與背景寫出來的,因為這個故事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去表達這張專輯的完整性,與為什麼要從頭到尾的去聽的緣故

希望大家會喜歡。

音樂評論,我還要多聽幾次才能寫
_________________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