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夢見了薔薇之戀的菫。

充滿傷痕的我,在他的懷抱中,我得到釋放。因為我想他不可能會喜歡我,某方面來說,那場轟轟烈烈的暗戀,有點想讓現在不在有任何的愛情感覺。因為每次我想要一點什麼愛情的對象,到頭來卻什麼都沒有。

也許我跟「男朋友」「愛人」這個名詞無緣吧!我對我自己這麼說。也許更遠一點,失去寶貝的痛,讓我覺得孩子我不可能有,情人更是無緣──這怎麼說?一個無法令人有欲望的女人,是眾人的好朋友,卻不太可能有人會愛上她。

我想我的朋友會很珍惜我,我也知道那些男的朋友很珍惜我…但是很現實的,我不能不把自己物化。沒有愛情,怎麼會有兒女?

那種失去寶貝的心情,有點像是一個寡婦失去了她兒子的感覺。可是當我寫出「無法說出口的話」後,我忽然明白了,原來我不是失去,因為他永遠活在我心中,總有一天我會在我所愛的人身上再看到他。

有一陣子,我很討厭看薔薇之戀,但是卻又很想看,也許是因為當我看的時候,心中那種已經麻痺的感覺,讓我無法再看下去。而當我夢到菫後,我終於明白,我為什麼那陣子會討厭看薔薇之戀。

因為我心中已經痛到沒有感覺了,就像百合當時後被菫拒絕時候的心情是一樣的,說服自己:戀情已經沒有望了,今生跟戀愛無緣。

我希望自己的善良的,當我聽到他已經訂婚了,我想祝福,卻祝福不出來……直到我心痛到接受這件事情,然後麻痺。對自己說,反正我已經習慣失去了,只是再來一件而已。

「為什麼不等我?」夢中的菫跟我如此說,然後溫柔的抱著我,說他相信我。夢醒了,我終於知道我在等什麼。

我,沒有失去,因為我正在被未來的他,擁有著:

一個跟菫一樣愛著百合的人。

百合為什麼會被兩個男人深愛著?因為她珍惜著她身旁的所有的人,即便她已經傷痕累累了,但是還是溫柔的繼續愛下去。

直到有人說:相信我。

傷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好了。其實薔薇之戀的演員我都很喜歡,所以我不否認這有移情作用,不論是鄭元暢,還是黃志瑋、陸明君,葉童,紅膠囊,女主角Ella等人,因為漫畫的緣故,我都很喜歡。但是此時,我知道這已經不只是迷戀一部戲而已,因為我也在演出我的心情故事──在這戲劇之中。

但在這提前是,主耶穌讓我明白「我的失去,是擁有」,不是只有一句「有了上帝就擁有一切」的空頭話,而是真的讓我等到了。

我無法形容我擁有了什麼,上帝用這方式很幽默的方式,醫治了我。我現在很幸福,但是我在幸福什麼,我也說不清楚。

也許我明白了前面的道路;也許我與神合好了;也許我明白神的重視;更也許我知道,我快要戀愛了。

我可以重新愛上未來的弟兄,更讓葵,芙蓉也得到幸福──我所愛的弟兄姊妹,通通都能幸福…….不要懷疑,我不是錯亂。因為百合的愛,可以讓人有「活下去」的感覺。希望我的愛,也給人家有相同的感覺。

受傷的人呀!如同葵,芙蓉等人,都能像薔薇一樣,在堅強的奔放與活下去的同時,得到等待。

如同我一樣。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