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那場印象的場子之外,再次這麼近的接近宥嘉,甚至聽他唱歌。第一聽宥嘉台北場的演唱會,我中暑;第二場高雄場的演唱會,我發高燒;這次闊別已久的現場演唱,我重感冒,所以感覺還上,都是在這樣子狀況下聽他的音樂,還滿嗨的。

到了現場其實沒有多少時間跟其他包子相認,就很快的進場了,因為我將近四點才到。現場有很多人了,我大該估算現場在排隊應該有超過四五百人,小小的西門紅樓前就擠滿了人。進場後陸陸續續有人進來,所以後來應該有多少人?我擠在前面已經看不到了,只是知道也許有將近千人吧(因為滿滿滿滿。)

看到現場的樂器,我忽然有種莫名的期待,但是我很明白這個宥嘉是我很不熟悉的宥嘉了。那是種宣示,一種雖然只有在報紙上看到他與樂團的合作,現在卻這麼真實的呈現在眼前。這讓我有點不習慣,因為前年看到的他,充滿了情緒與不確定,但是對我而言卻是很吸引我的真實,而現在在舞台上看到的林宥嘉,卻不是我去年看到的模樣:這個小孩仍舊是小孩,但是在音樂的世界當中,他找到自己的定位。

前面撥放著他的看見什麼吃什麼的MV,等樂團的人一一上台的時候,大家開始嗨了。第一個階段出現聲音告知主辦單位有哪些,我心中有點不妙的感受,因為音效很不好,但是當第一首「關於我」背景音樂響起時,一個不是我去年,甚至不是我在今年香港看到的那個人,這是個全新的音樂型態。

而他是另外一個全新的林宥嘉。

螢幕上呈現的是黑白的她的照片,唱著人們對於關與宥嘉心理層面的私語,雖然似乎是放音樂的,但是卻讓我們像是從喧鬧的西門町當中,回屬於他的迷幻世界。

【關於我】

關於我 關於我 你知道什麼
我的快樂 我的憂傷 我的理想 和寂寞
關於我 關於我 你知道什麼
我的來頭 我的執著 我的過程 和結束


那是種安靜與深層的照片,沒有上張的迷幻與夢幻之美,但是那一張張黑白的照片當中,卻是這麼的讓驚心動魄的貼近與自在。

接下來就是宥嘉本人出現,出現的他,穿著淺藍色的夾克外套與深色的褲子,頭髮就是照片中的樣子,但是似乎沒有上很濃的妝(因為豆豆的疤還滿明顯的),一上台就是狂熱的唱著新歌:「歇斯底里」。

這首歌真的就開始宣示他對搖滾與音樂喜愛與執著的開始,哪種不在只有星光大道上看到的林宥嘉,也不是演唱會上看到這麼大場子的林宥嘉。

而是確實唱著搖滾在音樂當中自由自在的林宥嘉。

我很高興,並且我也知道他的音樂不再是我們獨享他聲音而已了,是更豐富的音樂性,與著他的夥伴共同呈現著。這與演唱會不同的是,演唱會頂多是在演唱會上當天有這種音樂性的自在,然而現在宥嘉他擁有了真正與他在音樂世界當中呈現的多變音樂的現場演奏朋友。

我能夠明白我自己複雜的心情,因為我是高興的,但是也是一絲的忌妒與難過。因為他的聲音不再是獨自有的武器,與撼動人心的痛快,雖然是豐富了,但是不再是讓我獨有的了。

當然這是我小人者的莫名心情,畢竟他們可以一起在音樂世界當中努力著,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只是看著馬上可以投入音樂當中的他,心中有點感慨他的脫胎換骨。

並不是說之前的宥嘉音樂不好,只是實在擔心著自己好與不好的他,現在在他身上已經蛻變出來。他的耀眼,讓我有點陌生與不知所措。他一樣很可愛,一樣很棒,但是以前不曾出現的語言與自信,他開始出現。

歇斯底里,確實很歇斯底里,所以第一首歌他已經唱到滿頭大汗(可見得唱得多用力),而且很用力的在台上跳跳跳。感覺那種與音樂,樂團融為一體的感受,原本只有在演唱會上看到的宥嘉,居然在這小小的空間當中呈現出來。

【歇斯底里】
情緒HIGH到最高點 緊繃的脊椎就像馬上要斷了弦
別怪我天生太熱血 把夢變成搖滾樂
歇斯底里救世界 有什麼不對
多一點我要多一點 快一點誰還慢一點
臨界點沒有邊界 不檢點讓我自便


在間奏中,他加了英文獨唱,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他另外加的,還是這首歌本來就有這段?但是他的投入與用力嘶吼,確實讓現場的人都瘋掉了。

或者當初他的迷惘是真的,因為當因為連背景的音樂都無法感動他的心的時候,怎麼唱出感動人音樂?他迷網與勉強,甚至用他唯一的武器「歌聲」,去面對去年不是全如他意的環境,但是還是讓我愛上他。

所以這麼完美,自在在音樂當中的宥嘉,讓我開始不習慣,開始不知所措,讓我以為眼前我以前已經有某種程度熟悉的宥嘉,居然有這麼驚人的一面,更看到他在音樂世界當中更多的可能性,所以….妳說怎麼可以不更愛他了?

