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你在我面前掉眼淚。

其實,剛剛開始的我是沒有任何悲傷感覺,因為好像我自己也被生活當中的無奈,弄到筋疲力盡。 現實世界當中,即使你跟我再累,都會在各自的崗位上努力。或者也可以說,我們都一直忍耐著, 直到我們當中那個人崩潰。

很久以前,我們總是相依為命,但是太相近的兩個痛苦靈魂,卻又彼此傷害。

沒有爹娘在精神支持的歲月當中,我們必須學會自己讀書、成長、打扮、還有與人互動。那時,我 被丟下來了,因為你那光鮮亮麗的外表,以及不斷出現的友人與夜生活,讓我們似乎越離越遠。

你的朋友總說你對我很兇,因為你凡事都是用指責的方式表達。我也深深的認為你對友人就是比對 我好。我們彼此相愛,但是你跟我心中都有一句相同的吶喊:

「為什麼你不明白我的心情?為什麼要傷害我?」

我也傷了你,因為我就是用自以為是態度,來評價你年少輕狂的行為。更是,用我受傷的態度來傷 害,掩蓋住自己的眼目,看不到你眼中的愛情。

經過了風風雨雨的聚散離合,我跟你都放下了那些日子的價值與成見。聚少離多的相處卻沒有了間 隔,而你成為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記得有次,跟你說我那些很私密情感。然後我說了一堆前提「也許你會覺得我這樣子很傻」的話, 等我真的要開始說的時候,你罵了我,對我說「在我面前你需要作任何的隱瞞嗎?不要把分析(專 業)那套帶到我面前」。

社會要我們都以成熟、可用的女人模樣去堅強著,甚至堅強到連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都忘記放 鬆。你知道嗎?這句話讓我在你面前永遠都是最真實的一面,而這個樣子,我只有在上帝的面前才會有的面貌。

我常對人說,你是我最深的驕傲,即使在世人的面前,對你對我都有不同的評價,但是只有上帝知 道,當我可以在神學院學校說起你對我的重要性時,我有多麼的高興。可以肯定你,是我最大的快樂。

最近,壓力大到是即使我這幾年歷練再怎麼成熟,在現在沒有任何幸福預感支持下,終於還是讓我 情緒崩潰了。在哭紅雙眼的晚上,我祈禱與安靜都無法控制失控的情緒情況下,甚至想到也許我明天必須去看醫生。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你。

這已經存了很久很久的愛情,讓我終於有了力氣可以回到現實中,同時也使我看到了上帝。

沒有可以定我們因為受傷而犯下的罪,當我們失去所愛的孩子之時,我祈禱著在天上的家中看到他 們,我也知道他們在為我們祈禱著,即使他們都來不及長大,但他們一定知道我們這兩個媽媽是愛著寶貝們,願我們幸福。

我們是可以幸福的。

那天,我夢見你跟我坐在火車上,我遇見了生命中的他。我坐到他旁邊時,火車遇到世界性的大海 嘯,雖然被他抱著與保護著,不過火車還是翻覆了,我們都落入海中。他跟你都來救我,但是你為了救我,卻落入深深的海中。

我沒有理會那個我祈求很久的他,我只記得在夢中確定好爸爸媽媽與弟的平安後,我在大海旁不斷呼喊你的名字。夢醒了,我的心中還是在喊你,淚流滿面的只想找到你。

然後我明白了,如果我擁有了幸福,但是卻沒有了你,我情願不要這個幸福來。

「我希望我擁有幸福,但是我的幸福當中一定要包含你的幸福。」

復活節那天你在我面前崩潰掉淚,說你做了這麼多,卻沒有人接受你。我生氣的說,連我也是這樣 子嗎?我不聽你說嗎?你說,不然我怎麼會在你面前哭?我明白你說什麼,正如你明白我一樣。

我送你到車站時,對著收起眼淚的你,笑著說,我們兩個的男人運一直都不好,沒有一個可以依靠 的肩膀,讓我們暫停留一下:親人沒有,男朋友沒有,朋友更不用說了。

然後換我哽咽了。

我要你從背後抱著我,掉著淚說「我的幸福當中一定要包含你的幸福」的話。

「如果復活節的耶穌是真的活著,就讓我們這兩個還沒有真正擁有幸福的女人,可以幸福吧!」

願我們都幸福!我最親愛的妹妹。我會每天這樣祈求,直到世界的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