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沛泉Ekman是個很妙的人,我也不知道在神學院當中遇到這個人。在基督教的宗教筐筐當中,居然可以讓這樣子的老師教到,讓我感覺到神不可以預測的偉大。

當我在網路上收集他的資料,才發現到他真的是個有名的人。不過這個有名的人,居然是個不超過十點睡覺的人,他的工作就是輔導牧養牧靈的人,可以把工作做好,並且寫出這幾本書:

《平凡生活與靈修》、《孤單‧獨處‧友情》、《認出誰在路上同行-靈修指導的實踐》

其實在三年前遇到他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是我生命當中很重要的伯樂,雖然他不一定全然的進入我的生命當中,但是卻給我全面性的影響。因為就是他沒有限制的去體會上帝,所以給我能夠體會上帝的愛情,也就是最高最大的部份。

也是因為這個老師,讓我知道什麼是最無私的擁抱,在最荒涼之處遇到神,也遇到自己。也是這個人讓我體會到神道成肉身的一些樣子。

另外一個人就是內越言平牧師,MEBIG的兒童遊戲方式,讓我明白神是有快樂與情緒的父親,而Ekman更讓我知道「即使通通都不知道,也能夠放心的相信神自己。」,這兩者父親的腳色,讓我更體會到愛的深刻,而Ekman更讓我明白神對自己如同無私的愛人一樣,深愛著自己。

即使在我最不明白的時候,都是一樣。

生命的意義在哪?呼吸之間,無論有沒有眼淚,祂都知道。我痛苦之間,喊不出聲音之時,我該尋求什麼?愛誰都錯,愛誰都痛苦,至少對我現在而言都是。

但是此時再回想起Ekman的課程內容,這時給我了力量。我知道我並不能靠感覺去活,但是沒有辦法的是,生活中活生生就是自己要去面對。即使無時無刻的想著神,但是是怎麼樣的情境?也許不是百分百的舒服,但是至少是有盼望的,而我是連這些都沒有了。

我自己本身的問題在於對於愛的不信任,可又想自然的親近神。有問題的是自己,如果可以明白連這樣子的問題都是神許可的情況,然而我有什麼可以怕的呢?

也許就像我愛著Ekman一樣,當真正去明白這個人的無私與包容之時,我反而會不知道如何跟這樣子的人相處。跟上帝也是,會一直想做什麼,或是安靜什麼才會有感覺,但是其實是什麼都不用作,不用裝,就能遇到神的。

我的著力點在哪?遇到了夢中的感覺,在現實中,但他仍在夢中呀。寫文章就是把夢化為真實,無法著力的點是,我連寫文的內容都自我懷疑了,所以現在怎麼辦?回到自己身上,給我力氣最大來源是神與自己,所以如果在夢中的話,那又怎麼樣?

有些人即使在我身旁,但是我等到現在,他依然故我的認為自己是正確的,沒有給我任何的回應;有些人即使不在我身旁,他的生命力卻仍然影響著我。而我到底希不希望有人在我身旁?希望,很希望,但是就像是Ekman給我的感覺一樣,如果有很煩人的人事物在身旁,我情願是遇到這樣短暫,但是卻能真正觸碰你心的人。

一個知你心,又會留在你旁陪伴你的人,我不期待了。我會迷幻在宥嘉的真誠聲音當中,也許就是希望有個男生在我身旁,用這些話對我說,給我力量。只是以前是作夢都覺得現實絕對不可能出現,而現在我遇到了。

好爸爸,十年前我遇到了,那有保護兒童之心的內越言平牧師,給我父親的感動,我知道小孩真的是可以被愛的;真愛無私之情,三年前我也遇到了,Ekman無私的擁抱,讓我知道在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坦然的面對自己與上帝;而是否我真的可以擁有「知心」的愛情?這一年我遇到了,如果可以因為林宥嘉的歌聲,讓我可以從心相信愛情,我想等候再也不是害怕與空虛的空白。

我想,如果我想擁有一個陪伴我ㄧ生的人,我很清楚是希望如同Ekman這樣子的人,但是我更知道很難。所以我連禱告這件事情都交給上帝。

夢中,我常常希望什麼?其實這個階段的我很不清楚,而我接下來該怎麼做?少掉了很多熱情之後的自己也不清楚。現在年紀的自己,還滿希望哭泣之後的自己,可以回到或是前進到最好的佇定點,然後無懼。

我該仰望誰?我能愛能遇見所愛,是因為他。只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認識他了,我的心向任何人關起來了,而我不想回去,因為沒有一處是我的家,我可以安息的地方,怎麼回去?我找到了神居然是在宥嘉的演唱會中。

所以神到底在哪裡?如果我錯誤的話,只是因為我的傷,讓我不知道神握住我。

而我現在的慌忙是因為有擁有了一個聲音可以依靠,宥嘉的聲音溫暖了我,那種慌亂是我不知道這樣子作好不好?不想否定又在處在否定自己的痛苦,每天尋尋覓覓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答案。如果他真誠的聲音是我站起來的藉口,我想永遠保留,然後尋找一個生命的出口。

那種做什麼都在肯定中遇到神,如同遇到Ekman給我開闊的視野一樣,當我尋找到自己之時,也尋找到我的朋友。

「看著我!我看著。」如果你對我這麼說,那麼我現在終於聽到,那個我至始至終都在仰望的那位。

耶穌,我看著。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