這首已經讓現場瘋掉的歇斯底里,宥嘉宣示著他的搖滾自由的開始,然後就是感同身受這首歌,一個一個震撼著我的歌詞與宥嘉的表情。

【感同身受】
有誰流過眼淚 請說
有誰沒有哭過 請說

全世界的脈搏 讓我們用心撫摸
別人的眼淚隨時來自你和我的雙眼
有那麼多人在寂寞 就沒有人寂寞


這首歌,跟著現場的樂團開始演奏的時候,每個節奏像是歌詞般的打到我的心中,那是種沉重的低語,與高亢的爭辯著,訴說著內心最深的感受。那種感同身受的訴說,像是說著你我的故事,藉著音樂,很痛快的說出來。

音樂完畢後,已經汗水在滴如雨的宥嘉──難怪宥嘉會揮汗如雨,因為誰在用力說著自己內心的時候,不會用力?除非你放棄了爭辯,你放棄了自己與其他人。

那是種什麼感覺?感同身受是感受你我之間的感受:「你聽我說,我聽你說,我替你說,你替我說…」。這種認同不代表相同,但是是相同的感受。

音樂停止後,宥嘉開始說這首歌原本是專輯的名稱,但是怕沒有人可以比較深刻的知道這首歌的意思,所以在工作團隊的大家建議之下,改成「感官世界」。

其實我認為我喜歡「感同身受」這個名稱,因為那是私密的分享,但是「感官世界」是更廣闊的名稱:天人合一,是有這種意境。這時候宥嘉的音樂是包含很多很多的:作詞作曲,樂團,製作人,後製.,聽眾,陌生人…等等的元素。所以這是更大,可以包容許多的名稱。

也開始表示,宥嘉的音樂已經踏出孤獨的面對,開始走出大格局的層面。

宥嘉說明完這個感同身受的意義後,就開始看現場的朋友,說:現場有很多面孔不是我看過的人,然後很得意的說,看起來我的版圖已經很開始擴張了,現場的人就很嗨了。

宥嘉繼續說,這張專輯讓我比上一張自然多了。

「你看很自然吧,連衣服也更棒,很好看吧!(超得意的= =),還有我的鞋子」說完還很高興的轉一圈展現他的亮粉紅的鞋子(有很多亮亮的亮片)

「你看你看,我愛的鞋子!」宥嘉還是是很得意的說。

接下來就是唱「慢一點」。

(鞋子好像真的是紫色,只是我很想看成其他的顏色吧,因為心中OS說:怎麼還是紫色…)

音樂剛剛開始,宥嘉用自由音的填滿整個前奏。是我第一首比較熟悉的歌,但是唱的是宥嘉,卻又是不太一樣的宥嘉。以前也許校園演唱中還是有樂手吧,但是重點還是不是自己的人,所以我會有一絲擔心是不是會有狀況出現(如音箱爆掉,或是有其他狀況)

但是當我看到默契已經出來的樂團(七分熟樂團?呵呵呵,包子一頭熱定的),有人唱著應該是沒有人會配的合音的時候,我開始為這種情況感動著,因為這個合音的部份完美了一首歌。

不過說實在話,看到包子說歇斯底里中唱到:「『快一點誰還慢一點』,那麼我們到底要快一點還是慢一點?」,所以相同我們聽這首「慢一點」到底還要不要聽呀?我想到那個改版的廣告詞:「只有林宥嘉可以打敗林宥嘉。」所以忽然有個超好笑的感受,一直讓我笑個不停,確實有種歇斯底里的嗨呀…

其實因為感冒,所以回想起來若是順序有顛倒,請包子們幫我指正。

剛剛開始宥嘉說著,這個演唱讓他很自在,有四場的演唱會,只是有買幾場,不要讓他知道(小氣精神又出現了,呵呵呵)。

後來他又開始說,有個本來在樂器行做事的樂手,後來成為他的同事,就有對他說:「伯樂」這首歌很好聽。他忽然有種感受,原來這麼高竿的人,也認為芭樂歌不錯聽,所以他決定這次要唱這首歌。

我很喜歡伯樂這首歌,沒有想到可以再次聽到,然後那是種現場很精湛的演奏。因為前面有很有兩首歌我不熟,第一次聽到,所以只感受到熱力與痛快,但是伯樂,我想我聽了將近幾千次以上了吧,所以演奏法與每個小節該用什麼樂器?怎麼呈現,只要是包子都應該會很熟吧!

