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話,最近的心情很差勁,充滿了無奈與不甘心。心中像是破了一個洞,讓我不知所錯了起來。沒有了愛情,也沒有了文字,心中那種對「寫」的衝動,似乎是停止了。那一篇評文確實是讓我止步不前的很大原因,但是我心中很明白的是,故事寫到後面,我已經有些變成例行公事了。

文字變成了我一種痛苦。所以極大部分那個評文祇是個藉口而已。

可是現在呢?我真正停止了說故事,可是痛苦一點也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好像是沒有了一個朋友…不,應該說是少了許多在我耳邊說話的朋友,哪些活生生在我腦海裡說話及演出的人物,像是死了般,無法在演出了。這對喜歡聽故事的我而言,是很難熬的事情。

所以我的心中現在好想讓他們再次復活起來,活得不再讓人家批評,就算是被人說話,也要活得像自己。我想,故事我可以重新再說一次。如果要向上帝祈求的話,我求讓我再跟他們再談一次戀愛。

我沒有能力說故事,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出至於我自己吧!

因為我無法安靜,我為自己解釋太多的原因,而忘記聽聽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或者我有些欲求不滿,因為活了這麼大的年紀,還是無法有成熟的文字與觸覺,只憑一股堅持,所以我才可以繼續寫下去。但是我能寫多久呢?現實當中沒有人跟我真實的談戀愛,所以我不知道我可以跟文字談多久的戀愛?

我要給予誰「愛情」?誰會給於我「愛情」?就是讓種可以讓我寫下去的值著。

為什麼我要繼續寫呢?我問我自己。

以前我會說,那是因為我喜歡創作的感覺。但是現在當創作變成跟吃飯一樣平常,而每天像例行公事般的時候,就已經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了。因為你不會問我喜不喜歡吃飯,反正時間到了,就會肚子餓了。

我現在的感覺就是,我想創作的肚子很餓了,但是因為打擊還有生病、失戀等等,無法正常的「吃」(就是寫),明明很餓了,卻不知道要如何吃,也害怕吃。

文字如此;戀愛如此;減肥是如此;面對自己與上帝也是如此呀!

「反正就是去做吧!」我想與期在這裡煩惱心情怎麼樣,也許就不如起而行。

我累了,寫完這堆文字後,就把情緒留給文字。因為我想醒了。

反省(醒),反正就這麼醒了。是朋友的就是朋友,會留在我身邊的一定會留。就像那些故事人物,一定會不甘寂寞的再次地跑出來──

我深深的深信。

上帝會留著;戀愛會留著;文字會留著;肥肉會留著…雖然這是我唯一不想留的東西。

也許我忘記的是「好好愛自己」這件事情。我想只有好好的愛自己,才能夠繼續寫下去。因為連自己都不相信了,如何寫出一個讓人相信的故事?

我深深的感觸。

上帝會愛著;戀愛會幸福著;文字會像流水般的出來;而身體會因為自信而健康。

我主、阿們、期許………………。




(阿們的意思是:「主呀,這是我深深的感觸」或是「這我心中所求所想的」兩種解釋。以後不再說明)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