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認識妳了。妳是誰?我冷笑的看著妳,漠然的像是與我無關的生命體。

有關妳的熱情與夢想,都隨著撕裂,消失無影。

妳應該感覺到痛呀!妳這樣子問我,我無語,因為真實的世界,我已經沒有感覺。

該期盼嗎?上天給我的身軀是如此的平凡,甚至溫暖。諷刺的是我的溫暖,讓許多人展開笑容,卻沒有人感覺到妳的失溫。

「不要想太多,總會過去」旁邊的人給我的鼓勵與建議,但是卻沒有一點幫助。

會走出來?怎麼走出來?知道真相,知道彼此的立場,知道無心之人之過。

「不就是無心麻!」我對妳如此說。

從巨痛,了解,斷絕,到平復,然後....漸漸無感...

愛,好像是創世紀前的渾沌了。

「如果不會有人對我好,那麼就跟以前一樣,妳先對他們好呀!」妳對我如此說。

我知道即使受傷,妳還是想要再去愛,像個天真的小孩,開朗包容天地之間的美善。

我怎麼去愛妳?我怎麼去愛妳?因為我也漸漸變成無心。

我不認識妳了。我連妳怎麼呼吸,想要什麼都不知道。

我用笑容把妳隔在後面,沒有人看到妳伸出的雙手。

如果我問妳,妳相信還有有個人等妳嗎?





看著妳默默無語,我只能用這些文字,觸碰。





妳還在,我知道,我感覺,並在我胸口跳動著。

呼吸,慢慢...

我,收起笑容,溫暖,只感覺妳。



妳在。



期盼,關上的門,被妳打開。

結,不再是一個洞。

妳能再次歡笑再次快樂,再次充滿對生命的希望,活了,而且可以動了。

我呢?仍在現實,不知道哪時候停止虛假。

我在等待妳嗎?我沒有答案。

我想,如果有愛讓我再次心動,我會,再次,打開。

但現在,擱著,等著答案。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