所以當現場開始演奏的時候,這時候我也開始為了這個樂團驕傲的感動起來:這次不只是為了宥嘉本人,也開始為了我喜愛的「伯樂」這首歌感動著,我心中吶喊著:這是個很棒的樂團。當然再加上宥嘉原音重現與現場的感動,我想這是個超過一百分滿分的表演了。

伯樂唱完後,似乎是剛剛開始宥嘉友說,現場演出,而且都是自己人,他真的很不想造著排演來演出,他很想說很多的話,然後似乎宥嘉的聲音又低沉了,旁邊那個貝斯手過來提醒他,然後小朋友聲音忽然高八度(超級明顯的,所以很好玩)。

他說這首歌是他第一次很認真的坐下來創作,他問大家有沒有發現到,他哪些歌詞是被高人指點的?(現場應該沒有人知道啦。)

「就是『坐著說,站著說』這兩句話是施阿哥指點的,這樣子比較有動作的畫面,不會只有坐著而已。」宥嘉自己這樣子公佈答案。然後開始唱這首歌。

也許是之前已經被樂團給調適過來,我只是覺得兩個部份都很棒。所以到底進入狀況好還不好?我居然忘記有啥感受了?有利有弊吧!

然後就是介紹來賓,力揚就出場唱兩首歌。

因為她的歌都還滿抒情的,但是樂團仍可以彈出那種感受,所以可以知道這是個很全方位的樂團,不是只有搖滾樂而已,也可以很安靜的,古典的都可以呈現。

但是因為沒有歌詞,確實會有障礙吧!因為聽不太懂力揚唱什麼內容,但是音樂很好聽是真的。

上半場結束。就是「針尖上的天使」的預告片。

老實說,說到電影,只要不是MV的拍攝,某方面來說我就會比較嚴格一點看這個東西,鏡頭與流暢度,故事述說的部份怎麼樣?至少目前為止,我在電影當中所看到宥嘉的表情是自然與入戲的。但是預告片常常就是剪最精采的一部分去撥出,所以?我會很期待著這個演出。

看第二天報紙的介紹,才知道宥嘉演出什麼腳色。我很佩服的是,大部分的人演出類似的電影MV,女的就會演出自己被拋棄,男生就會演出自己癡心守候的對象。但是宥嘉居然演出劈腿小男生,而且找來的新銳導演,這類的導演所要的絕對不是偶像劇當中誇張的演出,而是要切實與內心深處的呈現。

在之前有聽過宥嘉演過的廣播劇,真的很…爆笑,因為一點都不自然。17分鐘的演出,大約是半個小時的單元劇演出(扣掉主題曲,廣告與片尾曲等),所以17分鐘可以演出一個完整的故事了,所以17分鐘一點都不短。我每年拍了40分鐘以上的電影,頂多花了80小時(10天左右),所以17分鐘花了70分鐘,還滿磨戲的感覺。

所以現在我被電影吸引只是因為林宥嘉,但是演得好不好,是不是劇中人的腳色?我會看完電影後細細的分享的。我還滿喜歡導演處理鏡頭的方式,很乾淨。只是希望有些暗示性的東西(如針),我可以看出導演的脈絡。所以我也期待著宥嘉被引出多少戲胞?

電影預告撥完後,我心中響起很多的想法。上面是我現在的感受,可當時候單純的想法,只是他遇到了一個好導演,不是要他演出一個很討喜的腳色,而是真實活在劇中的腳色。那不會只有一種大哭的情緒,那種複雜的情緒是需要很多引導才能構出來的。

所以我還滿想看的,雖然我極度不喜歡文藝片,因為那種情緒會把人揪在那裡,所以會不會牽動大家的情緒還滿重要的。當首播的時候,如果大家只是意識到他是林宥嘉,沒有多少體會到他在劇中腳色的感受,那麼那也只是「林宥嘉的音樂電影」,並不是「針尖上的天使」了。

