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離婚!」在我的心血結晶「情緒記憶轉換儀」獲獎前夕,向來乖巧聽話的妻子,忽然傳了這麼一封簡訊給我。

短短四個字便令我思緒大亂,即使我已經獲得醫學界最高殊榮,卻無心赴約主辦單位的慶功宴,匆忙地訂了張機票,立刻從瑞典的斯德哥爾摩搭機返家。

究竟是哪裡出了錯?我冷落她嗎?即使精神科急診事務再忙祿,我仍會克服萬難、籌出時間陪陪她。就算最近因為實驗室太忙,無法常常回家,但身為實驗室重要助手的她,有時也比我還要忙啊!

難道是第三者…?不可能!結婚這麼多年,她始終如一的愛著我,甚至比我更在意是否能得獎,說好要一起開香檳慶祝的,怎麼可能在我們終於成功的時候,提出離婚的要求,她不可能要和我離婚…不可能…!此時的我,即使是腦科與精神科雙料的醫界權威,腦中卻呈現一片糾結無解的狀態,不論生理上的腦,或是形而上的精神,都是一片混沌。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抵達我們最初相遇的咖啡廳,她坐在落地窗旁的桌旁,美貌仍然如昔,只是眼淚卻取代了她的招牌笑臉。

彷彿受到極大委屈的她,只是一言不發的掉著淚,我故作鎮定的走近,想要一如往昔般擁她入懷、問聲「寶貝怎麼啦?」,她卻堅定的推開了我。

「…不曾有人說過跟我說我配不上你,我也不怪你沒時間陪我,這些都不是我想和你離婚的理由!」像是下了個重大決定,她停住了抽咽,雖然眼角仍懸著淚滴,仍然冷靜地一一否認我提出的各種揣測。

「既然妳說妳還愛著我,我們之間也沒有問題,為何妳要離開我?」埋伏心底的不安漸漸擴大,因為妻子的反應實在是太反常了。

「正是因為我『還愛著你』,所以一定要跟你離婚!」妻子將一本泛黃的實驗紀錄冊,丟到我面前。

「…你知道了!唉…」她還是發現了…發現了我一直不敢讓她知道的秘密。

「我會離開我深愛的人,瘋狂愛上我的指導教授,原來是教授『您』的傑作…當初我答應做實驗體,只是要你加深我的學識記憶程度,並非連我的情感都都讓你改變…。若不是因為和海倫一起整理記憶轉換的實驗紀錄,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真相,而我…也不會這麼痛苦了…」說到傷心處,她忍不住又開始流淚。

我無法反駁妻子的話,有些羞愧的低下頭。那時就是因為自己的私心,才會在我實驗「大腦皮質記憶轉換」的時候,利用一組可以影響另一個人的顳葉前區,讓雙腦腦波發生同步改變的閃光光導與音域,把「能夠愛上自己」的情緒,複製到我暗戀許久的學生記憶當中,讓她「以為」愛上我。所以,她一點也沒有說錯。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這樣就不幸福嗎?難道妳忘了我倆幫精神病患做記憶統合的那段日子?當時妳不也認為……」

「正因為我那麼支持這項發明,所以才更要離開你!當時那些病患或是腦分泌失調,或是大腦皮質構造本身就有問題,因此我的確以為統整或轉換他們的記憶,讓他們恢復比較正常的生活,是一件造福人群的事情。只要當下幸福就好,誰管他過往的記憶如何?但當我知道自己成為那個被改造的人,情況就不同了。即使我跟你結婚之後很幸福,我還是快樂不起來。因為我忽然體會到,根本沒人有權力任意竄改他人的記憶!」

「…我知道了,我會把那組記憶腦波還給妳的。」除了嘆氣,我還能做什麼?我了解妻子的固執,雖然無奈,也只有答應她的要求。

至於王子與公主是否能夠在一起?也只能看公主最後的決定。

 

※     ※     ※

 

「雪琳!」輕聲喊了她的名字,希望藉此讓她回想起我們五年的相愛歲月,但拿到記憶光碟片的雪琳,只是冷冷的告訴我,她已經找回她當年的愛人,不管我說什麼,她仍然堅持要離婚。

「如果你讓外界知道,你在沒有本人或親人簽『同意切結書』的情況下,擅自竄改他人記憶,你應該知道下場會如何。」連狠話都說出口了,我明白不能再逼她,否則她可能會做出傻事。

