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從成為了社工員,對於那種需要救災與災區投入工作的人,一直有深深的「感同身受」的感覺。

我老妹是新聞系的,以前曾經當過一陣子的記者。雖然只是小小地方雜誌的報導,就已經常常忙到沒天沒夜了。

雖然現在的新聞已經有那種商業取向的現象﹔或者有那種只灑狗血的暴力血腥鏡頭。但是那種為了「新聞」真相的本能,仍然是記者的天份。

記者一直都是默默的呈現這些畫面的人,他們也許不會是鏡頭中的那些人,但是帶著笨重機器的,還要到這麼危險的地方。甚至也許遇到危險的地方或是人,是自己相關的對象,仍然要堅持著「報導」的職責。

第一次我這麼不想過颱風假。不只是因為我工作的地方需要去新竹縣的五峰尖石這帶工作,另一方面就是已經殉職的記者。

颱風天會因為土石流或是一些意外有死傷人數,但是這往往是無法預料的「意外」。雖會感傷,但也會帶著無奈及無力。

但是會殉職的三位工作崗位上的朋友,這些意外可以跟他們沒有關係的──只要他們不要那麼認真的去工作就好了。所以他們離開已經不是感傷可以形容了,而且是帶著很深的尊敬與懷念。

然而這時候讓我敬佩起那些仍在風雨當中採訪的記者。因為一個同業的死去,他們仍然不畏懼的繼續採訪外,更可能要忍受著失去同伴的錐心之痛,情緒中立的繼續呈現畫面。

雖然我完全不認識他,因為若他沒有發生這種意外,也許會一直做鏡頭後的工作者。我無法為他們做什麼,只有寫這篇文章紀念平先生,為他祈禱,求上帝讓他的靈魂可以安息在祂的懷中,也安慰他們的家人。

也求上帝保守所有投入與颱風災害有關係的工作人員,願你可以保守他們出入平安。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