我期待是「針尖上的天使」那個小男人。希望大家能夠明白我在說什麼。

因為電影演出,讓我湧出很多感受,但是再次回到舞臺上,因為這個嘗試,我真正感受到,如同他自己的宣告一樣:他的版圖變大了。

再次上台的宥嘉,換了西裝外套,說本來要一套衣服到底的,因為這件衣服一點都不搖滾,但是冷氣吹,他又滿身大汗,所以不得不換衣服。然後他說他聽到

「這邊好像有人偷偷說我很帥。」宥嘉一臉很得意的說這樣子穿很帥。 

宥嘉說,在記者會的時候,說好像這次沒有芭樂歌,結果施阿哥說,這次這首說謊就是,但是寫得讓大家都感覺不出來他是芭樂歌。他們唱了很多版本,專輯剛剛開始就唱了,但是仍舊改了很多的版本,最後就用現在這樣子的版本

然後就是我聽到已經有點熟的說謊這首歌

這首歌真的越聽越有很深的感受。宥嘉說明說這首歌是華研歌詞創作首獎的作品,但是歌詞的歌有經過施老師的改過。

林宥嘉 - 說謊

作詞:施人誠   作曲:李雙飛

是有過幾個不錯對象
說起來并不寂寞孤單
可能我浪蕩 讓人家不安
才會 結果都陣亡

我沒有什麼陰影魔障
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我又不脆弱 何況那算什麼傷
反正愛情不就都這樣

我沒有說謊 我何必說謊
你懂我的 我對你從來就不會假裝
我哪有說謊 請別以為你有多難忘
笑是真的不是我逞強

我好久沒來這間餐廳
沒想到已經換了裝潢
角落那窗口 聞得到玫瑰花香
被你一說是有些印象

我沒有說謊 我何必說謊
你知道的 我缺點之一就是很健忘
我哪有說謊 是很感謝今晚的相伴
但我竟然有些不習慣

我沒有說謊 我何必說謊
愛一個人 沒愛到難道就會怎麼樣
別說我說謊 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
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我沒有說謊 是愛情說謊
它帶你來 騙我說 渴望的有可能有希望
我沒有說謊 祝你做個幸福的新娘
我的心事請你就遺忘


接下來本來是要唱很安靜的歌,但是因為他不小心說要介紹樂手是誰誰誰,然後說第一場在高雄演出有鼓很精采的演出,本來是要他表演,但是因為等下要演出很安靜的音樂,被自己的團員給阻止了。

所以現場也安靜了,但是已經嗨了宥嘉自己先脫軌了,還是點了鼓手來段精彩的獨奏。結束後樂團與宥嘉一同在頭上畫一個叉叉(其實我不懂那是啥意思,但是很有趣),似乎是他們樂團的共同語言。

宥嘉轉過頭來,要開始唱的時候,被大家問說:那其他人的介紹呢?宥嘉才意識到應該介紹其他人,但是似乎時間上有點,所以他點點頭,看看後面,然後指指指,像是宣告說,等等會隨時點他們獨奏。 宥嘉說這首歌是他在雜誌專欄當中所寫的東西,擷取的一部分,施阿哥把他改成歌詞。宥嘉說其實現在無法再寫專欄有點空虛的感覺(大家大笑起來)

他又回過頭來,對台下的人說,要安靜下(很要求的口氣),但是馬上又把自己的言語推翻,說如果你們不要安靜也不能怎麼樣。 

只是音樂一下來後,本來還有點被前面很興奮影響的情緒,就立刻安靜下來。 

那是一首怎麼樣的歌,淡淡的口吻,低沉的聲音,深情內斂的唱出無奈深刻的心酸,一種結尾的意義。前面歌詞的鋪成都是為了最後的心酸的前因。

【心酸】 

我們曾相愛 想到就心酸
明明愛啊 卻不懂怎麼辦
我曾擁有你 真叫我心酸


因為曾經擁有過,所以才讓人更不捨更心酸。其實我已經有點忘記前面A段的歌詞,但是每次副歌的心酸結語,卻讓我更捨不得這首歌逐漸結束的難受吧!

這是首可以讓全場安靜到最後一個音符的歌曲,所以直到最後一個音符之前,現場沒有一個人拍手,足足安靜有兩三秒,才有人回過神來拍手。

宥嘉說他這首歌沒有唱得很完美,但是唱得很棒,大家開始鼓掌,另外他說唱得版本會有與唱片有點不一樣,因為他喜歡現場演出的這樣子的感覺,所以就這麼唱了。

宥嘉開始介紹這首歌,他說每次他聽「ㄉㄟ摩」帶,都覺得袋子很神奇,需要有點想像力才能夠明白作者再想什麼,而且很認真的問旁邊同樣樂團的朋友(其實他們的表情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呵呵呵),這樣對不對?