我只有簽下離婚同意書。

當雪琳離開實驗室、我還來不及為已逝的愛情感傷時,一個渾身香氣的白色黑影,無預警的從我背後狠狠地抱住了我。

我回頭看了一眼,深深的嘆了口氣。

「妳贏了!」既然和她的賭注是我輸了,也只能接受失敗者的懲罰。

 

※     ※     ※

 一 年後,我再次遇見雪琳。

不過我們重遇的地點並不美好,因為是在精神科的緊急門診。

雪琳由於憂鬱症自殺未遂,被送來急診。

活像一部三流的肥皂劇般,雪琳用自己的醫療專業協助了窮困潦倒的愛人,卻在兩人生活漸趨安定時,發現了忘恩負義的丈夫竟然有外遇;情緒反應較偏激的雪琳,擁有先天易感性體質,本來就比較容易罹患精神病症,所以在風流丈夫的連續謊言被撕破、惱羞成怒動手毆打她的情況下,她終於崩潰了

因為憂鬱症藥物的副作用,雪琳的美麗黯然失色了許多,呆滯的表情、頭部不自主地傾斜著、眼球偏斜,手也不住地顫抖,讓我這個前夫看了十分心疼。

「強!你一定要幫我…。」雪琳看到我的出現,像是看到救星般,死命握住我的手,哭著要我將刪除這段噩夢般的記憶,希望跟我重新來過、恢復以往的生活。

「我可以將你丈夫帶給你的傷害,進行淡化處理甚至刪除,但妳必須簽署『記憶轉換同意切結書』。」在不想刺激雪琳的情況下,我並沒有告知我再婚的事情。

她簽了同意書,接著便接受「情緒記憶轉換儀」的醫療處理,淡化刪除掉過去一年的傷心往事。

連同我們相愛五年的記憶也刪除了。

現任妻子海倫十分滿意我這麼做。當初愛上我的她,不擇手段的接近我,甚至費盡心機的讓雪琳發現那本實驗紀錄,還幫雪琳找到當年的愛人。不過她毫無畏懼,就在我與雪琳回到實驗室拿記憶光碟的時候,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

海倫她開出了個賭注:如果雪琳知道真相,仍然選擇跟我在一起,她就退出;否則我就得照她說的做。因為海倫一直是我最大的金主,我實在不得不答應這個賭注。

我是失敗了,所以我必須複製「曾經愛她多年」的記憶給自己。雖然我愛她的記憶是轉移的,但因為海倫的坦承,又待我很好,我這一年來也過得十分無憂無慮。

不過我對雪琳的愛並沒有因此淡化,所以…?

沒有人知道,我曾為別人刪除掉的記憶腦波,其實會一直保留著,而這些記錄包含我歷年來患者的記憶。托這些患者的福,我知道了在怎樣的聲光組合,或是藥物作用之下,可以讓一個人產生怎樣的精神症狀。不過這種方式,是無法像「情緒記憶轉換儀」那麼快速產生效果的,是必須要長時間在同一個環境下,安排聲光效果才會有用。

海倫知道「情緒記憶轉換儀」是要在患者意識清醒的情況下,才能夠運作,所以並沒有對她自己最近常常做惡夢,日常行為差錯的現象產生任何疑心,只是認為她這個女強人工作太累了。

讓她慢慢對我產生厭惡感,甚至對我家暴,對我而言都是輕易可以執行的事情,反正重要財產的所有權人,海倫已經都填上了我的名字──法定的所有權,不論是否離婚都不會生變。

為了雪琳,我什麼都可以逆來順受,包含讓她知道真相;當她的丈夫外遇、對她家暴、讓她罹患憂鬱症,我必須眼睜睜看她受苦,忍著痛不去找她…。

不要誤會,雪琳的丈夫會有暴力傾向,並不是我搞的鬼。

因為我正在費盡心力慢慢改變我妻子的情緒記憶同時,還要花時間讓她對我放心,所以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接近他們。我只是在當年,看出來這個男人的獨占慾太強,又很大男人主義,所以他怎麼可能忍受得了女人的背叛?我會帶雪琳走,與放心讓雪琳離開,都是這個原因。

但這一切都將要過去了,等海倫這邊的問題完全解決,屆時再還原我跟雪琳相愛的記憶,我們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至於王子與公主是否能夠幸福快樂?也只須看王子最後的決定。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