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同輩親戚當中,我沒有表哥表姐,也沒有堂哥堂姐。總之,我是老大。

我媽是老大,我爸也是老大,所以從小到大生活在水生火熱的要求世界當中,「長房」期待下的我,超級羨慕人家有哥哥姐姐。我無法像想像我不當姐姐的樣子?因為我沒有辦法體會當妹妹的感受是什麼,總是扮演著姐姐,照顧著所有身旁的人。跟著其他同年紀的或是年紀大的人,我就是個老師,輔導者,所以還是個「姐姐」。

沒有就是沒有,再大的羨幕也沒有用,因為人家不會莫名奇妙的去照顧你,關心你,所以羨慕多年後,所友的期待都轉成對待其他人好,然後就串了這麼一掛的,到處認識的弟弟妹妹就出現了。

但是其是自己家中的弟弟妹妹呢?擁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的我,跟妹妹親如知己一般,如妹如姐都是我們彼此交換的身分,但是對於弟弟呢?

文字落下時,我的內心是無言的。為什麼我可以對外面的弟弟妹妹很好,但是無法對我自己的親弟弟有親密的感情?我仍是無言。

弟弟出生的時候,我已經一二年級了,所以所有他成長的過程,我都有參予與幫忙,包含餵奶,換尿布,餵飯,陪他玩,說故事給他聽,教導他什麼是正確的事情...就像一個小媽媽一樣陪伴他。

直到家庭因父母的離異後,他被帶到台北去被親戚照顧,然後這樣子親近的情感就被迫中止,再也沒有回來過。

中間斷斷續續的到台北看他,但再與弟弟一起生活相處的時候,他已經國中。青春期的他,脾氣暴躁的不知道如何處理,加上當時身處情緒障礙風暴的我,有爭執不用說,還加上拳打腳踢。

我不知道如何看待這個曾經跟我這麼親密的親人,也不知道如何再跟他說話。我看不清楚他在我內心當中,我對他的期待,他對我的感受。緊張的拉鋸與疏離,讓我們越離越遠。

一堂大學的演劇治療的課程中,老師要我們扮演在家中第一個想到的人,我想到的就是弟弟。在老師引領之下,我跟想像虛擬當中的弟弟交換腳色。我坐在我弟弟的位子上,開始看這個姐姐,然後忽然發現到,原來我在他的內心中是有重量的。只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對待他的姐姐。

坐在他的位子上,我感受到他對我的感受,然後讓我動容不已,直到現在都還影響著我。

他永遠稱呼我「肥豬」,從來不稱呼我姐姐,但是我們可以一起看動畫與漫畫,談漫畫的內容。然而即使我不會打電動,但卻最愛看他打電動時候的專注,而我一定很熱烈的與他討論情節。雖然我從未觸碰到他的心,他也未曾把我當成可以依靠的姐姐,但我現在明白了,那時他還是一直把我當成一個親人,只是不知道如何對待與定位這個的親人罷了。

我羨慕妹妹跟他的親近,而且他也只稱呼我妹姐姐。我很愛他吧?我很愛他,但是寵愛著他,就是不知道如何跟他說話。

他上了高中,我上了大學。也許逐漸成長的他,也開始改變自己衝動的態度。幾次機會下,我居然聽到他對我的真心話。慢慢,我也了解了這個弟弟,他也不懂得跟女生相處,就像我不懂得跟男生相處一樣。直率的他,正義感十足,而且很戀家,用他很笨拙的方式,去愛他的家人--包含我。

大學讀夜校的他,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跟他住一起的妹妹,慢慢因為生活太親近,反而摩擦變大,幾次吵到天翻地覆。但無論老弟跟老妹怎麼樣子的變動,當他們在家的時候,我看到是我們改變,親近感與成熟度,都讓我們明白了彼此的明白。即使現在我老弟還是無法稱呼我姐姐,但是我已經知道我是他很重要的人,我也清楚他也明白了我對他的重視。

還沒有寫這篇前,我還對我老弟的感受沒有這麼明顯,原來現在他在我內心的重量是如此的大。這是我在自己的文字當中,深深感受到的東西。因為在這之前一切都這麼模模糊糊,就像我們兩個對彼此的感受一樣。

也許找一天吧!跟他說我愛你。

這次,我可以十分的確定是,不會收到好人卡,不會再被拒絕讓我說我愛你。因為我明白了,他對我的愛情,從未消失過,也未曾離開過。

我確信著,而且體會了。









--------------------------

後記:
本來要寫兩個外面偷認的弟弟,結果沒有想到居然是把我親弟寫出來了,這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局,不過這兩個人之後還是會寫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