「這首歌的作者西樓,是個比我還迷幻的人,我聽到『ㄉㄟ摩』帶」中居然有噹噹噹的MSN的登入聲音,就覺得很神奇。」宥嘉一臉佩服的說。

我們台下的人笑翻了,我實在很想對他說,那有可能不小心錄音進去的。

然後他說,他其實很不喜歡中國風的音樂,所以剛剛開始他很不喜歡唐人街這首歌,只是越聽他越喜歡,因為他忽然感覺到到,這似乎是一群外國人,拉著中國的樂曲所演奏出來的感覺,有種世界上都有唐人街的世界感(世界大同?)

本來就要開始唱,但是他說等等,這首歌節奏很快,所以他要準備一下。鼓手敲了四下,開始下音樂。

等宥家開始唱的時候,我的想法是:這首歌哪裡快?還好,不是雙節棍那種可怕的快,一首一直出現中國元素的歌詞與中國音樂風的曲調的音樂,但是卻又不是這麼古味的音樂。那種快版也不是很駭人的快,但是也不是病態或是看見什麼吃什麼的輕快,是一種宥嘉沒有唱過的曲調。

如同這首歌一樣,很有味道。

【唐人街】
灑把蔥花加個蛋 不在揚州的炒飯
找一條有你的街 找一處回家的感覺
傳說中的歸根落葉 曾經多不屑
原來最渴望的 不過這些


唱完後,宥嘉馬上宣布說,等下這首歌就是最後一首歌。然後問大家說是不是會跳「食客舞」。

「會!」大家很嗨的同時回答,本來宥嘉要直接唱的,但是大家不放過他,要他再教一次。

他就開始唱「看見什麼吃什麼」教大家,但是當樂團要跟著彈音樂的時候,發現到KEY不對,現場調了很多次,我們台下的人也提了KEY的位子,但是似乎還是沒有調到,後來宥嘉與樂團就管他去死的教了大家一遍。然後宥嘉說,其實應該讓他教不要跟就好了,所以其實還是有點擔心等等唱會不會走掉。

然後就是「看見什麼吃什麼」這首歌,嗯,沒有走掉,完美演出。

他們一同下場,我們開始喊「安可」:第一次喊「安可」,第二次喊「出來」,第三次喊有節奏的「安可」,第四次就喊「林宥嘉」。

「我在後台就聽到你們喊『出來』,很○○(我忘記他說什麼了),如果是在自己的場子內,這樣子喊是很好,但是如果是有跟其他人一起演出的話,這樣子很驚人,還是喊『安可』或是『林宥嘉』就好了」宥嘉一出來就說,似乎覺得喊「出來」很爽,但是確實又很有禮貌的教導大家跟其他人演出不能這樣。

他就說今天的演出,他感謝所有的人,然後一一的開始介紹現場的老師與老闆們:華研台灣的老闆,新加坡等老闆都過來;王老師與失老師都在。

然後就是後面的這些夥伴的介紹。

「接下來我要唱一首英文歌,這是約翰南濃的歌,這是兩個吉他手推薦的,他們常常聽他的歌,我沒有聽過很多,但是我也聽過一些。」

然後就是這首英文歌的呈現。我能夠明白這首歌為什麼吉他手會喜歡了,因為中間有很精采的獨奏部分,讓人很搖滾很喜歡這種表演模式。

然後很嗨的宥嘉,唱到最後就說:最後一拍我一定要跳,然後就跑到最後面,用力的往前跳,結束這首抒情搖滾的音樂。

「這真的是最後一首歌了」宥嘉說了最後的曲目,也說這個作者西樓是他很喜歡的創作者之一。

吉他手也換上木吉他,然後是很安靜的這首歌:「再見康橋」。

當這首歌結束後,其實大家都不想說再見,所以都在現場喊著「安可」,但是現場的工作人員喊了兩次演唱會結束了,所以我們只好依依不捨的走了

然後當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旁邊的門打開了,那是林某人。我很興奮的跟他打招呼,然後他很抱歉的說:無法出場再表演安可曲,他覺得很抱歉。

這就是我喜歡的林宥嘉,這麼為其他人著想,而且可以這麼近距離的看到他,還真的滿爽的。雖然他的門馬上關上,但是老實說,就在一步遠的地方看到他,我能夠記住他說什麼,而且記得招手已經很了不起了,根本有很多應該出口的話,都沒有說。

【事後記】
這次演出,讓我很認真的想要不要去台中場,因為如果沒有事情,我一定拼死都要去,但是我答應人家,要代替他出場一場課程。所以?我想想看是否有代替方案吧!

我很期待這個專輯的出來,然後我又可以寫一篇精彩的評論分享了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