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早上的情況,把我給嚇死了,也讓我很久沒有出現的恐慌症,通通都跑起來。雖然知道或生或死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但是無法抑制的恐懼,還是這麼的湧出來。

我很愛妹妹與寶寶她們,因為她們是目前最真實陪伴在我身旁的家人。

當我看到寶寶無法上廁所的時候,緊張的一直喊耶穌的名字,因為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去做下一步。獸醫生說,慌也沒有用,因為你慌也不能解決問題,因為若是她要死去,你也真的不能做什麼。做該做的事情就對了,一點一點去完成就對了。

這是事實,但是我可以真的悲傷與接受所有的可能性,卻還是要慢慢的來。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遇見不可抗拒的痛苦時候,就會從心中開始生病。但是這是不是一種感受愛的開始?我不知道,因為這樣會讓我更不知道愛是什麼?因為我開始痛,開始必須在乎,然後我居然感覺自己還活著。

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我居然撐下來了,因為我倒下來,我愛得人就沒有人照顧了。我無法再這時候依賴任何人,因為任何人都不在自己身邊。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她們都走了,我會怎麼樣?現在我要學會不想吧!就像我的家庭獸醫所說的,做該做的事情,一點一點去完成就對了。

當我禱告的時候,我這麼說,只要寶寶她們健健康康的,我情願不要婚姻。我的幸福很小很小,不曾期待自己的愛情,因為她不曾讓我很甜蜜。如果有生之年我可以有愛情,那麼一定是他主動追我。

如果那個他真的對我有好感,我現在只能等候吧!等候彼此都能夠主動吧!

我連軟弱的如何哭,都還沒有完全放心下來,所以我只有禱告吧,求耶穌可以醫治我的心,因為現在真正生病的是我,不是寶寶。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