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把獵人的幾個角色與幽遊的幾個去比較,相似度有多少相像呢?其實都有在某個程度上的相像,只是做了不同的角色搭配變化而已。
如:本來是幽助跟桑原比較近,藏馬搭檔飛影,現在轉換成庫拉皮卡(相似藏馬)搭檔雷歐力(相似桑原),而小傑(相似幽助)與奇犽(相似飛影)成為比較近的夥伴

少掉了所謂的愛情的元素,獵人玩所謂的『點子』玩的更徹底──有時候想想,是不是富堅義博太常玩點子,所以也常常玩他的讀者,不是出去玩取材,就是畫的那種哭笑不得的亂,讓人看了很想打人的亂。這不是說他的內容不好,或看不懂,而是因為趕稿的而「草」。

許多的問題在我心中,我想也是很多人想問的
。到底奇犽與小傑會不會因為奇犽的老爸那句話「他一定會回來的,因為他是我的兒子」,而翻臉成仇?
。旅團與庫拉皮卡間,有沒有可以轉圜的餘地?
。小傑與西索是不是一定會再打一場,決定生死?西索會不會跟團長再打一場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小傑到底找不找得到他的老爸?

漫畫當中雖然沒有畫的很清楚,但是都有這麼一段,就是奇犽他發現小傑的資質比他好的時候,他有起忌妒的心。而在動畫當中,更有那段奇犽他自我對話,說明心中那個黑暗的自己之噬血。

不過在故事進行當中,其實奇犽已經有了變化了。剛剛開始,他會因為好勝心,而壓抑不住自己的殺意,不過到後面的時候,奇犽居然可以因為為庫拉皮卡著想,而不想庫拉皮卡殺人。這不知道是因為富堅義博他自己忘記前面的設定,而任意畫出來的,或是有意讓奇犽在旅程當中,被小傑所影響。

富堅義博的壞毛病,這也在幽遊犯過。如果大家還記得,就是在對飛影與雪菜設定上,原本在雪菜第一次出現的那一個單元(也就是戶愚呂第一次出現的那單元),小閻王說他們兩個同母異父的兄妹,可是再魔界大會前面的時候,在飛影回憶裡,居然變成了他們是雙胞胎…………算了,反正富堅義博的不負責任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所以在獵人前面那些設定,我想到最後也許通通都會變樣吧?……..或許吧。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我會這麼想,因為其實可以看的出來,富堅義博在獵人當中的人物設定,仍然不是善與惡的對立,只是單純的就是獵與被獵人當中的互動,所以庫拉皮卡他所謂的仇恨,其實到最後已經不是哪麼重要。而且私心的來想,我滿喜歡旅團他們之間的互動與人物設定,每個人都有他的特色。

如果是在其他的漫畫當中,旅團的角色會是一個魔王設定,「終究一天,等我等級上升後,就把他們全部殺死。」

但是獵人並不是,因為『每個人都有他生存下來的理由!』,所以旅團那種敢愛敢恨的個性,其實讓我很欣賞,尤其我很喜歡那段──小傑在遊戲拍賣會上遇上芬克士,而芬克士想起派克諾妲用念給他們的記憶當中的反應,都再再顯示旅團的人之可愛。

這並不是說我看不到庫拉皮卡的血海深仇,而是在被仇恨所綁住的庫拉皮卡,其實也正是走向毀滅的路上,而且就算他報了仇,他的心也不會平靜,我想沒有人會喜歡他會有這種結果。或者可以擁有奇蹟的小傑,會以他的影響力,讓這一切改變,如同已經改變的預言般。

其實看的出來作者是想要讓旅團留下來,富堅義博並沒有把所謂的『仇恨』,真實的呈現,也沒有灑狗血的讓庫拉皮卡的族人一一死在大家面前,所以這種模糊的鋪成,也讓以後的路可以多了許多的可能。我想旅團也不會有所謂的後悔,因為如同庫拉皮卡自己一樣,如果他可以報仇,他是什麼都可以做──但是事實證明,庫拉皮卡做不到,因為從團長身上他知道,為了旅團,他們是連自己生死都不在乎的。那種在乎同伴的心情,是跟自己一樣。

最後是如何?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如同幽遊一樣,剛開始的妖的惡,到最後都是諷刺的善,我想大家想看的都是故事人物的本身與故事,而不是背景與設定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