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信用卡。

我媽媽要開刀。

我喜歡林宥嘉。

我無力幫助人。

我擁有幸福嗎?


幾樣完全不同的東西,原本都是不相干的事情,但是連在一起後,卻是構成我今天晚上整晚奔波的原因。

這是一段故事,然後整晚的奔波讓我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

對,是活著的。

 

 

故事是這樣的。

 

 


我是個社工,上星期因為處理了一些高危險群的家庭後,我發現深入太深的自己,有很深很深的無力感出現。最重要的點是: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可以擁有幸福,一個可以相知相守的愛人,我怎麼去說服我的案家,你們的無力是可以有力量可以支撐的,因為我會在你們身旁?

看著他們的無助,我的眼淚哽住了,因為不知道是為他們哭還是為自己哭?

那時隱約看到宥嘉的演唱會公告,但是因為那時的自己有更煩惱的事情,這件事情掛在心上,卻無力回應。

聽著宥嘉的歌聲,沒有任何背景音樂的清唱「如果沒有你」10次以上(你沒有看錯,就是這麼多),像是在低泣著我無力出聲的聲音。我心中無力的是自己不知所措,也是他們流離失所的茫然。

最後我終於明白了陷入進去這些家庭的我,吸收了他們的無助,也引發了自己最深處的痛。不相信可以被擁抱的我,怎麼去擁抱其他人?

但是,這又如何?

宥嘉輕訴的其他音符字句又這樣唱著:

感謝我不可以 住進妳的眼睛 所以才能 擁抱妳的背影
有再多的遺憾 用來牢牢記住 不完美的所有美麗

感謝我不可以 擁抱妳的背影 所以才能 變成妳的背影
躲在安靜角落 不用妳回頭看 不用珍惜

也許,我真的是不可以,去擁抱每個背影,因為我是真的不可以。很多的遺憾,因為我看過了,所以可以牢牢記住所有的不完美,所有的痛。

記住了,然後學習放棄(手)與相信。

慢慢,我離清了我不是他們,我仍是我,所以有些事情是我可以去努力的。當我可以努力讓自己幸福起來,一定可以也讓他們擁有一點力氣與支持。

所以我終於在這時候有力氣想起我的家人,還有宥嘉...對,看著宥嘉演唱會的新聞,這時候我才慢慢意識到「我應該要訂票的」之時,家人打電話給我說:「媽媽要開刀」。

我等候著媽媽開刀正確時間點,也同時開始尋找訂票的方式。

然後在年代售票系統訂票,我發現到我自己無法訂票(因為沒有信用卡)。

這時妹妹打電話給我說:「媽媽明天要開刀」。

等我搞懂年代是可以現場註點售票之時,已經是五日晚上八點半,到家族與論壇看訂票都已經滿了。

我開始往新竹的售票點衝:

新竹市演藝廳,關了。
藝品部,關了。

就這樣衝出去,又衝回家看哪個點可以買票,來來回回好幾次...到了金石堂之時,已經過了售票時間。

這時候我在想什麼?

 

我媽媽要開刀。

 


我必須買到票。

 


面對今天(已經過了12點),我不敢害怕,我只想很幸福的去參加另外一個讓我可以幸福的演唱會。所以就這樣讓自己跑來跑去努力什麼,像是讓自己活著一樣。我很清楚什麼事情都不能做,會讓自己很痛苦,也許這時候的努力是讓我自己活起來的方式。雖然到最後仍然沒有買到票,不過我的慌張與不知所措都在問清楚售票的情況下,放輕鬆了。我決定明天10點坐車之時,順便訂票。

正這樣想的時候,弟弟打了電話給我。

「媽明天10點開刀。」


我知道現在這個訊息是個抉擇,但是我終於有力氣可以做一個決定,

 

 

選擇相信。

 

 

所以今天,我將去看媽媽,而且買到宥嘉演唱會的票。

然後,我可以很幸福的帶著想哭的心情去看媽媽與宥嘉

 

 

大家一起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