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五六年級,甚至是某些七年級自稱為漫迷者,沒看過『千面女郎』的,也許要想想這堂必修課沒修,是否可以稱為自己為漫迷了……

『千面女郎』,這部漫畫可以說是戲劇漫畫中的經典,故事大綱其實與其他的少女漫畫有許多相同之處:被某人發現女主角演戲的才華,然後一步步出名,有一個長腿淑淑默默為他守候,供她讀書,最後女主角演出一部最棒的代表作,然後退出舞臺,與男主角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如果是其他少女漫畫家,可能就會這麼作,所以他們的作品就永遠無法太長。但『千面女郎』的作者並不是這類型的漫畫家,若由我來說,『千面女郎』所擁有的特質與少年漫畫有的一樣的特質--主角的夢想與事業為主,而愛情為輔。也許有其他的少年漫畫有以愛情為主的,但已我看過的漫畫中,大多的少年漫畫是以這個為主幹的。

為什麼這就易使『千面女郎』處於不敗之地?可以這麼說,若只以主角的愛情為主,那漫畫的內容的發展只有兩個人的愛情與他們的家庭、學校、……等「兩人的世界」,使得格局有限。其實『千面女郎』舊版的故事就是有點這種發展--

『消失的篇章 罕見的傳奇
『千面女郎』最傳奇的,就是它有「消失的篇章」。由於「盜版跑的快」,41到48集的內容(包括白莎莉失明、紫蘭仇視寶蓮)曾在台先出版,誰知美內不滿原先的連載內容,決定重畫41集以後的劇情,所以臺灣偷跑的那幾本(42-48集),被漫迷視為稀有的篇章,市面上買不到。』(『』中的文字來源 千面女郎劇場導論活教材)

作者大概發現這樣有許多「狀況」的愛,並不是『千面女郎』的風格。

然而『千面女郎』的風格到底是什麼?

這是讓『千面女郎』立足漫畫界二三十年都不衰退,簡單來說就是:寶蓮她們真的在演戲,戲劇在漫畫之中真的有在動--就像其他少年漫畫一樣,打棒球就真的有訓練、有比賽一樣,而不是掛著【戲劇】之名,實際上是『談戀愛』為主。

從第一次寶連上臺的「小婦人」、到「仲夏夜之夢」「彩虹之家」「海盜女」「兩個公主」….「紅天女」,每一個故事真的可以看到寶蓮在漫畫之中的「演出」及他的舞臺。

另一個就是白莎莉,

在其他的少女漫畫中女主角的對手,不是太壞,太爛,被打敗的就會消失,或永遠比不上主角。但白莎莉不是這樣,她的進步是可怕可敬可愛的。她也許有發現比不上主角的地方,但她的「紅天女」,也許是最完美的演出,她有自信,而且是「真的」這樣去做,其實可以說她的角色以如她在漫畫中的進步一樣,與寶蓮是旗鼓相當。

所以當她為寶蓮報被搶走主角位子之仇時(吸血鬼的故事那一段),我也開始喜歡白莎莉了。之後因為寶蓮的醜聞,寶蓮離開了舞臺,白莎莉把她捉到面前,叫寶蓮一定回來,她在前面等著寶蓮,這一段我真的深深的感動著他們之中那種亦敵亦友的感情;「兩個公主的對決」更是精采萬分,更不用說是最後大對決的「紅天女」了--這種情節在少年漫畫中常看到,而在少女漫中是少之又少的少見。

在做這次的漫評投稿當中,第一部想起的漫畫就是『千面女郎』,為什麼會對她如此的深深著迷呢?只能說「寶蓮」的平凡與我相似,但她的演出卻使她的平凡變為不凡。

名演員劉若英曾說,她對演戲的體悟有些是來自「千面女郎」;更有劇場、劇團的老師評論指出,「千面女郎」是最好的劇場導論,因為主角每一次的演出都在解決一個戲劇難題。
,爲了啓蒙學生,也鼓勵他們去看「千面女郎」。

寶蓮解決的難題,包括以默劇詮釋一隻小鳥逃出籠子、在高燒狀態下演「貝絲」(小婦人),用小動作表現「美登利」(一曲相思未了情)的悲情,一人獨角戲取代全劇演員的驚人演出(我的寶石),還有自創角色、狼少女、海倫凱勒等,寶蓮都讓讀者見識到「什麽是演戲」。阮玉冰一角宛如紙上老師,讓寶蓮全身綁著竹竿、把她關起來等看似瘋狂的舉動,是用心良苦的魔鬼訓練。

『從漫畫的第一頁開始,主角譚寶蓮(日文漫畫中原名北島麻雅)便面對一連串的戲劇挑戰。每一次的演出都是在解決一個劇場上的難題。例如在漫畫第七集裡,譚寶蓮為了演出《咆哮山莊》裡的凱莎琳,她透過觀察在河邊被小朋友們排斥的小男孩,發現了如何體驗凱莎琳童年成長心情的關鍵,也順利地創造了這個角色。就此層面來說,《千面女郎》作者美內鈴惠是方法演技始祖史坦尼斯拉夫斯基(K. S. Stanislvasky)的推崇者,因為譚寶蓮的老師阮玉冰(原名月影千草),就是一位方法演技的偉大導師。她不但經常要求譚寶蓮要進入角色,體驗角色,甚至還希望譚寶蓮能創造出自己的角色。

 當然,在漫畫中還有另一個重要的特色,那就是默劇的使用。我們也很明顯地可以看出來,作者美內鈴惠對默劇是非常有研究的。例如在第一集中,譚寶蓮被要求表演在房間裡有一隻從籠子裡逃走的小鳥,她即是以優異的默劇震攝了現場所有的人。而在第四集裡,來自日本北海道的角獸劇團,也是以充滿現代默劇精神風格的肢體劇場,在全國大賽中脫穎而出。

 其實美內鈴惠對現代默劇的瞭解是有跡可循的。在漫畫的第二十四集的附錄裡,美內鈴惠說她到德國Kern去參加世界默劇節。在那裡她看到了許多有趣的演出,其中一場是來自瑞士的Mummenschanz。他們是歐洲十分著名的現代默劇團體,擅長以肢體結合道具創造出許多具有詩意的演出來。美內鈴惠所看到的演出,實際上到現在都還在世界各地巡迴上演中。由此可見,作為漫畫家的美內鈴惠,不但內心熱愛戲劇,還不斷地觀賞充電,以豐富自己的畫面想像。』(『』中的文字來源 在玻璃假面下悄悄練功) ◎耿一偉(劇場工作者)

雖然當初我沒有這樣的劇場知識,更不知道什麼是劇場,但卻也被這樣戲劇的場景深深吸引住了。

因為『千面女郎』,我與一群愛戲劇,也愛寶蓮的好友,在年少輕狂中,瘋狂的學她「喜、怒、哀、樂」(戲劇必學課),拿不存在的杯子;與不存在的人演獨角戲…….寫劇本,弄舞臺……一切像是把『千面女郎』搬到現實中--我成了譚寶蓮。

舞臺上的風光,也許另一個原因是:當寶蓮演出時,她身旁的不幸,會在那時變成在舞臺之下,而舞臺之上的她是幸福的另一個人,這在寶蓮演出獨腳戲中的「彩虹」中的心情可以看的來。

不知道是寶蓮的平凡讓我有共鳴,還是她的「海倫」「荒野中的狼」「兩個公主」不平凡演出感動了我,我深深愛上了『千面女郎』,也愛上了戲劇,甚至自己組了一個劇團,演出,上臺…現在年少輕狂的歲月已經過去,沒有再搞劇團,但是對戲劇的熱愛卻絲毫沒有結束…就像『千面女郎』永遠沒有結局一樣…

現在會身居舞台劇導演的位子,或者是編劇,甚至客串演員,我想我深愛的『千面女郎』,影響我深遠。…

當然我仍有遺憾,因為『千面女郎』若不結局,就不知道寶蓮與秋俊傑的結果如何,紅天女到底是白沙莉?還是譚寶蓮?(我猜應該與『海倫海勒』一樣的結果)。而現實中我終究不是寶蓮,因為她還有紫玫瑰守候著她,但我是連一片花瓣都沒有的人……….只能演出愛情的獨腳戲,讓自己成為「幸福的另一個人」。

希望『千面女郎』有結局,也希望我的愛情也是。



Ps:惡搞一下,秋俊傑開始連載的時候是24歲,寶蓮是13歲,然而秋俊傑那時候就被寶蓮吸引了,開始送她紫玫瑰,所以是不是這樣就是說秋俊傑有羅莉情節呢?

PPS:說到紫玫瑰效應,筆者到現在為止,還是最喜歡紫玫瑰,若看到紫玫瑰,就會想,他們一定是看「千面女郎」的才買的或是才進貨的。

PPPS:暫定的意思就是,等我寫完全部的漫評後,再決定哪兩部參選

參考資料
千面女郎劇場導論活教材)
在玻璃假面下悄悄練功) ◎耿一偉(劇場工作者)
秋俊傑是羅莉控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